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9章

且說師叔回洞思考,想著小子剛纔那幾招,真是滑順大妙。

“難道真可以內息四散修煉吐納?不妨試試。”

半個時辰無比煎熬,虛汗滿地被迫緩氣。

搖頭遺憾,終究不成,師叔感歎小子是天才。

另一頭老仙罰小子關禁閉思過,小子還倔強不服。

老仙氣不過,一個鋼套將他捆住。

“獰徒!連犯數戒,我本不該容你。顧及一月師徒之情才肯讓你暫住身,否則自滾遠罷!”

小子見師父真生氣了,隻好語氣委婉忙道歉。

他自是一句說話的份兒都冇有,哪還能給師叔求情?

禁閉關,禁閉關,思渴麵壁悟人生。

收氣日月輝煌稀萬靈,煉製詩史沉香百寶丹。

正是夏草灼熱時,三月望柳柳回看。

不知不覺九十天,草蓆三黴病菌變。

雖熱但也忍得躁,每日少齋畫餅充。

刑滿釋放脫臟衣,仍將老仙叫師父。

老仙帶石童漫步於山水通廊,隻聽一聲鳥叫便已曉得八月到。

“師父,師弟已關九十天,該還他個人身自由了。”

老仙點頭,浮塵三揮,青石瓦門自解開。

小子不知師父究竟何日放,隻是修吐納不想廢時間。

睜眼看去,瓦門今日不一樣,才知如今去禁錮。

“師父原諒我也,終得還我自由,隻是些許太遲罷。”

收好了自製劣丹爐,小子便出青館石方猛脫衣。

遠處幾個女弟子見小子這般無禮,自是將劣跡記在心頭不忘等幾時給師父打小報告。

一聲不吭跳下水,身汗早已臭熏天。

爽後哆嗦腿草纏,硬是半天上不來。

見有同門在後院,大聲呼救求人助。

幾十弟子哼哼笑,唯一菩薩伸玉手。

當時隻顧保命,哪有正眼瞧看眼前這位仙女。

聽卻弟子嫉妒聲,雪湘撥發回頭看。

綾綢仙子如菩薩,身姿端莊氣質美。

身著絲衣係陀螺,翡翠碧環配纖腰。

不緊不慢醉雄心,遮扇小笑柔聲巾。

好一個美若天仙端莊女菩薩,小子也從未有今日這般動情意。

一回身,縹緲移,入雲輕踩瓦片迷。

還不知這姑娘姓甚名誰,回神走起才覺渾身隻一褲。

雪想:尬也,尬也!怎給菩薩留得粗鄙爛印象!日後恐難再見仙,唉……

一旁老管纔將衣服丟給雪湘,速度穿上左右弟子笑開花。

“這傢夥準是犯了什麼戒法,師父不知關了他多久。”

“看麵像個野蠻子,怎是狗屎運招得館花牽。氣煞我也!”

小子自打進館以來,卻是從未見過這般活躍。

整潔一身後作揖問老管,老管隻言一月前架起海路橋——

“自打疊城入深海,海麵又生了個新島嶼。此島剛好位處喪霸與我仙山中央,於是館主為了給我館擴員便與喪霸簽署協議,架起海陸橋。”

“動用大批勞役,此橋一月便成。後便開始收納新弟子,如今此景一月有餘了。”

點頭也罷,未想受戒還出了這事。

本喜能做老大哥,又想新人來喪霸。

國恥還是難消除,心中憂慮想師叔。

唯有師叔一國親,如今天變周圍生。

不知父親今何在?小子感念打拚人。

連著歎了六七口氣,他還是無法受得。

“多謝老管,我自去找師父跟他老人家道謝。”

瘸著腿走相難看至極,看來抽搐還冇完全好利索。

弟子紛紛讓路,小子失心去了。

師父知雪湘馬上趕來,便早做廊前受石童侍奉端茶。

小子趕來,忙拜謝師父受戒之悔。

“謝師父原諒頑徒,受頑徒一拜。”

老仙感覺徒弟身上有靈氣聚變之力,先叫起身隨便幾句後便問這一點。

小子忙掏出百寶丹,言用此丹孝敬師父。

“此是《木然丹》記載高級丹種,本該煉百天,隻是師父就關了我九十天……其實無妨,也有九成靈力罷。”

雙手捧送師父,老仙極力掩蓋激動之心。

隻是想了想與書中亮度尚不符合,不知此有冇有副作用。

又想:果好徒兒,我過分了。受屈也不忘師,我少時遠不如此……多有慚愧。

推讓道:“此丹乃汝精心煉就,為師豈敢獨享?不妨再煉十日,到時你我共用。”

小子正歡喜,看石童低頭眼掃地,便也知人情。

“恕頑徒自作主張,可否將我那半兒割些給師兄,也好物儘其所。”

石童抬頭不敢信,小子竟會懂心緒。

老仙再服格局闊,三人笑語至夕陽。

夕陽半掩如幻夢,火燒龍捲鳳飛舞。

此是一番好風景,山水通廊有人情。

回屋去了,遵師父命令繼續煉製百寶丹。

遺憾周圍寢室新人談吐如雨,硬是半天進入不了狀態。

氣不過,罵了幾聲。想想好歹是師兄,忍氣吞聲走青石。

未曾想還得再禁閉石屋才安靜,小子尷尬彆扭環境忽好忽壞。

“傻逼狗兒子,真煩也!若師父今日冇開石門,我反而能處得來。隻是開了,再也待不得一秒。”

還得獨自一人來這山水通廊,煉製沉香百寶丹需要心神寧。

自此一坐,已用不知幾時也。

用氣流汗,道服還是濕透涼。

閉心冥想入佳境,紫花飛昇嵌丹靈。

荷花蛙跳,此是悅耳好聲。蜻蜓點水,不儘幽靜伴隨。

一睜眼,天黎明,小子熬夜肝身體。

難受無比,還是五味雜陳,身空有些不適。

不過堅持咬牙了,還剩**天而已。

連續八日皆如此,嘴唇紫白身體虛。

不得不夜間燒水,不得不看月吃齋。

“最後一日了,再加把勁搞快點,熬夜加班累死人。”

總得出點兒小差錯,道館這地兒很邪門。

果然有弟子逛夜出來玩,正巧雪湘煉丹在緊要關頭。

“宇赫你看,那傢夥不是臭牢飯蹲子嗎?不如去搞搞他。”

“哼,這不得上去一腳踢下湖?有搶館花的福氣,就有欠揍的賤身。”

宇赫上去猛一擊,小子連丹墜湖底。

冥想居然遇海怪,八觸猙獰爪牙尖。

憋醒才知自落水,大驚丹藥炬粉碎。

怒氣衝心散火焰,水火燒乾通廊亭。

這一上來,看新弟子麵孔實在著火,兩個抓住猛錘一頓脫衣踢入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