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雲熙在秦念真倒下的那一刻,鮮血的顏色反覆刺激著她的神經。

她突然全身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妖豔的血紅色,染滿潔白的浴室地磚。

她的手上,膝蓋上,都沾染著鮮紅的血液,刺得她眼睛生疼。

天啊,她都做了些什麼?

她竟然推倒了秦念真,這世上唯一真心對待她的人,將一切最好的東西都給予她的人。

一個她真心當作自己親生媽媽的人。

從小她冇有體會過的母親的溫情和關愛,缺失的幸福,陪伴的依賴,在秦念真身上,她全都體會到了,全都得到了滿足。

而眼下,她卻親手將秦念真推向了死亡。

怎麼可以?

她突然後悔了,眼淚奪眶而出,洶湧流下,她什麼都顧不上,撲到秦念真的懷裡,汲取著秦念真身上最後的溫暖。

“媽媽,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千萬不能有事。嗚嗚……”

她拚命搖晃著秦念真,放聲大哭。

此時,秦念真尚有一絲意識,她摸索著手機,艱難地按下一串數字,這是軍閥專用的電訊密碼,一般人看不懂。

懂的人解碼以後,就會知道她輸入的是,“找左之航”四個字。

輸完以後,她已經耗儘力氣,她後背靠在冰冷的浴缸之上。

不管眼前的安雲熙怎樣嘶聲力竭大吼,怎樣哭天戕地,她都不為所動。她閉著眼睛,腦中隻有一件事,減慢呼吸,放緩心跳,放空一切,讓血液流逝的慢一點,為自己儲存實力。

“媽媽,你醒醒,你跟我說話,你不要死。”

安雲熙緊緊抱著秦念真,大哭過後。她見秦念真一動不動,她伸出手指,輕輕在秦念真的鼻息間探了探。

還有一絲微弱的呼吸。

秦念真還冇有死。

她心裡鬆了下來,慶幸之餘,突然,她像是猛地清醒過來。

她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她所有的陰謀詭計都被曝光了,如果秦念真活著,揭穿她的一切,她又能得到什麼?她的手上可是沾染著趙謹容,夏振海,李若英的鮮血,誰又能放過她?

秦念真怎麼可能當作一切冇有發生,繼續將她當作女兒?

疼愛她,關心她?

根本不可能,彆做夢了!

安雲熙狂亂的心跳,突然平穩下來。

她已經走到這一步,根本冇有回頭路,她越來越冷靜,冷靜到可怕。

突然,她拿起一旁的浴巾,厚厚的棉絨,隻需要輕輕捂住秦念真的口鼻。

秦念真僅存的最後一絲鼻息,都將被她扼殺。

內心掙紮,反覆糾結。

最終,邪惡自私貪婪的本性,占據了上風。

親情和自己比起來,還是自己更重要。

她已經不可能再回頭。

她顫抖著雙手,眼淚大顆大顆掉落,她哭得泣不成聲,“媽媽,對不起。你不要怪我。以後我會給你多燒點紙錢,一直供奉你。”

厚厚的浴巾,眼看著就要覆上秦念真蒼白的麵容。

突然,房間的門被人一腳用力踹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