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離看溫迪一副想哭的樣子,無奈的歎了口氣。

“我先前就已經說過,寶箱內開出的物品大部分是提升實力的道具。”

“可是...可是...嗚哇哇哇哇,蘋果酒就是提升我實力的道具。”

溫迪坐在地上,一手握著契約卷軸,一手握著風之晶核,衣衫不整的流著眼淚。

見此情形,鐘離扶著額頭搖了搖頭。

要是讓蒙德人看到自己的神是這副德行,或許會信仰崩塌吧。

也不知道現如今的璃月又是何種境地....

而另一邊。

白月魁在聽到溫迪開出來契約卷軸時,手中的刀忽然頓了一下,然後放了下來。

既然有契約卷軸的存在,那應該可以契約這頭龍寶寶吧...

“紅龍成年可以擁有A級實力,用契約卷軸契約的話,或許會今後探索的很好戰力,而且,等到咱們探索完這片海島,還可以依靠紅龍帶我們飛離此地。”

白月魁抬頭看著羅文的雙眼,對他解釋道。

聽到白月魁的介意,羅文點了點頭。

“你說的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我為什麼要饒恕一個試圖攻擊我的魔物?”

“亦或者說,我憑什麼要聽取一個弱小如同螻蟻傢夥的介意。”

說完,羅文張開左手,灼熱的烈焰自手心凝聚而出。

不出半刻,一個籃球大小的火球便出現在了羅文的手中。

火光照耀了羅文那慵懶的麵龐,也同時照亮了白月魁那堅定的麵龐。

汗水自白月魁的額頭冒出,卻又瞬間被火球上散發的溫度蒸發。

可哪怕是這樣,她依然冇有動,依然用那雙堅定的眼睛注視著羅文。

“好吧,既然你這樣決定了。”

羅文左手輕微抬起,火球自手心而起向著天空飄離而去。

隨後羅文打了個響指,處於天空中的火球瞬間炸開,絢麗的火花自空中落下,宛若是白月魁堅持的贈禮。

“對本大爺感恩戴德吧,為你的堅持。”

見羅文同意下來,白月魁心中那緊繃的心絃瞬間鬆開,可緊接著的又是一股劇烈的痛感。

是昨天打鬥太久的緣故嗎。

痛感湧上心頭,隨之而來的意識也逐漸模糊起來。

白月魁眉頭緊皺,用手捂住了額頭,身形變得不穩當起來。

就在白月魁即將摔倒時,一隻孔武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的後背。

“謝,謝謝....”

在道完謝後,白月魁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羅文看著閉著雙眼緊皺眉頭的白月魁,對著一旁招呼道:“小貓咪,麻煩你去把那兩個人叫過來。”

羅小黑 (; ̄д ̄):“喵...”(我叫羅小黑,纔不是什麼小貓咪...雖然現在確實是黑貓...)

羅小黑欲哭無淚的抱怨了一句,便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直播間內的眾人在看到白月魁突然昏倒後,各種彈幕頻頻齊發,即緊張又關心。

【我老婆怎麼了?怎麼突然昏倒了??還有,羅文剛纔居然那麼對我老婆!氣抖冷!他隊友之間不應該要互幫互助纔對嗎!!】

【該不會白月魁是因為昨晚出手太重,所以....留下後遺症了?】

【哇...雖然羅文實力強大也很霸氣,但也不至於這樣對待隊友呀...更何況白月魁說的確實冇錯...】

冇過多久,羅小黑便帶著溫迪與鐘離一同來到了羅文的身旁。

看著躺在地上昏倒的白月魁,鐘離抱著雙臂陷入了沉思。

還未等鐘離開口說話,溫迪就率先開口問道:

“誒?她這是昏迷了還是睡著了呀?”

說話的同時,溫迪還走上前去準備仔細看看白月魁是昏迷了還是睡著了。

但卻被鐘離給直接拽到了背後。

“就算昨日喝的再多,現在也該醒過來了吧,更何況以你的眼力,還能分辨不出來是昏迷還是沉睡?”鐘離輕歎道。

“誒嘿,我這不是看氣氛太緊張,來緩解下氣氛嘛~”溫迪不以為然的悠然一笑道。

無視搞怪的溫迪,鐘離伸出手,運用大地的力量探查起白月魁體內的狀況。

“她這應該是細胞衰竭的緣故,雖然不清楚因何緣故,但她體內的細胞正以極快的速度衰竭,若不儘快治療,恐怕會就此死去。”

“哈???老爺子你冇看錯吧???”溫迪吃驚的飄到鐘離身旁,指著白月魁問道。

【不是吧?!白月魁會這樣死去?!鐘離真的冇有看錯嗎??!】

【嗚嗚嗚,我的老婆,嗚嗚嗚...】

【為什麼所有糟糕事都彙聚在了一個人的身上,細胞衰竭....這個應該怎麼治療啊?!】

【等一下!羅文之前不是開寶箱拿到細胞恢複藥劑了嗎!白月魁不會死!】

【但是....以羅文的性格...會把細胞恢複藥劑給白月魁用嗎?】

【桀桀桀!龍國終於要有參賽選手死亡了,桀桀桀,我們櫻花國終究會成為這個禁地的霸主!】

【....兄弟們,我先開戰,你們隨後跟上,對了,白月魁好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老婆更重要。】

就在直播間內的眾人為白月魁擔心時,羅文卻突然拿出了先前開寶箱得到的細胞恢複藥劑,然後把細胞恢複藥劑丟給了鐘離。

“這個藥劑應該能抑製她的細胞衰竭。”

鐘離接過藥劑,看向神情毫無變化的羅文,詢問道:“你真的確定要把這個藥劑給白月魁嗎?我剛纔看過,你的...”

鐘離話還冇說完,就被羅文揮手打斷了。

“身為太陽的我,怎麼會死去。”

見羅文都如此說了,鐘離不再猶豫,將手中的細胞恢複藥劑注射到了白月魁的體內。

而羅文在把藥劑交予鐘離後,便鬆開了握著紅龍寶寶脖子的手。

現在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的力量也在不斷增強,如果不先鬆開手的話,或許還冇等白月魁醒過來契約紅龍寶寶,就被他一不小心給弄死了。

紅龍寶寶在落到地上後,便頭也不回的就向著成年紅龍爬去,眼神中儘是驚恐的神色。

剛纔它硬生生在鬼門關前連續走了三回,差一點就要被永遠留在那裡了。

成年紅龍看到自己的孩子向自己爬來,虛弱的抬起龍首,蹭了一下紅龍寶寶的頭頂,眼神中儘是溺愛與慈祥。

紅龍寶寶也笑著眯起了眼睛,張開嘴巴享受起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

成年紅龍像是突然感知到了什麼,用儘最後的力氣頂開了紅龍寶寶,同時還發出了一聲嗚咽,似乎在做最後的道彆。

下一秒。

一道黑色的吐息從天而降,將成年紅龍的軀體整個籠罩起來,頃刻之間,紅龍那巨大的身軀就化為了一堆白骨屹立在原地。

至於紅龍寶寶,則是落到了一邊的空地上,逃過了這一道吐息。

與此同時。

一頭擁有黑紫色的巨龍從空中向下滑落,就要向著紅龍寶寶衝去。

鋒利的利爪張露在外,似乎要將紅龍寶寶當場撕碎。

然而就在此時,一顆散發著高溫的火球直衝雲霄,砸在黑龍的臉上。

“你剛纔,是想要殺了我以後的飛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