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輕咬嘴唇,閉著眼睛,動作生硬的繼續替慕景睿寬衣。

她強迫自己不要去回憶兩人在一起的過往,但是腦海之中浮現出來的片段,讓她的臉頰更加發燙。

“啊。”

慕景睿突然抓住了上官婉凝的手腕,她猝不及防,不由得驚叫了一聲。

“你到底是不是大夫?替我寬衣要那麼久?萬一是等著要你救命,豈不是早就一命嗚呼了?”

上官婉凝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她張了張嘴想要解釋,抬眸看到慕景睿眼中的那一抹狡黠的光,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上官婉凝抽回自己的手,重重的推了慕景睿一把,怒吼道:“慕景睿,你去死吧。”

他分明早就看穿了她的身份,剛纔之所以提出來要她為他上藥,肯定故意戲耍她。

上官婉凝轉身就走。

“你去哪兒啊。”慕景睿擋住了上官婉凝的去路,看著她氣呼呼的模樣,瞬間心軟。“坐下來,有什麼事慢慢說。”

“我跟你冇什麼好說的。”

上官婉凝氣慕景睿不但冇有赴約,居然還把她寫的信交給了殷語情。

那天要不是哥舒顏替她解圍,她還不知道要怎麼下台呢。

“你跟我冇什麼好說的?那你來神機營乾什麼?”

上官婉凝一時語塞。

“你應該知道神機營是什麼地方。若是被人發現你是冒名頂替進來的,格殺勿論,無需向任何朝中部門交代,就算是你爹來了,也挑不出理來。”

提到父親,上官婉凝刹那間就紅了眼眶。

慕景睿的心更加柔軟,心疼不已,伸手輕撫著上官婉凝的臉,溫柔而又耐心的哄著。

“凝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

“你明明知道的……慕景睿,你還裝什麼蒜?”

慕景睿眉頭微蹙,問道:“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你……冇有看過我給你的信?”

“什麼信?”

上官婉凝把事情說了一遍,慕景睿的心頭頓時湧上了一股怒火。

他冇想到殷語情平日裡柔柔弱弱,膽子居然不小,敢扣押上官婉凝寫給他的信。

“凝兒,我確實冇有收到你給我的信。這件事以後再說。”慕景睿握了握上官婉凝的手,為她所受的委屈表示道歉。“你剛纔說,那天挾持你的黑衣人,腰間掛的是神機營的令牌?”

“是的。”

“你冇有看錯?”

由於當初上官婉凝隻看到了一半,她也冇有十足的把握。

看著她猶豫不要的樣子,慕景睿走到書桌邊,打開暗格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

“凝兒,你過來看看。”

慕景睿打開盒子,上官婉凝看到裡麵有四麵形狀相同,但是圖案略有詫異的令牌。

“這些……”

“神機營一共分為四個分支,每個分支所執行的任務不同。所以,令牌也會不一樣。你仔細看看,你看到的究竟是哪一種。”

上官婉凝定下心來,拿起令牌仔細觀察,許久,指著其中一麵令牌說道:“就是這個。”

“你確定?”

“確定。”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眉頭深鎖的樣子,好奇的問道,“要到什麼級彆,才能擁有令牌?”

“參將。”

“據我所知,神機營一共才八位參將。”

慕景睿點點頭。

不愧是宰相府的小姐,對於朝中的事物都有一定的瞭解。

“我去查一查,八位參將之中有誰最近離開過營地。你留在這裡彆到處亂跑。”

上官婉凝有些不服氣,想要反駁慕景睿幾句,但是一想到牽涉父親的性命,便不敢再任性,乖巧的點了點頭。

慕景睿走了出去,臨行前特意叮嚀門外的看守,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準進出他的房間。

上官婉凝有些氣結,也不知道慕景睿這個命令,究竟是要禁錮她,還是保護她。

房間裡安靜下來,連日來的緊張,讓上官婉凝感到陣陣疲憊。

睏意襲來,她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

等到再次醒來時,上官婉凝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頭看到慕景睿坐在書桌邊看公文。

“天亮了?”

“嗯。”慕景睿起身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餓了吧?我已經吩咐下人把早餐送進來了。你起來洗漱一下就能吃了。”

上官婉凝看到桌子上擺放著各式早點,她的心中蕩起一陣暖意。

“對了,你昨天晚上查得怎麼樣了?”

“你先彆著急,洗漱完了我們一邊吃一邊說。”

上官婉凝冇什麼心情,隨便用清水洗了臉,慕景睿已經替她剝了一個雞蛋放在碗裡。

“在符合的時間裡,隻有一個叫王邦的參將離開過。不過,我偷偷去他房間搜查,並冇有什麼發現。”

上官婉凝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意味深長的看了慕景睿一眼。

“怎麼?你還是懷疑我?”

上官婉凝搖搖頭。

“我隻是到現在都想不明白,對方抓走我爹的真正用意。而且,那天他說過要我做兩件事。但是後來他卻再也冇有出現。究竟……問題出在哪裡?”

“現在,朝廷看起來風平浪靜,實際上卻是暗潮熊熊。如今你爹不在,萬一皇上那邊有什麼動靜,恐怕……對太子不利。”

慕景睿很欣慰上官婉凝由始至終都信任他。

“凝兒,你可以在神機營裡多留幾天觀察觀察,暗中監視那個人。”

上官婉凝略微思量,輕輕點了點頭。

有了慕景睿的掩護和暗中幫助,做起事來自然會得心應手的多。

上官婉凝吃過早飯便往原先居住的房間走,她發現每一個從她身邊經過的人,都對她投來了怪異的目光。

她感到納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

冇什麼問題啊。

中午的時候,吳將軍來了。

“李大夫,慕大人讓我轉告你一聲,他要回城一趟,最遲明天早上回來。”

“哦……好。”上官婉凝覺得吳將軍看她的眼神也有些怪異,忍不住問道,“吳將軍,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為什麼你們好像……”

“嗯?”吳將軍一愣,隨即笑了起來。

他轉頭看看四下無人,便壓低了聲音說道:“李大夫,你知不知道,慕大人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