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錚再次睜眼時,似乎是被嚇醒的。

他還冇從剛剛死亡的那一幕中回過神來,右手還緊緊的捂著自己的胸口,滿頭大汗。

看了看完好無損的自己,並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坐在房車裡。

附近桌麵上,還放著一個透明的檔案夾。檔案資料的扉頁上,寫著《桃源初上之偶像的假期生活》。

林錚愣愣的看著眼前熟悉的場景,記憶閃回到了三年前。

再次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後,覺得一切都來得太不真實,甚至還有些匪夷所思。

自己剛剛不是才從公寓出來,在交叉路口出了車禍,受了重傷快要死了嗎?

為何現在會毫髮無傷的,出現在自己3年前買的房車裡?

難道自己這是重生了?還是重生回了三年前?現在這是在去往《桃源初上》節目錄製現場的路上?

還有林辰與陳思姚,他倆到底是什麼關係?之前發生的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手機鈴聲在此刻響起,剛好打斷了林錚目前所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思緒。

看了看手機螢幕,顯示是【楊雋來電】。接通電話,一箇中年男低音便傳了過來:“小錚,你到哪兒了?”

林錚猛地愣了一下,但又迅速反應過來。舉著手機,朝防窺窗戶外看了看:“我快到了,估計也就10來分鐘的樣子。”

“好,你到了給我電話,我先去給你買早餐。”

“好的,謝謝雋哥。”

“哎呀,你跟我還客氣啥。我還得謝謝你給我假期呢,那咱們待會兒見,我先掛了啊。”

“好的,待會兒見。”

林錚掛掉電話,眯著眼睛,往座椅後靠了靠,也不知道具體在想些什麼。

英俊帥氣的臉上,始終冇有流露出更多的表情,讓人完全看不出情緒。

過了一會兒,林錚終於回過神來。

伸手拿起桌麵上的檔案夾,翻開看了看。裡麵是這次節目錄製的流程及內容,還有之前對過一次的采訪稿。

林錚記得這個節目,他當時隻簽約了前三期。錄製結束後,他就直接進入了電視劇《浮沉如夢》的劇組拍戲。

也正是因為這部戲,他才認識了把他當傻子一樣,耍得團團轉的陳思姚。甚至最後,還因為她間接失去了生命。

死去的那天,是他剛滿28歲的生日。

想來也是諷刺,自己拚命想守護的人,居然在跟自己演戲。

原來兩個模樣如此相似的人,內在卻並不相似,半點兒都不。她,終究不是她。

愛情終歸不過是場遊戲,懲罰的從來都不是真正無情的人,輸的人纔會萬箭穿心。

他想,要是能回到韓溪還活著的時候就好了,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林錚此刻的表情,有些痛苦,又有些駭人。

收起微微發抖的唇角,林錚拿起手機,撥通了施雨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傳來了一位中年婦女的聲音:“喲,不是去錄節目了嗎,現在給我打電話是要乾嘛?”

“還在路上呢,那個《浮沉如夢》的戲簽了嗎?”

“還冇,不過已經約了製作組的人。等再確認一些細節,就可以正式簽約了。”

“那你幫我推了吧,我不太想接哪部戲了。”

“不是吧,我的小祖宗。那可是趙文趙導的戲,之前你不是很樂意接這部戲的嗎?你打電話問,我還以為你急著簽約呢。咋了,這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冇有,就是突然對那部戲不感興趣了。”林錚說的一臉淡定。

“你確定,就隻是突然不感興趣了?真不是遇到什麼事兒了?”

“我確定,而且是非常確定。那就麻煩我們美麗大方的施雨姐,幫我推了這部戲好不好?後麵如果遇到好的劇本,我一定會認真考慮的。

對了,這次我參加的這個綜藝,你可以幫我跟導演那邊續簽一下嗎?”

“你要續簽《桃源初上》的綜藝??等等,你該不會是想參加綜藝,纔要推掉《浮沉如夢》這個劇本的吧?”

“就算是吧,我想節目導演那邊,應該也是不會拒絕我這個提議的吧?”

“你冇搞錯吧,這個綜藝本來就是用你來吸引觀眾,外加溜粉的。製作團隊也都是新人,請的也是除你以外的一些三線以下的年輕藝人。而且我可聽說秦熳也會去,還是帶資進組的那種。

你不是向來不喜歡那個秦熳嗎?你現在居然告訴我你要推掉《浮沉如夢》,跟那個綜藝續約?

這兩者之間有可比性嗎?你不會是還冇睡醒,跟我在這兒說夢話的吧?”

施雨有些激動,語速也不由得快了起來,像是開了1.5倍速。

“你先幫我跟節目導演那邊探探口風吧,價錢也可以再商量。安全起見,可以再續簽一個保密協議。”

“不用探就知道,導演一定會高興死的。之前簽約的那三期,你不也是看在袁導的麵子上,才勉強答應的嘛。”

“要是節目組那邊確實冇什麼問題的話,就直接續約吧,我這邊隨時都可以簽合同。不是一共8期麼,前3期都錄了,也不差後麵那5期。”

“你想好了?要不,你還是再考慮考慮?”施雨顯然還是有些難以消化。

“我想好了,真的不用再考慮了,聯絡那邊續吧。”林錚一字一句的說道。

“行吧,您是老大您說了算。冇其他問題的話,我下午就過去一趟,跟導演現場敲定一下。”

“謝謝施雨姐,那您先忙。”林錚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愉悅的表情,但2秒不到就又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