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3章

二人同塌入連綿夢鄉,夜半天牛助眠唱星曲。

雛陽升起照高升,不日之情辭彆離。

一入江湖就知音,是福是禍尚不知。

小子走唱墨客《逛陰街》,不識之人笑其鬼哭嚎。

雅趣豈能俗人曉?墨雅文雅有風流。

半壇米酒入皮肚,踉踉蹌蹌打眼花。

孃胎自今未沾酒,今日一粘不釋手。

兩碟小菜花生米,放出豪語惹人驚。

雪湘大念喪霸之無德,小二連忙過去捂其嘴。

“小客,趕緊閉嘴吧。惹禍上身可彆連累我酒家。”

小子這才止了嘴,明白不可惹無辜。

妄語早入鄰桌耳,草草結賬提刀出。

飯飽酒足欲離去,門外被叫眾人圍。

花眼看成老鄉客,起興招呼卻受攻。

眼前晃過一刀才明白對方來者不善,轉動槍矛迴旋掄起六人共飛舞。

刻意不用槍尖刺,以免裝逼被人毆。

六刀客被小子打的鼻青臉腫,統統識時務般向其下跪。

濃濃酒意方纔概清醒,大致一瞅才知是官兵。

這可好,酒香自然惹人醉,飲多誤事很難堪。

旁圍百姓紛紛稱其武藝超群,群中武夫感慨少年身手了得。

轉身正欲走,身後一搭肩。

四分醉意回頭望,鬍子滿臉嚇一跳。

一身武裝很氣派,腰間跨刀閃人眼。

奈何上司容不下,如今五年仍是兵。

三言五語敘不完,攜手又進二酒家。

大叔恭敬說出稱曰趙部落格,小子抱拳隨口言名叫雪湘。

二人聊的且投機,真是有酒就言歡。

兩碗濁水互相乾,世間豪情熱火天。

“我雖鬍子粘滿臉,實乃二十四壯年。賢弟今有何打算,或與為兄遊世界?”

小子謝過兄長美意,仍不忘尋其親生父。

聊的正興時,小二一下飛進來,原來是刀客老大前來打抱不平。

武夫握刀瞬站起,他與老大久對視。二人抽刀砍四方,互破衣物勉平手。

幾十號小卒提刀衝進酒館,十幾位客人見狀立馬逃出。

見桌砍桌腳踢凳,老闆娘也勸不住。

小二苦抱卒大腿,不料反被一刀入。

小子大怒:“你等何為難無辜?惡人果得斬其後!拿命來!”

跳劈蹦擊碎地板,言道損失自來賠。

槍法引疾如揮雨,風雲再變震群卒。

一槍一命當破嚨,惡人喪膽跪地求。

眼看小二屍未寒,怒提神槍嗜鬼雄。

老大覺得形式不對立馬撤退,武夫驚歎小子果斷豪放像大俠。

全部積蓄不夠賠,羞愧難當言道歉。老闆娘歎氣作罷,隻由小子隨意去。

武夫腰包有存貨,全部抵後也空空。二人此去經何處?自是老大惡人府。

“老大,不好了!趙部落格和那毛小子闖過來了!”

老大心驚肉跳碎酒杯,舞女不解將軍有何愁。

群卒抵擋守不住,二雄破門猛闖入。

這邊賄賂那邊悔,終將頭顱拋腦後。

且說小子與武夫闖進這**的士卒隊長府,硬是搜查三圈不見首惡蹤影。

輕言府女可知惡人處,隻是府女恐外不敢言。

武夫道:“你這女子好不懂道理,我二人除了惡也好解救你。”

小子武夫年差並不大,二人又怎知府女此間無依無靠隻有苟延殘喘度餘生。

府女隻是閉嘴不說,管事慌忙跪地講明。

怪不得半天找不到人,原來是扮做下人樣早已逃出去罷。

“老大隻管小縣爾,恐有大城派萬軍。”

小子點頭認危機,速與武夫忙逃離。

二人躲進了廢舊廟宇,外邊鐵甲軍腳步砰砰響。

此軍不同廢柴卒,一甲可頂三十兵。全身鐵甲刺不入,唯懼法師火焰功。

武夫慚愧少法術,小子慶幸有內功。金佛麵前誠祈禱,放火燒廟趁機逃。

鐵甲軍小將領雷子利眼盯反賊,快馬奔襲直撞二人臉麵前。

“區區二小反賊,那傢夥都拿不下?真廢到家了~”

鐵甲軍蜂擁而上圍住二人,武夫果真砍不出鐵甲痕。

小子噴火燒千軍,千軍四竄灼五臟。

雷子是個實力將,召喚龍王放風雨。

風雨縹緲二人敗,鐵甲二次將其圍。

千鈞一髮萬劍揮,道士浮塵救蒼生。

鐵甲軍刀劍相碰在雨天磨出火花,卻隻扯了幾段無用衣物與毛髮。

雷子摸頭感到奇怪,抬腦一看原來似神仙。

二人被救搭於雲,謝過老道有高德。

老道責其燒舊廟,佛道友善皆信仰。

二人不解佛道緣,老道細言通見識。

曉後羞愧格局低,老道笑言子可教。

入了一處青雲山黑洞,敷了些野花浪草用療傷。

二人拜謝老道於洞口,老道浮塵一揮將二人沉腿拔起。

“戰鬥不可操之過急,腿部乳酸會嚴重降低敏捷的。”

老道叫二人提起褲腿,將葫蘆倒的藥丸碾碎成醬塗抹與表麵。

小子疑惑老道是何原因搭救,老道隻說需要二人擊垮喪霸國。

擊垮喪霸談何容易,老道卻自有他的道理。

大方看出好仙寶,二人撫之歎品高。

浮空錦囊火葫蘆,前升智商後烈爆。

無影老弓分裂刀,箭矢無聲刀海嘯。

最妙莫過秘卡組,複製粘貼出怪物。

隻是想不到這七八十歲的老道究竟從何搜刮來這麼多寶物,不知是真還是詐。

二人遲疑不敢拿,老道抿嘴大聲罵。好心當成驢肝肺,收回五寶化氣散。

武夫撓臉看著小子,小子也不知這是咋回事。

“本就不該拿,哪有天上掉餡餅?至少現在你我安全就足矣。”

探出雲洞看山險,道路崎嶇很安全。二人刀槍舔經驗,二十八天苦修煉。

走時還念雲洞美,刻下碑石留字畫。言道刀槍有數戰,不知武器誰更強。

天下宴席還得散,武夫小子揮淚彆。一人夢想山水情,一人思念老父深。初次見麵亦如故,下次擁抱又何時?

走完羊腸小道,眼前此地就是疊城。

民俗蓋房皆為兩層,故本地人也稱二頂帽。

疊城有仨大人家,互相製約勾心角。

李家手握地方礦,王家獨領城木林。

趙家看似頗吃虧,外商頭腦製李王。

本地老頭常相談,笑稱一組鐵角俠。

雪湘早聞這疊城有三大冤家,祖先本都是一個將軍的部下。

那將軍情況最為特殊,是個獨立領兵的割地軍閥。

一塊兵符割為仨,目的意在守好她。隻惜兄弟愛獨食,剩下兩家容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