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小子撼天道 >   第10章

“師兄饒命,饒命啊!我二人隻是戲耍一番,未曾想惹惱……師兄……”

雪湘出氣罷也將二人救起,隻是剛纔太過魯莽將山水通廊毀了一大半。

未有其他辦法,隻得跟兩個師弟一同去師父寢室賠罪。

師父倒是不心疼通廊亭子,大不了再建就是了。

本口說兩句就止,可聽到沉香百寶丹炬火粉碎後便怒氣上頭。

兩個巴掌大得宇赫和耐洛分不清東西南北。

“你等獰徒知不知道這一踢浪費了師兄百日苦修!雪湘本要將此丹與我共用,這下好,都吃不得了!”

二小徒這才明白為什麼師兄剛纔出手那麼狠毒了。

本以為雪湘看上去又憨又蠢,哪知實力直接暴力碾壓二人。

師父罵了幾句也順了順蒼白,浮塵一點二人直接緊貼在地上。

“看在你們初犯,我便不深究。就罰你們貼地直過今早禽鳴,到時咒語自會解除。”

二徒趕緊謝過師父,小子心中直呼師父獎懲不分明。

一徒夜跑逍遙山,雙徒破毀百天果。

遇見師叔打場戰,麵生無禮一腳踢。

前判禁閉九十天,後隻稍稍有懲戒。

同是新人初到來,為何此重彼卻盈?

小子深感不爽,細細思慮果是師父師叔有偏見。

雪想:為何……利益嗎?利益誘人變價值?

破天荒也看不出,師父心想為何物?

黃金蜜橘與蕭匕,還是令有詭異謀?

如今道館來香火,有福有喜共摻憂。

誰知子弟人人心,是否真要做個徒。

師父自去,師弟帖磚哭聲求,小子終是一手施拯救。

“多謝師兄,我二人從此再不敢冒犯,就此彆過。”

走後隻剩雪湘一人孤零零,回過通廊低頭直視灰燼湖。

還從未有過,至少隱世家中無此象。

不禁懷疑家中教導是否容得此世間,拾起殘木盤坐地上畫個圓圈圈。

越想越煩,一燃射火濺星光,爆破殘柱湖水浮。

“世界容不下我……還是我容不下世界?”

得不出所以,默默回屋捂耳睡。

有人夜半敲孤門,起身扭鎖猜師父。

開後眼察青光絲,不是菩薩顧降世。

“師兄,不知可否互陪同?”

聲甜貌美,卻也中聽。月色映輝,不愧仙子。

不至色、不如妖,隻憑氣質便菩薩。

小子是驚了,未曾想女菩薩會親來尋跡。

趕緊換回新道服,出屋於她走花路。

小子遲疑仍作揖,菩薩笑容自回禮。

“我自喪霸渡來,至今剛滿一月。雖從那邊過往,實則杉桐女子。”

小子初聽喪霸突生幾分厭惡,菩薩言明異國這才消除憤心。

“不為彆事,隻是要圖個自在。琴棋書畫也曉得些,歌舞詞賦略微醜獻。無慾無望,就到仙館來悟回人生。”

菩薩此說法,正合小子心意,確是菩薩該有樣子。

剛纔不知怎麼開口,不過既然菩薩都說了,那也冇什麼可顧忌。

雪湘道:“師……妹。我本末獨人,苦苦尋生父。前日住疊城,城摧大海流。流畢送前山,走山引青柳。師父浮塵收,從此做門徒……”

將前後說了個遍,小嘴倒是嘟囔個馬不停蹄。

突然打住,深怕菩薩聽得厭煩。

人家是在認真聽,小子突然停了嘴。估計是想自己說,也是天真端莊女。

“些天觀此仙館,外景是萬美,隻惜館內入世尚深沉,不算真好處。”

問道何為真好處,菩薩自有她見識。

山水冷熱有仙畫,四季如友陪心腸。

不言入世累人語,不做利益熏小人。

雖是理想難觀有,但尋菩薩柔海中。

叫一聲妙,有誇好語,少女真心露微笑。

“不過……為何敲我門?”

菩薩道:“日日坐的山水通廊,不想今日卻被毀個折腰柳。我於遠處觀了,懲罰師弟師兄真是不留手,未免太過有無錯。”

“此我心語,並非故怪,望師兄闊思理解。”

小子怎敢怪罪,隻是柔聲便無力生怨。

言道:“師妹說的是,我卻過魯莽,有錯。”

又一想:日日坐通廊?這些天不……!

看樣子菩薩是個喜歡清淨的仙女,此淡淡薄意,過濃濃長情。

看菩薩,無有淫,純真隻是敬愛心。

小子一下迷住了竅,暗自起誓要保護好她。

一路久步,很是長遠。

小子未感有什麼疲憊,但似菩薩踏走漸緩矣。

“不如我送師妹回寢,快過淩晨無可大休,好歹能一小睡。”

“也好。”

察覺微微有清高,小子就好這一口。

正迷心時不自在踩到了菩薩青絲尾,趕緊懇切賠禮道歉。

若是男弟子,程式就滿了。隻是女菩薩,還得等發話。

絕不敢妄加行事擅自蹲下擦仙衣,隻能認錯呆呆低頭學寶寶。

菩薩怎會怪罪,見小子未有不軌自心懷認同。

“無需怎樣,下次注意即可。師兄,自回睡好。”

輕關門,點鞋走,雪湘一步幾回頭,心幻仙女梳髮美。

事事無常卻有連,一怒引來一歡喜。

小子怎肯炬丹碎,何知生煩解至來。

菩薩夜半獨敲門,偏偏正是他雪湘。

自痛百日枯心摧,又喜飄香同輕陪。

“好菩薩,好仙女,真……好師妹。”

小子歡喜夜未睡,激動看天星辰現。

“禍福互做,成不欺我!果是所兮有相連,古人智慧好廣大!哈哈哈!”

不知不覺又出館,這聲雖重卻不大。

看來道館待得下,不僅師叔更菩薩。

小子歡個夠了,纔想起武功早荒廢。

“糟糕,百日精力全放在百寶丹上了,武功萬不可自荒。”

快黎明,大概一時辰。

找得好地,開始練舊功。

有雲洞自悟【亂膛神槍決】和至中階土元素駕馭術。

還有老朽交傳【分逆吐納】和【估能**】。

加上本身就會些火法術,現在看來光是溫故就得有段時間磨。

不過這也冇什麼,反正看來道館實力在小子之上不過五人。

師父、師叔、老管、守護者、女菩薩。

老管深藏不露,小子憑估能**也窺視了幾分實力,居然和師父不相上下。

守護者是個虛幻意誌,師父說此乃是祖師意誌殘留,功力高深。

女菩薩看似溫柔,自身武功也絕不是一般宵小可比。

三個放得下心,兩個放不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