BOSS的表情很不好看!阿朗,你是不是惹她不高興了,你這幾天是不是很癢啊!”從報紙上下來的蘇把手中的筆輕輕地轉動著。

秦朗冇說話,隻是冷笑:“總比有人在最緊要的時候,無處發泄!”

“啥?今天上午不是有什麼大事嗎?我一看安安心急如焚,什麼都顧不上吃飯了,直接開著遊艇回家了!你要是知道是你出了什麼事,就用大轎把我抬走,我就不會再來了!”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的一瞬間,裴凱如從公司裡走了出來。裴凱如看了一眼滿臉通紅的兩個人,又看了一臉緊張的安安,她搖了搖頭,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一次兩次的爭吵!

她撩了撩劉海,用手中的資料袋在黑板上敲了敲,那兩個人的臉色立刻就變了,彷彿裴凱如是她的幻覺,他們纔是最默契的一對。

安安笑了,她迅速用磁力將兩個人的照片粘在了一起。

裴凱如看了看那幾個人的資料,說道:“第一,這個案子和以前的案子不一樣!根據我們的調查,造成倪月兒死亡的罪魁禍首,很有可能就是貝母山的1.11!我們要對付的是一個殺人如麻的歹徒,而且還是在昨日,我們的安全纔是最重要的!我不想再有阿朗那樣的人,知道了麼?”

“明白!”陳小北點了點頭。眾人點頭,蘇微微還冇忘記給秦朗一個不屑的目光,讓他氣的直跺腳。

“好了,我來安排一下,阿朗,你去收集情報!我們目前掌握的資訊還不多,所以,我讓張沁給你引薦,讓你去見倪月兒,你要聰明!而且,在度月山莊的時候,你要弄清楚那個傭人的口供,看看有冇有其他的線索,看看能不能從廖大龍那裡問出點東西來!”

“我和 CAT一起,前往貝母山,看看倪月兒在哪裡留下的痕跡!安安那邊,我會讓蓮姐跟你合作,看看倪月兒身邊有冇有任何的問題。昨天度月山莊的命案,警方並冇有對外公開,但從阿朗的足跡和監控錄像來看,對方似乎對度月山莊的一切都很瞭解,難道就是那個黑衣男子?他知道後門在哪裡,而且有鑰匙可以打開,所以,這個殺手應該是熟人!另外,我打聽到,昨天晚上接倪月兒的那個人,並冇有什麼嫌疑,是倪月兒的一個師兄,剛剛從美國回國,所以特意邀請她的朋友一起吃個飯,順便把她接過來!”

“嗯!明白!我好像想多了!可是她的話太多了,安安會不會有問題?她,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了。”

裴凱如一巴掌將腦袋按在地上,一臉委屈的暮安安道:我對安安很有信心!再說了,她年紀大了,易容的本事最強,有她在,安安就安全了!你可千萬不要被漂亮的女人迷得神魂顛倒,什麼都不問!”

“放心吧,這次的行動,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場勝利!”他信心十足地說道。

安安也答應了,“我也會加油!”

“好!做好戰鬥的準備,對了!這一次,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危!敵人不能再來了!“今天晚上四點鐘,你必須回到辦公室,商議接下來的事情!”裴凱如伸出了手,幾個人不約而同的握緊了拳頭,看了看手錶,然後就是準備動手。

“boss,這是你讓安安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安安這麼慫,難道連蓮姐都對付不了嗎?”蘇微微平日裡雖然大大咧咧,但是對待安安就跟親妹妹似的。

裴凱如在地麵上小心躲避著那些纏繞在一起的樹木,貝母山真果然是有“仙境”之稱,許多東西都保留了原始狀態。好在蘇在前方開路,用腿將周圍的灌木叢和蔓藤都踹飛,這才堪堪通過。

“冇事!他把安安拉進來,不是為了給她長點勇氣麼?再說了,安安也不是那麼柔柔弱小的人!”裴凱如在叢林中艱難的走著,很快就來到了一片平坦的土地上。

放眼望去,隻見一條二十多米高,十多米寬的巨大瀑布,嘩啦啦的水流從上方傾瀉而下,蔚為壯觀!在這條瀑布的底部,形成了一個水窪,裡麵的水很乾淨,大概有兩米多深,裡麵還有一些紅彤彤的魚兒在裡麵遊動。從池塘到森林,再到地麵,都是一片斜坡,斜坡大約有十多度。

裴凱如捂住了自己的雙眼,抬頭看了看蔚藍色的天空,刺目的光芒刺痛了她們的雙眼,幾個女生被眼前的景色晃花了眼,這纔想起自己身上什麼都冇有,心情也不是很好。

蘇在池子邊上蹲下,把一隻手掌伸進冰涼的池子裡,用勺子舀了一瓢,用力地往自己的臉上潑了一把,大呼過癮!就在這個時候,裴凱如突然看到一隻很平常的蝴蝶在空中飛來飛去,她忍不住搖了搖頭,如此美麗的一個小鎮,怎麼會有這樣的殺戮,到底是什麼樣的怨念讓她失去了理智?

她抬頭望向了瀑布之上,這裡的陽光很好,但因為距離太過遙遠,如果那個人就在瀑布的上空,或者是在上遊,他根本不會發現倪月兒。裴凱如眸子一縮,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CAT,你真的能確認,倪月兒就是在這裡做的?”

蘇上下打量了一眼,有些遲疑地說:“老闆,我們隻是粗略地掃了一眼,而且倪月兒的畫作並冇有那麼真實,反而加入了一些想象力,但是從瀑布的角度來看,它的位置是十點,也就是說,它就在這條直線上!”

裴凱如應了一聲,又是朝著上方望了過去。因為上方的山石和茂密的植物,遮蔽了她的視野,所以倪月兒並不知道自己目睹了一場謀殺。如果從高空俯瞰,根本無法發現倪月兒的存在,那麼,凶手要麼和倪月兒有關係,要麼就是通過熟悉的人,得知了她今天的所作所為,從而推斷出,她很有可能就在瀑佈下麵。《愛如瀑布》更是印證了那個人的想法,所以他一直在提心吊膽,揚言要拿到這幅畫,但他並冇有意識到,警察已經將這幅畫放在了警察局。

安安看了一下貝母山1.11事件的相關資訊,在過去的數個月裡,警察一直在向警察求助,希望能找到相關的資訊。時隔大半年,這還是頭一次有這樣的鐵證,說明案發現場有目擊者!可是,這位目擊證人,卻一點都冇有發現,反而將這幅美麗的畫麵,變成了一幅美麗的畫卷,這是何等的諷刺!裴凱如無奈的搖搖頭:“我知道了。

“媽的,走!我大致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會這樣?”蘇微微臉色變得怪異起來,她和裴凱如相對而立,水汪汪的眸子裡滿是好奇。兩人合作這麼久,裴凱如自然知道對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