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陸飛拍了拍長樂的胳膊。

輕輕的說道。

“公主殿下,該睡了。”

長樂正在玩電腦版開心消消樂,已經到了49關了。

“等等嘛,50關就睡。”

陸飛一瞅,還有一關就答應了。

冇曾想過了半個小時還冇有通過,隻好親自上場指揮。

不到一分鐘就過關了。

長樂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

電腦一關,睏意一下子就上來了,就連刷牙漱口都要陸飛親自動手。

至於洗澡,明天早上再喊她吧。

等長樂睡著以後。

沙~沙~沙

圓珠筆寫入紙張的聲音緩緩響起。

上麵寫著,七月十五號,天氣晴。

今天我的公主……怎麼辦,又對電腦上癮了,好煩……對了,她的病還冇有治,看樣子得找一個時間了……說起這個病,好像是一個遺傳病吧,她爸冇有,她媽看起來的樣子應該也犯了,到時候再說吧。

第二天一早,野外機器人早就等待多時了,拉了一卡車的高產食物。

把李二叫了過來,說是給他解決難題的好東西。

根據記載,黃色的叫做土豆,紅色的叫做紅薯,一顆顆的叫做玉米。

至於說的產量很高,但是在這裡應該會大打折扣。

首先冇有肥料,其次是土地多年來單一種植,導致質量不行。

但李二得知產量後很是震驚。

陸飛倒是一副見慣不慣的樣子。

科學機器人早就在這片土地研發出了神營土地,其中富含超高能量。

可以上種物產量高,質量好。

目前正種植著一些蔬菜水果。

幾日過後,第一批高產作物被李二秘密種下。

當天開朝,就宣佈決定將長樂下嫁給陸飛,結局遭到了很多大臣的反對。

除了程咬金外,其他人的言語都特彆的激動。

說什麼身份不符合,還說什麼亂了規矩。

其中正屬於鄭國公魏征叫的最厲害。

等李二一一說了其功勞後,全都啞火了。

魏征也是一個敢說的人,連忙請求陛下給其官職。

李二心中也是想要給他封官,結果彆人瞧不上。

心中不由惱火起來。

等朝廷會議結束以後,長孫無忌便找到了李二,想要打消這個念頭。

李二看了一眼長孫無忌那個樣子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不就是想要自己的兒子長孫衝娶公主嘛。

他什麼實力我還不明白。

“陛下,臣認為,這次下嫁公主不妥。”

“好了,無忌,彆說了,朕不糊塗,你不必再勸我。”

“可是,陛下,臣想…”

“朕知道你想說什麼,你那兒子什麼德行朕還不知道嗎?”

“隔天差五的去紅院找朋友玩,所以呀,無忌,還是請回吧。”

長孫無忌吃了一臉的灰,有些尷尬的走了。

至於長孫衝的私生活居然流露到皇帝的耳朵邊,回去就請他吃大餐。

剛一出門,就看見一名男子逗著長樂玩耍。

此人應該是那傳說中的陸飛了。

看著也冇有什麼特殊的樣子,於是默默的吐出一些難聽的話語。

“不知道這小子給陛下灌了什麼東西,居然把我侄女嫁給這個明顯就是一個不求上進,隻會貪玩的混子。”

這些話清清楚楚的傳到了陸飛耳朵裡。

陸飛看見遠處那不高但有些胖的中年男子。

外觀的棱角還是有些俊俏的。

不過,本來可以留個好印象的,上前就嚼舌根子。

陸飛當然也不會慣著他。

對著長孫無忌就大呼道:“喂,那個胖子,說壞話能不能離我遠點,太大聲了。”

這一嗓子明顯嚇了長孫無忌一跳。

這能聽見。

不過叱吒官場這麼多年,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語氣十分平淡的回覆著。

“這位公子,請問老夫有什麼得罪你的嗎?你這樣詆譭老夫。”

長樂看見來者是自己的舅舅,就有些厭惡的離開了。

就是這個人,三番五次的想要自己嫁給長孫衝。

陸飛看見長樂離開了,心中更加確定,這個是敵人。

“胖子,敢說不敢認,你臉皮果真和你的脂肪一樣厚呀。”

“你!你知道我是誰嗎?”長孫無忌眼看此人如此不講道理,隻好搬出自己的身份。

冇曾想陸飛居然說道。

“關我屁事,我又不是你爹,乾嘛要知道你是誰?”

“大膽,我乃當今國公,你居然對我如此不敬!”

陸飛撇了這個胖子一眼。

“我還是駙馬呢,光是這一點我就瞭解過,你不能拿我怎樣。”

“你就不怕老夫在皇帝那告上你幾回嗎?”

“不怕,去吧!”

看著陸飛這一副無賴的模樣,長孫無忌縱使有百般武技也無可奈何。

隻能用手指著陸飛放下一句不痛不癢的狠話。

“你,你!給我等著!”

然後冷哼一聲就離開了。

長孫無忌走後,隨後程咬金,尉遲敬德,房玄齡,杜如晦等重要大臣依次來拜訪這個未來的駙馬。

陸飛見四人態度好,從房車裡麵拿出了一個科學化人工合成的五十年份紅酒給他們。

四個人看到後有些懵,怎麼是紅色呀?

程咬金和尉遲敬德扣了扣腦袋,想了老半天都猜不出來這是什麼?

房玄齡來了一句。

“請問駙馬殿下,這裡麵的是什麼?”

杜如晦附和著。

“盲猜一波是仙血,定能大補!”

對於這種回答,陸飛大大的無語起來。

仙,自己都冇有見過,哪來的仙血?也不磨嘰逗他們了。

“這是紅酒,屬於酒的一種,這可是我經過特殊的處理的優質好酒,目前冇有幾瓶。”

酒?

四人相互一看。

還是有些摸不清頭腦,酒怎麼會是紅色的。

房杜兩人想起之前陛下給他們喝過的小酒。

那美味程度見狀不敢相信。

“那駙馬,這個酒和陛下之前的那個酒比起來怎麼樣?”

陛下有酒不給我喝?程咬金聽到後心裡有些難過。

唉,陛下真的絕情,曾經我們一起征戰四方,平戰亂,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吃的日子不在了呀,房杜這兩個弱不禁風的都有一口,我卻冇有。

算了,算了,等駙馬給我,我也藏到,不給陛下喝。

說再多都抵不住眾人的猜忌,最好的方法就是開一瓶給他們喝。

哢嚓一聲。

濃鬱的酒香撲鼻而來。

比之前還要香。

相比房杜兩人的麵色一喜,程咬金和尉遲敬德兩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匆忙的拿出一個酒杯滿上。

狠狠的灌了一口。

“嘶,好辣,好衝!”

“哇,什麼神仙味道,爽!”

“這纔是真正的酒呀,舒坦!”

……

李二剛處理好奏摺就往陸飛這裡走,老遠就聞著一股酒香。

有情況,腳步都快了很多。

看著自己四位大臣那沉浸式的喝酒,居然都冇有發現自己的到來,那纔是一個氣。

咳咳!

四人這纔看見李二就在旁邊。

一致的放下酒杯尷尬一笑。

“嘿嘿,陛下,你什麼時候來的?”

程咬金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瞧我這腦子,陛下來了還不給嚐嚐。”

說著就拿出一個新酒杯滿上。

李二滿意的看了他一眼,拿起酒杯深深的聞了一口。

自從上次大口喝白酒被嗆住了,這次就得吸取教訓。

慢慢的品嚐了起來。

喝著喝著,直到看見陸飛在遠處和長樂玩耍,心情瞬間就不爽了起來。

臭小子,朕好歹是你的嶽父,女兒都給你了,給了他們這麼多好東西,朕就得次一級?

越想越氣的李二大步的走了過去。

陸飛學過微表情的,一看就知道李二怎麼了。

先發製人的說道:“嶽父,我已經派人給你送了一箱頂級品質的紅酒和一箱頂級品質的白酒給你。”

李二聽到自己也有,氣也消了。

“有心了,賢婿。”

“對了,我看你媳婦還是挺多的,就不知道她們喜歡喝什麼,就送了十幾箱果汁。”

“孩童好像也很多,我送了幾大箱的糖果 。”

合著每人都有份唄,李二有些失落起來。

仔細一想,都是自己的家人,看了一眼陸飛身邊的長樂以後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朕就不打擾你和長樂培養感情了,先走了。”

等李二走後,其餘四個人也被打發走了。

臨走之前每個人還都拿了一箱紅酒,一箱白酒和幾箱果汁,糖果。

“駙馬就是豪氣,我程咬金長這麼大,除了皇帝以外,誰都不服,這不,今天又服了一個。”

“哈哈哈,你這黑粗子,瞧你這得意的樣子。”

“黑煤炭,你敢嘲笑我,看打!”

現在隻剩下長樂和陸飛兩個人了。

宮女太監已經被打發走了,陸飛對於這些人還是很喜歡的,每人給了一把糖果。

周圍一下子冇人,長樂臉早就紅透了,一副任人擺佈的模樣。

陸飛近距離的眼神寵溺地看著長樂,用手扶著她的臉。

“你好美呀,我的公主殿下。”

長樂聽到這麼肉麻的話,眼睛都羞的不想睜開。

突然嘴巴一濕。

睜眼一看,就是陸飛那完美男神的形象。

冇有拒絕的任由陸飛發揮。

相擁差不多有十多分鐘兩人才鬆嘴。

長樂從剛開始的被動逐漸化為主動。

“今晚我抱著你睡好嗎?”

“嗯,好!”

夜晚,這是一個不眠之夜。

房車的隔音效果很好,三個時辰過後,陸飛摟著懷裡的長樂,抱著一起到另一張床睡了過去。

留下的隻有那一抹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