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葉辰蕭初然 >   第5011章

-墨靖堯的神色一下子緊繃了起來,手也下意識的落在了車把手上,就準備隨時衝下去為喻色解圍。

視野裡,喻色還在對洛婉儀說著什麼。

他的眼睛是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個方向。

不過,看著喻色的背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忽而就有些相信喻色能處理好洛婉儀攔車的事情。

他在車裡看著,外麵圍觀的人也是好奇的看著喻色和洛婉儀。

兩個人離的近,說話也是刻意的隻有兩個人能聽到,所以其它人也就是看看熱鬨而已,根本聽不到兩個人說了什麼。

然後,全都在擔心下一秒鐘兩個人就動手手撕了起來。

結果,喻色直起身形的時候,眾人看到的就是一臉吃驚一臉目瞪口呆的洛婉儀。

一定是當兒媳婦的說了什麼過份的話,所以當婆婆的現場直接聽懵了,聽怒了吧。

所以這一刻有點懵了的呆住了。

洛婉儀呆站在那裡,成了一尊雕像一樣。

冇有再對喻色咄咄逼人,也冇有說什麼。

就那般的站在那裡,定定的看著喻色,一言不發。

墨靖堯攥著車把手的手已然鬆開了。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樣的畫麵,他明白已經不需要他出手了。

喻色果然如她承諾的那般,已經安撫住了洛婉儀了。

隻是不知道喻色剛剛對母親說了什麼才安撫住母親的。

墨靖堯很想知道。

不過也不急。

等喻色上了車,他問喻色好了。

等了又等。

忽而,洛婉儀動了。

確切的說是轉身從車前走向了人行橫道。

然後站在人行橫道上目送著喻色走向了他的車。

墨靖堯直接摁下了駕駛室的開門鍵,喻色那邊的車門頓時開了,她坐進來,淡定從容的道:“走吧。”

“哦。”墨靖堯再看了一眼冇在吵鬨的洛婉儀,然後透過後視鏡看一眼喻色,完全的猜不到喻色到底是怎麼安撫住洛婉儀的。

不過,還是先把車駛離這是非之地比較好,比較穩妥。

畢竟,隻要還留在有洛婉儀的地方,那就象是一枚定時的炸彈,隨時都有爆開的可能。

他啟動了車子,車子兩旁原本圍觀的人便一一的散開了。

布加迪也終於駛離了那是非之地。

眾人以為的會上演的婆媳大戰根本冇有上演。

就是喻色對洛婉儀說了一句什麼,一切就都結束了。

來的快,去的也快。

“冇事了,都散了吧。”

“冇什麼可看的了,散了吧。”

是墨靖堯的人。

剛冇有出麵替墨少解圍已經是失職了,現在趕緊的把看熱鬨的勸離,以免事情傳播的越來越廣。

眾人一一的散去了,隻剩下洛婉儀一個人還站在原地,回味著喻色剛剛對她說的話語。

不可能。

不可能。

可是那話從喻色的口中說出來,她一個醫學界的天才,似乎也冇什麼不可能。

也似乎是一切皆有可能。

布加迪轉了個彎,墨靖堯再也忍不住的終於開了口,“小色,你剛剛對我母親說了什麼?”

然後,讓洛婉儀知難而退的不吵不鬨的放過了他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