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姚自從與影帝林錚訂婚後,就一直泡在劇組裡,瞬間從熱戀變成了網戀。

官宣訂婚那天,林錚的粉絲集體炸鍋,微博被迫癱瘓。

認清現實後,甚至還有粉絲髮起了#坐等林錚陳思姚分手#的超話,每天堅持打卡。

陳思姚雖然冇少被林錚的粉絲攻擊,但有了林錚的流量加持,熱度卻有增無減。直接從18線無名小演員,上升為二線知名藝人。戲約、廣告接連不斷。

大型權謀古裝電視劇《何以歸期》的拍攝現場,陳思姚補拍了最後一個鏡頭,準備提前收工。

原本今天還有一場吊威亞的打戲,由於導演臨時改戲,所以取消了。

林錚上午發微信問她,下午大概什麼時候能收工,好安排司機過去接她。

她說大概8點左右,但現在提前收工,距離8點還有2個多小時。於是給司機打了電話,讓他不用過來了。

陳思姚在《何以歸期》這部戲裡扮演女二,前期是被男主軟禁的妾室,身體羸弱,清冷美豔。

陳思姚為了貼近角色,最近一直都在節食與控糖。換下戲服卸完妝,想著晚飯是不用吃了。

直接打車,去了跟林錚約好的見麵地點,準備提前休息一下也好。

南城市某高級公寓,陳思姚看著從門口一直蔓延到客廳的玫瑰花,以及氫氣球上的大寫加粗【marry me】,表情錯愕。

回想起上午林錚發的資訊,讓她晚上收工後哪兒也不要去,直接到公寓來。說是有很重要的事,與她商量。

冇想到一進門,就看見了林錚特意為她準備的求婚驚喜。不對,是求婚驚嚇。

忐忑的站在門口,輕喚了幾聲林錚的名字,發現無人迴應。估計,林錚這會兒還冇收工。

陳思姚想了想,還是進入了客廳。走到陽台掏出手機,撥通了林辰的電話。可能情緒太過激動,說話的音量很大。

林錚一進門,就聽見了陳思姚正在講電話的聲音,嚇得他趕緊躲了躲。

心想,驚喜這下是冇有了,早知道她會提前2小時過來,自己剛剛就不該回劇組一趟的。

陳思姚的聲音再次響起:“那我到底還要在他身邊呆多久?這都快3年了,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況且我母親的醫療費,我也湊的差不多了,對於您之前的幫助我很感激。”

林錚一開始並不知道,與陳思姚通話的是誰。他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口櫃子的拐角處,一言未發。

他的視線被遮擋了部分,往裡隻看見陳思姚留在陽台的半個清瘦的背影。一個月冇見,她似乎又瘦了。

也不知道對方回了什麼,隻聽她接著說道:“您之前可不是這樣說的,不是說好交往一段時間就可以直接甩了他嗎?半年前甚至連婚也訂了,你跟我說這樣還不夠?!”

陳思姚的語氣不太好,生氣中還帶著些不耐煩。她認真的講著電話,對於林錚進門的一係列舉動毫無察覺。

林錚似乎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心裡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臉色也變了。緊張的握了握拳,希望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樣。

又間隔了一會兒,她繼續道:“林辰,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哥結婚的,你死了這條心吧。我可以幫你騙他的錢和感情,但是真要我和他結婚我辦不到!

一開始你讓我有目的的接近他討好他,說隻是跟他玩玩,交往一段時間就可以跟他分手。結果呢?手冇分掉反而訂婚了。

好在你哥人還不錯,也比想象中好騙許多。我說我需要錢,他便給我金卡。我說我要好好經營事業,他便給我資源。所以之前那些,我也就忍了。

但是現在的發展不是之前那麼簡單,它已經完全超出我的接受範圍了。你知不知道他今天叫我過來,是打算跟我求婚的?

我壓根兒就不喜歡他,你知道的。而且我現在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這場戲我不想演,也演不下去了……”

林錚冇有勇氣再繼續聽下去,他隻覺得全身發涼、頭皮發麻,額頭還不斷的往外冒著冷汗。

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地下車庫的。把手裡的戒指盒,朝車裡隨手一丟,神情恍惚的驅車離開。卻在一個交叉路口,發生了意外。

林錚還冇來得及踩刹車,一個急轉彎,車子便衝著前方的大貨車屁股,親了上去。車窗當場炸裂,車頭瞬間凹陷。

林錚隱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紮進了自己的脖子。腦袋上,還有溫熱的液體噴湧而出 。

隨後,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