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2章

一年累活加油蠻乾,抽空仍要尋找生父。

老朽榻下問其姓名,小子隻道姓雪名湘。

枯手扶朽木,該有人繼承家中斷藝,雪湘親受老朽戒。

一戒不可心生妄術,二戒不可傲心壓眾。

三戒不可墜入淤泥,四戒不可猶豫寡斷。

五戒不可囫圇吞棗,六戒不可賣主求榮。

小子記下老朽教導,揹負行囊離開此居。

過了這青石瓦片老石巷子,小子滿見人間香火大感受。

末獨已死,喪霸接輪。

前官無一能倖存,儘被新龍斬舊首。

民間自有傾舊者,奈何霸道鎮壓威。

群山拍水浪淘儘,國中有國在湖心。

小子尋父上湖泊,法師預言有英雄。

好說歹說打發門衛進小國,文明差異小子新奇看個歡。

法師詳說龍敗龍,國王自知不是龍。

天生一副逍遙樣,可惜天賦冇有光。

洞察國中黑煙氣,貪官**蟲滋生。

乳臭未乾尚知羞,五十國王看不出?

這小國本是末獨國一分支,隻因前代法師死前套下仙罩才得以存留。

仙罩之下無法容納獰徒,貪殘酷烈者入之必覆滅。

喪霸九次帶兵夾攻,衝鋒在前士官滅絕。

未敢有人上前一步,自此也就不了了之。

大兵進軍多回無果,小兵暗藏隻當臥底。

買通姦商逐導爛攤,大商害國老臣流淚。

國中百姓竟不敢私留國旗,路邊行人見大商恨之入骨。

大商開心數銀圓,爪牙甘當賣國狗。

小子借宿好人居,不忍好人受壓迫。

年前老朽傳絕藝,在外獻醜揍小惡。

一惡除之生兩惡,心勞疲憊無力正。

旁人勸戒莫管閒,惡人自有惡人磨。

感歎幽靜美人湖,竟無一人願守護。

雪湘冇有義務孜孜不倦,他的目標是找生父。

背起行囊剛離開,小國已然破覆滅。

奸商設法消仙罩,消之立遭大國削。

死前還問為什麼,喪霸不容牆頭草。

百姓隻看一熱鬨,默默流淚念舊國。

小子感慨輪迴變,所謂有德滅無德。

入住山洞,靜觀其變,尋父無果,境界修煉。

小子吐納老朽傳授,心中冥想人神佛魔。

國君自愚不謹慎,何必為他操大心?

人間尚有練武者,不需工作不需戀。

小子貪練癡修武,法術武功樣樣精。

山洞是個好寶地,又豈能之父曾住?

孕育靈氣助其修,一年瞬過本事成。

小子今年十有八,亂膛槍決懟天下。

石洞自領土之法,有內有修隻遜闖。

披掛見光走出洞,森林萬物相歡迎。

自導人間陰陽事,目神堅毅看雲霄。

且說小子練就一身好本領後尋找老朽,老朽家中已佈滿蛛網。

此間依然當成第二家,小子滿街尋找不見老朽蹤影。

回屋才見有封信,一看方知老朽遺。

小子照信上所說找到墓地,第二次一跪拜三磕。

老朽已然上天仙遊,小子祝他逍遙快活。

“遵您所言,家訓六戒,永生不忘,還請安息……”

小子冇了資源來路,自得另謀尋找出路。

一日路過豪人府,小子看主施窮米。心中認可好人家,逐諫自己來府工。

強橫惡霸故鬨事,小子三槍打跑他。心中受辱難解氣,拉幫結夥來找茬。

此間府外圍滿了江湖惡霸,府中打手個個鼻青臉腫。

王老爺見情況不對趕緊到後院叫出雪湘,雪湘不急不躁種下一株美人花。

“老爺莫慌,且看我的。”

步伐穩健走出來,惡霸指鼻放狠話。

小子憋笑嫌其菜,一招一式放倒他。

招呼府中打手先離這裡遠一點,手提長槍猶如萬夫莫開之勢。

惡霸一齊齊猛上亂砍,小子一閃閃躲過攻擊。

“三十招已讓過,揍你等彆嫌疼。”

惡霸還冇反應過來,隻感小腿一陣爽痛。

亂膛槍決一揮過,猶如萬軍取人首。自大不知井外天,今日被揍捂羞顏。

惡霸們潛身縮首狼狽逃竄,府裡小工看戲哈哈大笑。

老爺謝過小子救命之恩,小子還禮老爺收留之善。

府中打工數個月,盤纏已豐需外遊。

老爺再三留不住,最後念送護身符。

言過有需會再回,遇難就道雪湘護。

府中上下無不服,走向江湖第一步。

如今世界風起雲湧,小子自需尋找靠山。

酒館聽說門派標簽,各路大家風采由然。

問過如何接近大道,小二客官斜嘴一笑。

隻說門派利益渾水,明裡君子暗裡狡徒。

底層誰人不想天真,代價高昂鮮血還償。

人上自有人上人,功法自有上成功。

逛走小派惜過弱,參拜大派難有名。

左右兩顧斷猶豫,求人不如求自己。

獨自練功太無趣,靈感不來難再進。

如今修為已瓶頸,開啟社交尋知音。

高山流水琴簫奏,夜半來到騷客家。

一處清高密閉的竹林,小子單槍一柄挑著包袱半夜扣門。

並非小子無眼色,隻因茅廬有唱和。

墨客打開枯朽大門,雪湘言這廂有禮了。

瞅一瞅,看來隻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頭。

小子言語甚是犀利,墨客心中暗感人不可貌相。

二人對坐石台上,頭頂青亭旁仙水,小子有種飄飄然之感。

看這唯美如畫般景象,幽夜天空有人陪。

墨客曰名李明哲,孤老一人竹相伴,其有一兄名李凡,醉臥沙場埋黃土。

小子言道其身世,墨客感慨有福源,二人共語笑談一宿有三辰。

心中欣喜交到家外第一友,雪湘為其吹奏一曲《尋鬱瀟》。

噫嘻~獨言天變愛星辰,浪客獨坐小雨街。冥冥有命苦修行,物極必反獨木斷。山高水長清心境,故作小人隱變世。變世有難該做何?唯有抗天與神決。

墨客彷彿聽其心境一般,這歌分明就是在道他自己。

隨即雅興上頭,來不及思考回奏一首《逛陰街》。

噗噗通~入世賤布氣數儘,黑白牛馬來勾魂。喝過蛇湯走奈何,前世無憶忘所憂。陰界鬼怪居良善,隻是外客不曉理。閻王召令啟輪迴,重入塵俗風光彩。

此間二人合奏寓情於景,一人表愁緒,一人解難疑。

所謂人生風風光光,不過幾十年而已。

正應了老朽先前的教導,人命看似受製於天,哪知天才受製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