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7章

疊城摧枯拉朽般沉落大海中,如今鮮活麵孔一去不複回。

惜哉~痛哉~悵然過往……

天神贈小子一副雙手環,道此環能吸收八方靈氣輔助成強。

小子也謝過了,縱然不知天公葫蘆賣的藥。

“走也,走也。”

天公撤過烏**,小子觀望四周煙。

到底君主受製天,心嗆倍感權利嚴。

莫道吃瓜諷刺語,好歹人間是梟雄。

滾滾長江逝東流,不以成敗論英雄。

自打小子走出隱世後,此情此景第一次開拓他從未有過的寒冷。

大海輪迴旋這殘島餘波,烏鴉沙啞叫個真實人間。

眼前暗片混天地一色大深藍,梟魂四散無需感戀複經過世間。

“猜不透,猜不透……真個好江湖,真個妙人生。”

身處殘壁前,下切能看老樹盤根八千丈,上微聞天宮有神烏雲間。

海水高漲泗潮濺大鯊起,小子慌捏槍飛挑過惡劫。

正欲出界,那料霧橋銀絲斷,下是萬丈黑深淵。

“完矣,我九死此地做枯骨!”

古今深海有怪魚,荊棘魔觸疙瘩起。

銅皮彩目鏽斑身,巨蚌門嘴深夜襲。

浪濺異種鬼模妖,個個撕心竟畸形。

未知下生投何胎,乞天莫甩苦命人。

雪湘被深水藍浪沖刷下盤根之底,死抓朽根強欲留此一命。

怪妖水母一法萬蟲電,小子中招沉淪地獄鄉。

睜眼看世界,未知此地為何處。

仙草五色嬌羞花,道路崎嶇山野下。

三麵環山後映水,青霧灑灑盛炎夏。

“真怪哉,此地熱火如湯,怎會有清風碧霧?莫非有仙人坐高台?待我進山細細看罷。”

走了三次皆不入,石子標記影無蹤。

怎知徒步原地轉?頂梢墜柳有天印。

剛好治療水腫,小子口吐大片深海水流出小怪魚。

畸魚一跳有腿高,鬼水泡沫翻起伏。

他早已噁心無比,又想起深海怪物再起一身雞皮疙瘩。

“真嚇真嚇,貓狐也掉八條命!”

回神才發現神槍早已無蹤跡,小子低聲感歎禍不單行。

那槍乃深森玄洞獸骨殘骸所製,小子當年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折得神森最好仙木枝精心打造。

算不上什麼仙靈聖寶,但也有兩年揮舞之情。

可惜上也發不現下也走不出,小子尷尬迷了路。

群魔亂舞深海恐懼都見過,怎能如此荒唐了作罷?

看荒拓土,哪怕遇壁鑿岩,遇崖跳崖。

仙長道館看在眼,笑言小子人不凡。

石童問仙實力何?老道不語知天變。

“該收,該收這好子。”

老仙浮塵旁一揮,心中默唸《道德經》。

小子攀岩失誤跌,清風傳送道館間。

小子踉踉蹌蹌爬地起身,餘光瞅著青石卦畫磚和古木修仙杆,乃知有喜。

不假思索,小子雙手一伸便拜,言語甚是懇切,隻望老仙收留愚人。

老仙觀其有禮,初象看是也個素養頗高的壯力,便收了。

小子上前收師戒命,細細聽來不敢有半點走神。

石童弟子們見他這般拘謹,也笑說是個‘乖娃娃’。

“不許喧嘩,你們倒笑顏開朗,給小徒留下一副頑劣貪嘴的形象。”

弟子們趕緊閉嚴嘴巴,生怕師父又嘟嘟嚷嚷。

小子儘數闡明身世,老仙聞之也歎得好一個浪跡天涯尋父心。

小子又言疊城之雲變,老仙連忙捂住小子嘴。

“汝初生牛犢不怕虎,還不知那天神法則厲害之處,今後切莫再放亂言。”

小子觀師父神情,知那天公將軍是個舉世無雙的難敗天神。

挑水砍柴搗衣服,不敢有一絲怨念。

收斂社交老實乾粗活,聞雞起舞老柴燒乾飯。

坐下弟子旁門左道貪速成,老仙搖頭深感土雞瓦犬庸無能。

一日老仙叫來石童,問雪湘近些天看著如何,石童不歪不吹一一說了。

老仙麵悅:“倒是個本分的人,看來疊城衝撞讓小子明白了些許道理。”

也該教些真本事了,晚邀小子來到竹林。

老仙拿出五本稀有秘籍問小子想要學哪本,小子知道師父終於要交他本事了。

劃過一眼:《摧道火符》、《暗言法咒》、《道骨體》、《風來爪手》、《木然丹》。

問師父個個都有什麼神通?師父一一道明。

“摧火焚野,有卷地草雲之力,奇襲珍獸之能。”

“默讀法咒,可以引言破招,憑語製人。”

“煉就仙骨,會增強體質,容得更多靈氣入身。”

“利爪敗敵,目無人間惡者氣,極速走崖飛身斷頭顱。”

“製丹煉藥,各種特效有趣無窮,更可開發至新妙藥。”

小子眼紅都想要,可想著物極必反便隻拿一本。

取走《木然丹》,小子謝過老仙恩典,自回鑽研。

風向竹林,老仙止笑有歎息。

他從袖子取出最後一本《天地綱常》,可惜小子冇有這個福分了。

無慾無望走中庸,道路雖穩但遲勝。

野心有時也難得,學此纔可戰天尊。

不變領袖功成就,但也能做個英雄。

小子本性過大道,捷徑也得有人走。

回去趕緊抽刀割斷封書線,打開一瞅各種丹藥迷人眼。

看得過癮,記得巧妙,隻是獨少個道爐。

鬼丹:專治鬼怪氣息附身,磨碎吹過可使其顯形,然後引火趕跑即可。

止欲丹:輔助祛除惡形**,可內服、可塗抹,惜不能根除。

煙丹:高壓縮煙霧包,一丸能放兩時辰,煙氣瀰漫青霧滾。

師父不許小子對外人講書,小子悶氣十足喜悅獨自憋心裡。

想著不如逛後山取些藥材,也好獨自研磨做堆實驗品。

找到了鬼藤鬼草,還差個鬼花。

不小心踩了個水滑一路滾下山崖,荊棘紮滿脊背變了個醜刺蝟。

剛好撞開山洞口,不知裡麵通何處。

水濁臭氣**菇,走走停停緊張生。

一聲惡咆鎮雙耳,火折照耀見野人。

身著虎皮大毛髮,啃食牛骨喝口茶。

小子細看野人麵善,隻是打扮暴露放蕩。

消消轉身正欲逃走,野人吐語叫住了他。

“汝為何來此?還請說人話。長相固然醜,我不是傻瓜。”

不想這野人竟曉得凡事,便先作揖行禮。

小子隻說自己來找鬼花,不想失足墜落到此,實非故意來騷擾。

野人聽後哼嘴蔑笑,他對老仙一陣痛罵。

小子怒斥傢夥無禮,身份亮明驚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