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宇宙重生_nirvana_meta >   第4章

看來是得不到任何有實際意義的回覆了,陳東稍稍放緩了語氣,但言辭依舊犀利的說道:“其實這個問題我思考過很久,從很多角度推敲都是自相矛盾的。要麼上帝不是萬能的,要麼《聖經》裡麵寫的‘上帝’不是那個萬能的上帝。總而言之,要麼上帝是假的,要麼《聖經》是假的!”當著這些人的麵說出這種話,也就陳東有這個膽子了 ,他說完之後用餘光掃視眾人的表情,心中頗有幾分得意。

教義矛盾?上帝是假的?《聖經》是假的?在這裡說這種話是瘋了吧?不過張神父還是很剋製的顧全域性麵,畢竟他要拿出基督徒的氣度以為楷模,另外陳東的說辭有清晰可辨的邏輯,擲地有聲,是個他從未檢視過的盲區,如果此刻他情緒激烈的迴應,想必難以服眾。他歎了一口氣,輕到讓人難以察覺,然後說道:“你的觀點有些新意,不過我還需要更多時間思考,希望下次聚會你能再來,到時候我們的討論也許能有更多進展。”

陳東意識到對方其實並非敷衍,而是無能為力,也就報以微笑給對方台階下了:“嗯,那就下次再談,您的意見終究是專業的,我隻是個門外漢。”

聚會接近尾聲,大家各自聊聊,也就散了,私交甚密的教眾另找地方繼續他們更小範圍的聚會,這是基督教家庭聚會的例行流程。陳東佯佯的驅車離開,雖然他冇得到什麼,但現在他明白彆人也不擁有什麼。一心嚮往的救贖之路不在這裡,也不在那裡,隻好繼續尋尋覓覓,期盼有一天它會出現在心裡。

陳東後來一直忙於工作,冇再去過基督教家庭聚會。幾個月後,陳東收到了張神父托人轉達的口信,邀請他再去參加聚會活動,想必張神父也難得碰到有獨立思想的人,上次交流之後他應該想了很多,如今不吐不快。然而陳東並冇有迴應,他覺的即使去了,也隻能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牽強附會的回答。

他想告訴張神父:“起源各處的人類文明中都有大洪水的記載,那不過是冰川期結束時的自然現象。”

但他料到張神父會說:“正是上帝讓冰川期結束,帶來洪水懲戒墮落的人類。”

他想告訴張神父:“方舟能承載的物種數量有限,這樣少的物種是無法維持生態係統運轉的;每個物種也隻保留了兩三個,即使延續下去也會因為缺乏基因多樣性,飽受基因退化疾病的折磨,難以維繫。萬知的上帝不會不清楚這些吧。”

想必張神父會說:“這些病痛的折磨正是上帝為人類安排的救贖,是人類通向光明的必經之路。”

他想告訴張神父:“其實《聖經》就像網絡作家寫的小說,邊寫邊釋出,顧頭不顧尾,自然一大堆的邏輯錯誤。”

想必張神父會被氣個半死,憋出一肚子的火。

《聖經》中的禱詞光芒萬丈,未經推敲,卻不容質疑。宣稱掌握了真理的人,不過是換種方式逃避對真理的探尋。就像未經洗禮的善,與惡也並無區彆。在陳東看來,也許上帝真的存在,但一定不是《聖經》中的那位。

每天麵對客戶的苛責,陳東感到心灰意冷,張神父的回答讓他尋找救贖之道的希望落空。他定下了飛往紐約的機票,他決定去往地球的另一端,尋找心中的西方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