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顏和薄霆深聊完天以後,薄霆深就掛著電話在門口守著等著薄禦出來了。

本來薄霆深還想和舒顏多聊一會兒的,但舒顏說她困了,想要休息了,薄霆深隻能讓她休息。

時間轉瞬即逝。

六小時以後,薄禦被醫生從手術室推了出來,薄霆深坐在椅子上都快睡著了。

薄禦總算被醫生從手術室推出來了,他打了一個哈欠走上前詢問。

“醫生,我弟弟現在什麼情況?”

醫生表情凝重的回答薄霆深的問題。

“你弟弟的情況非常的不好,他的肋骨人踹斷了兩根直插.入肺中,以後他可能會呼吸困難,一受到刺激就難受。

而且還會留下一些後遺症,當然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腦子裡有一個血塊,好巧不巧的,剛好壓住他的視神經,

而這個血塊也冇辦法取出來,所以你們要做好他眼瞎在準備,還有就是他的下麵被人踹了好幾腳,有點慘不忍睹,以後能不能人道我是不清楚的。

其他的地方倒是冇有什麼問題了。”

薄霆深:“……”

薄禦現在基本上全身上下冇有一個好的地方,其他地方還能夠有什麼問題?

再有問題他基本上就是個廢物了,這盛如雪下手還挺狠啊,先廢大腦,在廢他的肋骨,廢肺,最後還把他下麵給打壞了,她這確定是人能夠做出來的事情嗎?

薄禦被盛如雪這個女人給看上了,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

薄霆深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薄禦,他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盛如雪不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他覺得實在是太對不起薄禦了,這個盛如雪一定要得到自己的報應纔可以,

雖然他和薄禦的感情不是特彆的深厚,但是盛如雪這樣對他,他一定要讓她付出血的代價,給他等著吧。

薄霆深看了一眼不語對他身旁的醫生說:“醫生,我不管你用什麼樣的辦法你必須把我弟弟給醫治好,就算他要留下後遺症,那你也得讓他做真正的男人吧。

他本來就傷成這副模樣了,要是他連真正的男人都做不了,這不擺明瞭想讓他去死嗎?所以你儘可能的減少他的後遺症,錢這方麵你是不用擔心的,

我有,隻要你能夠把他醫治好,你想要多少我就給你多少。”

醫生覺得現在不是錢的問題,他也想醫治好病人,可現在問題在於這個病人傷的實在是太嚴重,特彆是他下麵就骨折了,

接好了能不能用他是真的不清楚,至於病人的肺部,他那個肺已經受傷了,想要恢覆成以前的狀態肯定是不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吃點好的藥。

好好的醫治一下,其他的什麼也做不了,

“這位先生,我能夠明白你的心情,看見自己的弟弟變成這副模樣,任誰都會生氣,但我能夠告訴你的就是,你弟弟傷的實在是太嚴重了,我冇辦法讓他恢複正常。”

薄霆深:“……”

“你的醫術看起來不太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