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5章

風仙談吐之愚鈍,小子深感其天真。

雖然體魄第一名,奈何聰慧與人離。

時有小武提袋入,布袋一開金光閃。

君子小人皆愛才,不知風仙竟為何?

這人言自姓黎民酥,乃司農汪雲幕僚之一。

風仙隻見金銀珠寶兩眼便開了光,自然對黎酥提出的小可條件連連點頭。

黎酥循序慢漸進,一語提及美閉月。

風仙頓時回過神來,他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言語。

“誅殺王公……這,似有不妥吧。”

黎酥道:“司農大人早將閉月許配給你,隻可惜被重影所占,幾經週轉又到王公之手……”

風仙大怒,拍桌而起,嘴角抽搐,眼神恐怖。

注意到小二時有與酥對視,雪湘猜測這店已被酥買通。

黎酥滑語激風仙,風仙無謀鼻被牽。

小子看破不說破,隻觀事態再做籌。

閃電交加,重影被雷劈成花,風仙咧牙笑哈哈。

這邊黑雲壓低窪,那邊亭下雨嘩嘩。

此間王家高密林,清雅迷竹二人語。

一人和藹真龍氣,一人眼深胸有計。

陪客靜觀談吐論,感歎難分個高低。

“今天下英雄,唯寶貝,與哥哥爾~”

一聲大雷又劈下,李公扔筷裝假嚇。

王公觀其羞澀意,麵相笑語心中喜。

“哈哈哈哈,乂,大寶備休要過謙,好歹疊城第一劍客……不知今宵願與我同席共枕否?”

原來李公與王公有一段不情之緣,誰知二人是男友。

雖然二者都愛嬌妻,互相愛情卻很專一。

李公頻**,實乃眼不順。今偷來此地,隻為屑王公。

王公愛人妻,虛術用遮蔽。日夜思李公,難堪臉麵重。

隻是彼此都有野心,愛情不可大於心誌。

互有寂寞難耐之時,偶爾見麵曖昧邂逅。

惜那青澀羞心趙公,情書送達王李不收。

王公身後站三強,文茹功達與楓蕭。

李公也有機靈鬼,渦龍鳳楚單緣誌。

文茹功達有仙骨,渦龍鳳楚CP足。

楓蕭緣誌相對視,可憐兩條單身狗。

轉過頭來且說另一邊:

黎酥回稟司農任務完成,風仙此行還帶個提槍少年。

“如蒙不棄,仙,願拜為義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相助義父,共圖大業!”

司農心中很恐慌,這廝拜誰他準死。逆向思維配閉月,巧將義父換嶽父。

小子感受到司農身上有股野獸之氣,這與他年前修煉的洞內之氣極為相似。

看來這司農得提防點兒了,功力尚不知如何。

司農講明三天後會領一隊人進王公府供奉,那時便是斬殺屑王公的大好時機。

正當司農以為佈下天羅地網之時,可凡人哪有不百密一疏之刻?

酒店旁的仨小二將重影的屍首抬進屋內,此時屋內已經沾滿其他下人的鮮血。

一陣低語,重影複活。

“你莫非叫火洳?你叫離決,你叫郭斯?”

“大人,我三人願效忠於您。”

重影哈哈大笑,他即將展開報複。

風仙這個小王八,一言不合砍咱家!

咱家命硬不怕削,順理成章取天下!

搶我寶馬美閉月,無恥至極粗鄙大!

李公趙公屑王公,咱家這廂有禮了!

小子感到心頭有陣不好,他急忙如廁大吐一場。

“怎麼,有股強大的威壓,竟然讓我體內的物法之力出現了紊亂,嘔……”

司農正在酒宴上欣賞歌舞,他也突然感到一陣難受。

“嶽父大人,請再滿飲此杯!”

風仙已然大鼾大醉,迷著酒性硬是給司農灌酒。

司農雙手拒不過他,被迫張嘴默默被孝心感動。

一杯兩杯七八杯,風仙不飲隻喂父。

眩暈少年很天真,直誇嶽父酒量大。

“不了,不……嘔噗!”

爆吐風仙一褲子,宴席當數他最尬。

可憐孝子愛父深,摩擦撫背狠狠砸。

“父醉了~待我叫醒汝!”

風仙隨即取出方天畫戟狠狠紮去,司農直接原地起飛衝上雲霄。

宴席所有人都驚了,這可真是孝出強大。

司農上天前後雙噴,螺旋翻轉落地滿分。

小子虛脫走過來,看見佳肴有粑粑。問旁這是怎回事?原來司農很瀟灑。

酒醒知道惹了事,心中高傲難甘下。手握畫戟破口罵,風仙這波要團殺。

司農突變畸形獸,賓客個個都嚇傻。顏麵掃地火氣大,義父詛咒不管它!

小子看著司農畸形的模樣,感覺又像老虎又像牛,隻是尾巴上長了個流星錘。

幾個大膽賓客上前勸架,結果直接被司農肝膽相照成了爆米花。

風仙卻變成了護花使者,連連救下司農手中兩個落單侍女。

方天畫戟也難擋司農這猛攻之勢,冇想到平日若不經風的司農今日卻是這般模樣。

小子不忍傷無辜,還得揮起神槍衝。

風仙與其站一處,共禦司農猛獸武。

曾有三武戰風仙,今有二將鬥猛雄。

槍戟同出鬼神哭,再強司農也落空。

看著司農蜷縮在地不斷抽搐,小子感歎文雅背後也有惡獸。

隻是不知始作俑者究竟是誰,想來宴席背後定有個大文章。

問黎酥,酥無奈,隻道聽從司農語,其它一切概不知。

眾人感覺危機解除,便都議論紛紛散去。

小子問風仙如今該和打算,風仙歎氣又言嘌呤半生。

“不如……你做我的義父,如何?”

小子聞之立馬變色:“不可不可!豈能亂了綱常?我可比你小多了!”

風仙眼神飄渺無助,好讓人不生同情心。

“如之奈何?唉……”

風仙自去,無言無語,山水相逢,好歹一緣。

步伐徘徊,思緒不定,天真無邪,小小風仙。

重影相邀三公府,信中言語霸氣足。

順著可生逆者死,疊城兵權要變天。

李家五將相商議,王家五將也很急。

趙家眾臣苦想策,最終三家暫合一。

小子一月遊走在這疊城之中,也見到了很多人情世故。

這是他在隱世家鄉冇見過的,冇見過的謊言與真誠。

“為什麼外麵的人都這麼奇怪,利益究竟是什麼東西?想來想去,也得不出個四五六七。”

路旁照看湖中流,水清無垠如平鏡。一聲言語從何出,惹得小子顫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