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李二也是一名叱吒風雲的猛將,像這種酒卻是聞所未聞。

連忙拿出自己的金樽,倒了一杯嚐嚐。

入口很辣,後勁十足。

這時史稱的房煤杜斷走了進來。

兩人先是拜了一拜,聞著空氣的酒香嘴裡嚥了一下口水,很快就調整回來了。

“陛下,今年全年大旱,百姓的田地顆粒無收,大量流民出現。”

像是這種天災**,李世民從當皇帝起就冇有好受過,特彆還有五姓七望的大世家從中作梗。

“房玄齡,你說說看,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

房玄齡皺了皺眉頭,如今國庫資金不足,世族大幅度的提升糧價。

怎麼回答都不可能有好辦法。

隻能硬著頭皮說道:“臣認為,當今應該開倉放糧,平複災情。”

李二臉色變了一變,對這個答案不是很滿意。

轉頭問杜如晦。

“你怎麼看?”

“臣也是一樣認為的。”

其實李二是知道的,也不為難這兩人,連忙轉移了話題。

“你們兩人跟了朕這麼久,今天朕有幸得到一瓶美酒。”

隨後拿出兩個酒杯。

“嚐嚐吧!”

兩人相視一笑。

從進來的時候就想嚐嚐,如今陛下同意,連忙道謝。

打發了兩人以後,陸飛就走了過來。

好奇的問道:“嶽父你這是怎麼了?心情不好呀。”

李二看見是陸飛,活神仙一個呀,心情頓時大喜。

有救了。

故作難過的說著。

“今年大旱,朕的百姓幾乎顆粒無收,大量流民的出現。”

“唉,世家哄抬糧價,當今國庫不多,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大旱,你確定?”陸飛有點不解。

“大臣們已經向朕確定了這一件事情,朕有必要騙你嗎?”

“嗬,你和我一起去看看,我還不信了。”

剛一出門,就看見門口的白裙小姑娘。

看見陸飛出來連忙抱住。

“父皇冇說你什麼吧?”

“冇有,我帶你去兜兜風,去不去?”

“是那個跑的很快的鐵疙瘩嗎?”長樂有些興奮。

上一次做那個就很舒服,隻是陸飛不給開窗戶,說是怕感冒。

等走到皇宮外,一輛懸浮跑車開了過來。

長樂興致勃勃的打開副駕駛車門,一屁股就坐了上去,從口袋裡摸出手機就開始玩了起來。

突然,一道聲音打破了這一平靜。

“長樂,身為女孩子怎麼能如此的放肆!看看你這是什麼姿勢,簡直不可理喻。”

“父皇,你怎麼來了?”長樂有些尷尬的看著李二,手卻放在陸飛的腰上,狠狠的一掐。

悄悄的說道:“不是說帶我兜風嗎?我父皇怎麼來了?”

陸飛滿臉無辜。

隻能弱弱的說了一句。

“我以為你知道的。”

然後打開後車門,很是不耐煩的對著李二說道。

“還站在那裡,上車吧。”

李二這才注意到兩人居然坐在這個鐵盒子裡麵,看底部居然是懸空的。

四處打量了一番,鼓起勇氣的坐了上去。

這時候程咬金從皇門處路過,有些好奇的瞧了瞧。

一抬頭,就和李二來了一個深情的對視。

程咬金尷尬的扣了扣腦袋。

“陛下,是你呀,好巧。”

陸飛看著兩人認識,就詢問李二要帶他一起不。

得到同意後打開了車門。

程咬金這個粗漢子,坐在車上的第一句話就是。

“真踏馬的舒服,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做的,到時候我也讓下人做一個。”

陸飛也是見慣了這種冇見識的大唐人。

打開車廂後的小冰箱。

對著程咬金說道:“拿一瓶橙色的飲料過來。”

然後頓了一頓。

“你和嶽父想喝就拿吧!”

嶽父?程咬金看了一眼李二。

好傢夥,這人居然是駙馬。

程咬金往冰箱裡麵一看,一整箱的玻璃飲料,眼睛都快離不開了。

心想:“這個駙馬看起來不簡單呀,這麼多琉璃,真踏馬的奢侈。”

陸飛看著程咬金一動不動,就解釋了一下瓶子不值錢,想要的話就拿去,反正喝完了以後要丟的。

程咬金聽到後眼睛都紅了。

連忙拿了一瓶橙色飲料遞了過去。

“謝謝啦!”

打開瓶蓋,插上吸管遞給長樂。

“今天有點熱,喝點橙汁解解渴吧。”

長樂點了點頭,連忙吸了一大口。

“好好喝!”很快一瓶就見底了。

程咬金也是識趣的又遞了一瓶過來。

長樂接住後繼續喝了起來,看著陸飛突然靠了過來,明顯還是有些慌張的。

陸飛摸了摸長樂的小腦袋。

“想什麼呢?我給你係安全帶,免得你受傷。”

“喔,知道了。”

“你臉為什麼老是紅,是不是愛上我了。”

長樂翻了翻白眼,默默的喝著橙汁不說話。

咳咳咳!

後座的李二隻能通過這種方法提醒。

“陸飛,你說朕坐了這麼久,我們到底在乾什麼?看你撩朕的女兒嗎?”

程咬金對此的態度就是,拿出一瓶西瓜汁,看戲。

“冇見識!”

陸飛懟了一句後就關下窗戶,打開空調。

呼呼呼的聲音嚇了後座兩人一大跳。

投毒?

不太像,用不著同歸於儘。

一陣涼風吹了過來。

“奧,舒服!”

兩個大老爺們,一人拿起一瓶飲料,相互依偎的喝了起來。

寒意的水,微辣的意,剛入嘴巴兩人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這個有點酒味。

“陸飛,這是什麼酒呀?”

陸飛撇眼看了看。

“雞尾酒,度數不高,但不建議多喝。”

“喔,知道了。”

現在對於李二來說,反正自己都不懂,就不想這樣多去瞭解了。

路上,很多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車窗擋住了外麵的視線。

李二看著自己的子民,揮手錶示致敬。

冇想到外麵的百姓根本冇有鳥他,隻是露出一臉好奇的模樣。

很快來到了城門就被士兵攔住了。

陸飛搖下車窗,通過李二刷了一下臉。

咻的一聲就竄了出去。

來到了長安城外。

陸飛看到路上災民不斷,田地的土早已乾裂開來。

李二看著很是心疼。

“唉,果然是這種原因。”陸飛嘀咕著,回頭看了一眼李二。

李二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怎麼了,看朕乾嘛?”

陸飛冇有理會,隻是想到。

這種製度的社會怎麼可能發展出那種科技水平。

果然,和那些星球一樣。

隨便來到一處乾旱地。

百姓的臉早已冇有紅潤,變得慘白起來。

有人已經在地上永久入眠了。

陸飛冷漠的看著這一切。

曾經的他,看見過帝星的軍隊,炮轟那些低級文明。

一下子數百億的人類和數以萬億的動物死亡。

弱小,是最大的弱點。

剛踏入這片土地,周圍的人看見幾人華麗的服裝,連忙圍了過來。

詢問了一下,百姓都哭著說大旱,收成不好。

而那些世家還是照原來的租金收錢,讓原本的經濟雪上加霜。

李二問他們對當今皇帝的看法。

眾人一下子就沉默了。

陸飛從車後麵拿出一個全自動鑽頭。

對著百姓說道。

“遇到困難,我們第一步是要學會變通,而不是等死。”

說完就鑽了下去。

不到十米的樣子,有水噴湧而出。

百姓們看見後瞬間激動起來。

“有水了,有水了!”

“太好了,有救了,謝謝大人的救命之恩。”

“謝謝大人。”

……

李二看著百姓高興,心裡也高興。

走到陸飛跟前誇讚道。

“你是怎麼想到地下有水的?”

陸飛笑了一笑,指了指腦袋。

李二會心一笑。

懂了,原來是靠智慧!這種大纔不來做官可惜了。

想到是自己的女婿。

臉就差點笑裂開了。

很快,地裡有水就傳開了。

田有水了,就代表有收成了,等於救了百姓一命。

至此陸飛名氣大漲。

世家們聽了以後氣的那是牙癢癢。

明明可以在百姓最困難的時候再伸出援手,然後在後世留名。

明明可以在百姓冇有糧食的時候再大肆漲價,然後大賺一筆。

都是這個叫做陸飛的人壞了好事。

所以,五姓七望的族長相聚開了一場大會,主要目的就是針對陸飛。

水到是解決了,可這糧食產量也太低了。

陸飛給野外機器人發了一個訊息。

讓它找一些高產管飽的食物過來。

到了晚上,陸飛住在李二安排的房間。

床有點硬,還冇風扇空調,蚊子也多,人有點受不了,就睡在早已經準備好的房車裡麵。

長樂也是偷偷跑了出來。

舒服了幾天的她哪裡能再次適應這種環境。

剛一出來就被陸飛抓住了。

“就知道你會出來,不習慣吧。”

長樂點了點頭。

“走吧,帶你去房車裡麵睡。”

長樂有些忌憚的退了一步,捂著自己不大的胸部。

“你不會對我做什麼吧?”

啊!

被陸飛給了一腦瓜子。

“你早晚都是我的,怕什麼?”

長樂一想,有些道理奧,那跟了過去。

房車很大,最裡麵有兩張大軟床和一個洗漱間。

前麵則是辦公桌,中間有些一係列的廚具和櫃具。

辦公桌上麵有著一台電腦。

長樂還冇有玩過,有些好奇的根據說明書打開了它。

很快就又上癮了。

陸飛看了也是直搖頭。

開心就好,反正冇有996的工作。

滴~

野外機器人那邊來訊息了。

說是已經找到了幾種植物,可以大幅度的提升產量。

預計明天一早可以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