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4章

疊城入口便歸李家管,小子進去作揖行小禮。

見一婦道人家罵罵咧咧光腳提桶打水,隻聽其暗暗咒罵丈夫移情彆戀心無情。

小子聽其言語甚是可憐,不由自主懷疑李家家風。

婦女見小子遲遲不離去,猜測小子對自己心中生同情。

隻把苦訴全道出,丈夫喜新又厭舊。

長相廝守共艱苦,哪料自己是小醜。

小子知曉婦女的痛苦,喪霸木子二國女子慘狀都有見過。

婦女遞給一把刀,懇求小子削李主。

小子不是李家客,自言外人不管閒。

苦苦哀求道德綁,為保婦命隻得應。

小子拿過婦女的小刀,穿進懷裡就去尋找李主。

歪腦心想:隻看李主究竟是怎樣的人,果真陰惡便學魯提轄那樣拳打鎮關西。

李家見有外人來此,門客下人熱烈歡迎。

小子觀這些人語言舉止,禮儀談吐並未有粗俗之感。

隻是懷裡揣冰刀,小子反倒十分不自在。

客問其所來,小子說道亡國奴。

“我父本為末獨國小卒,時時未忘報國血債。十年前離家鄉去了,至今尚未有訊息。”

群客互相把臉看,都讚小子不懼威。

幾天來過很多人,低頭不語末獨子。

生在末獨本無錯,安逸野心始害人。

小子不願跪喪霸,誓要再起末獨國。

雪湘一時聊的興起,門客下人也十分認真傾聽。

動了刀子未暖的一側,才記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什麼。

問眾人可否拜見李家主,眾人隻言家主現在不在家。

一美女子身前過,時提家主甚親密。小子初想家主形,不折不扣大色狼。

又聊上菜招呼客,小子不辭有大杯。三盤好菜一隻雞,噎住再來一口酒。

一門客道:“看雪兄也是性情中人,我們想和你結為好友,共揚李家門外威。”

小子這才明白酒菜意,餘光斜視群兵刀。

隻道一個好,加盟這李家,雖不知劇情,至少有靠山。

門客更言把酒歡,小子放蕩又進酒。不敢滿飲怕掉刀,現怪自己太心軟。

過了夜半,走出去罷了。

隻是隱隱傳來婦女啼哭聲,硬著頭皮快步走。

其實來此是尋父,現在看來不大在。

這時已卷李家謀,定來三分恐一戰。

蘆葦聲中來船隻,小子一看知趙家。趙家家軍水性好,個個精乾速上岸。

正想離開之時,卻被趙家軍逮了個正著。

為保大計隻得擊殺這提槍少年,少年自是不願糊裡糊塗掉腦子。

趙軍默默將其圍,小子轉圈看個遍。

大叫一聲趙軍來,好漢不吃眼前虧。

適才趙軍發現小子之時,尚有小將猶豫是否要殺他。

隻是大將絕不肯,寧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

頭頂赤帽戰馬出,一口大刀斬敵首。

李家大客有二公,威震疊城第一人!

大將雖知潰不敵,寧死不屈與公戰。

二公明明有傲骨,見敵拚力由欽佩。

“趙家家軍果有勇,隻是這次你犯我。赤龍大刀需喂惡,汝等忠貞自去罷!”

船上有人名小萌,抱拳作揖謝對麵。二公向卒誇小萌,小卒暗想二人好。

雪湘正感到疑惑,明明兩家是對頭。

有人互相仇對麵,也有彼此敘家常。

看來下麵都一樣,隻是首腦控思想。

小子心中有感悟,三家先祖本一處。

看趙家船緩緩遠去,隻流湖麵一波盪漾。

二公看了小子兩眼,雪湘麵相不文不武。

“少年是否李家人?我觀你從李家出。”

小子狡辯過路客,向其招手提槍去。二公閉眼靜感受,小子居然有好修!

“傢夥有我五分力,四弟少時猶不及!物法雙學已萬難,眼前隻此一少年!”

小子路過夕陽水,湖麵照影綻萬花。不知遠方是何處,仔細一瞅到趙家。

小兵速攔住小子,有人認出無間道。

“昨日是你放聲嚎,否則那戰擒紅帽!今日還敢來送死?莫非不怕斬腰刀!”

小子大聲嗬斥:“若不如此,難道要我白白折一條性命?汝話實在非人哉!”

儒客恰好在樓上,蕭姿颯颯惹人迷。低頭一眼看雪湘,責怪家兵不識相。

打開大門,互相作揖,儒客邀請小子一壺神仙酒。

趙家範圍多有湖,二人停船坐心亭。小子讚歎幻湖美,儒客儒雅妙語出。

此間樂,鳥語香,小子想起隱世家。

儒客問其何淚下,直言十六已離家。

十七一年打工人,十八一年修功法。

十年未見生父麵,遍尋天下想找他。

小子擦淚罷,不好意思掃酒興。

時辰不知逝去了多久,隻是夕陽已變大。

“對了,大兄。你們趙家家主是個怎樣的人?”

儒客聽此直歎息,滿飲一杯無奈語。

“家主是個窩囊廢,號稱青光木魚眼。家中四代大總管,被其打壓入低穀。”

隻是不知王主人怎樣?儒客直道心腸花花愛人妻。

小子覺得三家都得走一走,儒客客觀講明疊城大局勢。

離去罷,走王家,小子入城見風仙。

風仙隨父去打獵,一弓一隻小麋鹿。

頓猛插地大鐵戟,一身帥鎧天下崇。

重影提鹿換錢嫖,風仙不樂把頭搖。

“鳳仙我兒?這是為何呀!啊……”

重影肚子被刺出一個大紅花,噴血倒地冇了氣。

“非英雄也!”

抽出義父穿心戟,流淚感慨自忠義。

我是風仙小英雄,鄒氏閉月都要有。

一身紅袍望遠方,蕩氣迴腸飛雲霄。

嘌呤半生尋明主,無奈總拜錯義父。

小子一眼就看見這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隻是不知其武力值究竟如何。

街邊百姓紛紛逃竄,都說風仙又在殺父。

“喂,這位小哥,那高大威猛的大將軍武力值如何?”

路過客悄悄言道:“此乃疊城第一,這點毋庸置疑。彆惹他,就算王家家主也惹不起。”

看來風仙很牛逼,小子慕其強武力。

上前展示神社交,風仙聞言哈哈笑。

“看來今天下英雄,唯賢弟~與我爾。”

一道閃電速劃過,大雷大雨風瞬起。

風仙拉著小子手,唯獨忽略義父屍。

酒館又豪飲,風仙要好酒。父屍睜眼瞪不停,風仙看酒罵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