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兩方的海船不斷逼近,雙方的炮彈手也紛紛開始往大炮之內填入炮彈,然後發射。

而這麼做的結果便是,索契這邊因為藉著外圍的其他的海賊船的掩護,並冇有被波及到多少。

而那水君海賊團則是被炮彈濺起來的浪花給推出去不少距離。

”該死!居然有這麼多空船,小的們!都給我加快放炮彈的速度,把這些船給我毀掉,我倒要看看,他們能躲多久!”

隔著幾艘船,索契都能夠聽到水君海賊團那邊傳來的聲音。

而趁著這段混亂的時期,索契隨即往自己的船後走去,而後跳下水去,緊接著,不停的潛水,往水君海賊團的海船那邊遊過去。

憑著自身的身體素質,以及忙於發射炮彈疏忽了水裡各種東西的情況水君海賊團的大意。

一時間,竟然冇有人發現索契從旁邊繞了過去。

“就是這裡了,這邊應該就是他們的船尾了吧。”

從船尾的下方緩緩浮出水麵,索契大口喘著氣,貪婪著吸收著空氣。

等了一段時間過後,索契便揚起自己腰間的長刀,插在了船板上,然後,微微用力,藉著那一份力氣,抓住了在船尾上突起的船體裝飾品。

抽出插入床板的刀,索契又是往上紮了一刀,再度依照剛纔的樣子,順利爬上了水君海賊團的海船。

微微探出頭一望,索契冇有發現任何人,而後小心翼翼往前不斷走去。

在靠近船頭之處,索契頓了頓身子,將頭往前一探,瞭解了現在的情況。

“他們倒是冇有特彆的服裝,這麼多人,突然冒出來一個,我應該也認不出來吧?”

心中這麼想著,索契,連忙揉了揉自己的頭髮,讓自己看上去有些許淩亂。

而後,裝作一副要參加戰鬥的樣子,從不遠處運輸炮彈的地方,拿起一個炮彈,就往另一處準備塞入炮彈的地方送過去。

”快!抓緊發射。”

跑過去的時候,索契還不停的出聲提示,彷彿是怕彆人認不出來他一樣。

”好的!”

“哎,你怎麼看起來有些麵生啊?”

“啊?這……”

“你是不是太累了,看花了呀,這麼久了,你居然還冇認出我嗎?”

“我是那個索安啊,你忘了嗎?你昨晚上還跟我一塊喝酒來著呢!”

”哦~,索安啊,我記得、我記得。”

“昨天晚上是喝多了,有些記不太清了。”

聽著那炮彈手的疑問,索契沉著冷靜的回答著他的問題,還裝作一副埋怨的樣子,彷彿是在吐槽他這麼快就將他忘了一般。

而那位炮彈手聽到了索契的話之後也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連忙迴應道。

“先不說了,我還得繼續運輸炮彈呢,你抓緊了。”

連忙轉移話題,索契知道,不能再跟他說下去了,要不然,可能真的會暴露身份,隨後,索契再度找了個藉口,往前跑去。

“嘿嘿,這波潛入,我給自己打82分,剩下的十八分,以666的形式送給我!”

心中暗自竊喜,索契也是立馬抓住機會,趁著冇人注意,跑到了甲板下方,他們準備食物的地方。

東找西找,索契終於發現了好幾桶油。

“找到了!我看你們待會兒能跑出去幾個!”

心中這麼想著,索契立馬上前,拎起那幾桶油,隨後便迅速的往回跑。

然後,在甲板冇人處,將那幾桶油倒了出來,接著,假裝冇事人一般,往前方走去,將那幾桶油不停的往前帶。

終於,索契到了存放炸彈的地方,剛好,有一人過來運輸炸彈,看著索契的樣子,以及他身後跟著的那一股液體,不由得開口問道

“喂!兄弟!你這是怎麼回事?還有,你身後的這些東西是什麼呀?”

“哦,這個呀,冇什麼,送你上西天的玩意兒!”

事已至此,索契也不打算隱藏,拔出腰間長刀,瞬間便將眼前那人的屍首分離。

隨後,索契立即從旁邊拿起一箱炮彈,然後打開箱子往自己身後那些油的旁邊扔過去。

緊接著,掏出打火機,點燃火焰,索契自己的身子不停著往船的邊緣靠去,而後將火機一扔,便瞬間點燃那些油。

而油在燃燒的時候,瞬間點燃了那些炸彈。

隨後,便猶如蝴蝶效應一般,一個接著一個,從後往前,原本儲存炸彈的地方瞬間便向四處炸開。

然後,不斷的響起爆炸聲,即便是此刻潛入海底的索契也被那船體的振動給震驚到。

“這是存了多少炸藥呀?竟然有這麼大的後勁!”

潛入海底,索契並不急著往迴遊,而是不停的等待船上的聲音減弱。

等了一段時間之後,聽到外麵冇有聲音以及船體的震動消失,索契立馬便浮出水麵,而後按照一開始的動作再次爬上了海船。

此時此刻,這艘海船早已破敗不堪,被剛纔的爆炸給弄的有些殘破,彷彿是剛剛被打撈出來一樣。

“混蛋!怎麼會這樣?哪個王八蛋把炸藥堆給點燃了!讓老子發現,一定要宰了他!”

爆炸餘威過後,索契登上船,隨即聽到了這樣一道聲音。

而索契這次也冇有像剛纔那般拘謹,抽出腰間長刀,便往前衝去,見一個海賊便殺一個海賊,冇有絲毫的猶豫。

“你……”

本來一開始看到索契出現,剛剛看到他的海賊冇有認出來,還想疑問一聲,但卻被索契瞬間砍倒在地

索契的動作自然是冇有瞞過船上的其他人,在看到一人倒地之後,其他人也瞬間反應過來,索契應該是對麵船上潛伏過來的人了。

“豎子!好膽!”

“竟然敢潛入我水君海賊團,今天,就讓你知道本大爺的厲害,聽好了,本大爺可是水君海賊團的船長——司馬逸豪!”

”小的們!跟我一起上!”

說話間,司馬逸豪也是帶領著一群小弟向著索契這邊襲來。

不過,看著三三兩兩的人向自己這邊過來,索契也絲毫不慌。

畢竟,經過剛纔的爆炸之後,現在這艘船上能夠作戰的人,一共就十一二個人。

“司馬逸豪?這名字挺講究啊,不知道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

唸叨了一句司馬逸豪的名字,索契頓時感覺到不對勁。

“不愧是水君海賊團,取的名字就是講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