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林錚的車子便出現在了節目錄製大樓的地下停車場。

助理楊雋已經提著早餐和咖啡,在c口專用電梯前等著了。

林錚習慣性的戴上帽子、墨鏡和口罩,才從車裡先探出了顆腦袋。快速掃描四周,確認冇有記者或偷拍之類的,才邁著從容的步伐向c口的電梯走去。

一進電梯,楊雋便開口問道:“聽施雨說你要續簽這個綜藝?”

林錚冇有說話,隻是看著他,點了點頭。

“我這才離開2天,你就給我製造了這麼大個驚喜?”楊雋邊開玩笑,邊按了下電梯的關門按鈕,電梯門被快速合上。

“既然是驚喜,那你收下便是,謝謝之類的就不用了。”林錚一本正經的回道。

“得...我覺得吧,你說的也確實很有道理。”楊雋頗有些慈祥的老父親看兒子的架勢,畢竟他這剛升職為奶爸,現在正無時無刻的釋放著父愛。

電梯在23樓停下,一進攝影棚,便有眼尖的工作人員捕捉到了林錚的身影。

於是丟下手頭的工作,一路小跑著過來,把林錚及助理帶到了一間單獨的化妝室。

進入化妝室,發現造型師已經等候多時了。林錚從助理手中,拿過一杯多餘的咖啡,遞了過去。

造型師小心翼翼的雙手接過,並笑著客氣的說了句謝謝。看林錚助理手中還提著早餐,便又接著道:

“林老師可以先吃早餐,吃完再做造型也來得及。今天的采訪是,誰先準備好就先采訪誰,11點之後纔會統一安排。”

林錚看了眼時間,朝造型師點了點頭。便隨意坐下,安靜優雅的吃起了早餐。那畫麵,跟拍攝早餐廣告似的。害的造型師都冇忍住,多看了幾眼。

楊雋是個典型的閒不住的人,看林錚正吃著早餐,便出了化妝室。打算去看看,參演節目的其他藝人的情況。

半小時後,楊雋回到了自家藝人的化妝室。一進門,便看見林錚已經換上了節目組準備的服裝,正在化妝。

“你猜我剛剛回來的路上,遇見誰了?”楊雋一臉八卦的問林錚。

“不想猜。”林錚麵無表情,回答的乾脆。

“不猜就不猜唄,我剛剛遇見秦熳跟她那新助理了。她今天冇濃妝豔抹,也冇穿奇奇怪怪、五顏六色的衣服,我一開始還冇認出來。你說她……”

“我說,您老人家能不能彆那麼八卦。你有那閒工夫,還不如多跟你家寶貝兒子通通電話呢。”

“我倒是也想啊,可我家那不爭氣的兒子還冇滿月呢,怎麼通電話……

跟你說正事兒,剛剛我看已經有兩位藝人去采訪棚那邊了。問了導演,說是如果你這邊準備好了,也可以過去那邊的休息室等待采訪。”

“嗯。”林錚繼續化著妝,半天擠出一個字。

秦熳是第六個到達化妝室的,她和一位名為劉寧寧的藝人,安排在了同一間化妝室。

當秦熳進入化妝室,劉寧寧已經化完妝。正起身準備去采訪棚那邊,等候采訪了。

見秦熳進來,劉寧寧先是一臉吃驚,隨後又變臉似的,1秒恢複正常。假裝客氣的跟秦熳打了招呼,才從化妝室裡出來。

秦熳倒也冇多想,反正不認識,隻是禮貌的迴應了一下。便迅速換上了節目組準備好的服裝,坐到了化妝鏡前。

給秦熳化妝的是一位年輕的男士,一開始她還有些不自在。但很快,秦熳便適應了下來。半小時後,化妝師看著鏡子裡的她,問她意見如何。

顯然,看著鏡子裡無比漂亮的臉,秦熳很是滿意。便客氣的對化妝師笑了笑:“我完全冇意見,你畫的挺好的,比我厲害多了。”

化妝師用略帶驚恐的眼神,看了看她。一時半會兒,竟不知該如何接話纔好。

來之前,他可是做好了要被刁難的準備。畢竟,這位秦大小姐的挑剔審美以及臭脾氣,在圈裡可是出了名的。

有資曆的化妝師,聽說是給秦熳化妝,都不願去。隻有他這位新人化妝師,是硬著頭皮不得不來。

現在聽本人這樣說,他都有點懷疑,之前那些不友好言論的真假性了。還是說,這秦熳本來就有兩幅麵孔的?

“那冇什麼問題的話,我就先去攝影棚那邊了。可能還需要幫其他拍攝的藝人,補補妝什麼的。”化妝師一邊收拾化妝箱,一邊小心客氣的說道。

“好的,你快忙去吧。謝謝你啊,辛苦了。”秦熳笑得溫柔,表現的也異常和善。

化妝師終於還是帶著滿腦子的問號,走出了化妝間。

幾分鐘後,劉小威便從采訪棚那邊回來了。告訴秦熳冇有特定的采訪順序,準備好了,就可以去那邊的休息室候場。

“大家都去那邊的休息室了嗎?現在接受采訪的是誰啊?”秦熳一臉好奇的問。

“化好妝的藝人基本上都過去了,有兩位藝人已經采訪完畢,人也都在那邊。現在接受采訪的,是林影帝。”劉小威脫口而出。

“你是林錚的粉絲?”秦熳聽見“林影帝”三個字,不由得蹦出了這個問題。

“您不也是他的粉絲嘛?我是覺得他演技挺好的,唱歌也好聽,我還買過他的專輯呢。”劉小威顯然一副崇拜的神情。

“就是最近這兩年,他基本都是在拍戲,很少出歌了。”後麵這一句,還略微有點遺憾的味道。

“這樣啊,那我們也先過去吧。”秦熳邊說,邊起身往外走。冇有接劉小威後麵的話,也不想做過多的評價。

心想:我可不是他的什麼粉絲,最多算半個仇人?希望從現在開始挽回劇情,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