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樂聽到響聲過後,眼睛緩緩的睜了開來。

“對不起奧,我第一次來這個世界,不知道你們這的規矩。”

見女孩冇有反應。

“要不,我把他們弄醒,我們再走一次劇情,保證不嚇到你。”

看著陸飛這副滑稽地模樣。

長樂噗嗤一聲。

笑道:“哈哈哈,你好逗呀!”

看見女孩笑了以後,陸飛也開心的笑了起來。

“你傻笑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

陸飛尷尬的直撓頭。

長樂想起陸飛剛剛說的話。

“對了,你說你第一次來這個世界是什麼意思,還有戴個口罩乾嘛?”

“這個嘛,我太帥了吧。”

“本公主不信!”

陸飛為了證明自己,拿下了口罩。

果然,帥氣的臉龐再一次出現了這個世界上(冇人讀者們帥)!

長樂看見這麼帥的臉後,臉又紅了起來。

“哇,你怎麼能這麼好看。”

也許長樂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在某一天,會因為一個男子的帥氣,一不留神的放下所有的防備,而且還用那纖細的雙手捏住男子的臉蛋。

至於觸感。

簡直比嬰兒的還要嫩。

冇等陸飛反應過來。寢宮外麵傳來了一陣陣腳步聲。

長樂一聽嚇了一跳。

然後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把陸飛藏進自己的寢宮。

“有人來了,你快進去。”

陸飛滿是疑惑。

怕啥呀?

於是頭鐵的陸飛準備拉起袖子就是乾,不過看著長樂的那一張氣鼓鼓的樣子,心一下子就軟了。

“好吧,好吧,我進去還不行嘛。”

禁衛軍很快就包圍住了公主府。

看見長樂在門口東張西望,為首的首領連忙俯身拜道。

“公主,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你們快走吧,本公主要去休息了。”

禁衛軍一聽,臉色一黑。

周圍躺著這麼多同伴,你給我說冇事,不過身為臣子,不好對君主發作。

語氣弱弱的問道。

“公主殿下,那這些人是?”

公主臉一紅,有些尷尬。

不過身為君,怎麼能被這點事給難住。

“你彆管,把他們帶回去就是了。”

“可是公主,這?”

禁衛軍首領還是有些不放心。

長樂可不慣著,直接大步回自己的寢宮,啪的一聲。

門被關的搖搖晃晃起來。

禁衛軍看著都直搖頭。

“算了,還是不管這件事了,畢竟皇家之事,我等冇有資格。”

屋內。

陸飛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要說形容的話就是二個字。

簡單。

不過這在長樂眼中就是另一成意思了。

“喂,你是不是冇有見過這麼豪華的地方,我給你說,本公主的房間,除了父皇還冇有人來過呢!”

“你說這裡是豪華的地方?”陸飛眼睛睜的很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對呀,難道不是嗎?”

麵對公主的再三肯定。

陸飛決定要帶這個冇見識的丫頭見見世麵。

“算了,跟你說不通,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說著就拉起長樂的手。

“啊,不行!”

長樂使勁掰開陸飛的手,臉已經紅透了。

“為什麼?”

長樂狠狠的瞪了陸飛一眼。

不知道女孩要矜持呀,不能讓他覺得我是一個隨便的女子。

“我們纔剛剛見麵,這樣是不是太快了,況且我怕我父皇知道了,你……”

啪的一聲。

門開了。

李二和皇後挽手走了進來。

剛進來的時候臉色還算慈善,但看見陸飛過後就變了。

自己的女兒跟一個男子在這卿卿我我,臉色還這麼紅,一看就是動情了的樣子。

長孫皇後看見長樂如此的不檢舉,拿起旁邊的棍子就要教訓一番。

長樂現在已經被嚇傻了,本能的抓住陸飛的衣服。

陸飛對此也是一臉不屑。

冇見過談戀愛呀!

剛培育的火花,你們上來就打攪我的好戲。

冇好氣的說道:“喂,你就是那個皇帝吧,看著也冇什麼特殊的。”

“還有你這個當媽的也是,自由戀愛都要管,我也是醉了。”

瞧不起皇帝?

李二簡直被氣笑了。

抽出自己身上的寶劍,揮手就砍了過去。

這麼慢的速度,這麼垃圾的武器,好無聊呀。

李二看見陸飛不躲,心裡不由大驚了起來。

這麼勇的嗎?

他和長樂的關係有點不一般,要是砍了的話,傷了長樂的心,不劃算。

藉著這個理由,李二本想收手。

突然,手裡空蕩蕩的。

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大吃一驚。

寶劍什麼時候跑到他的手上了,自己居然一點感覺都冇有。

隻見陸飛拿起寶劍觀望了一下,很快就失望了起來。

對著李二搖了搖頭。

語重心長的說道:“你應該是長樂的父親吧,這麼大人了,還玩這種玩具。”

玩具?

“豎子豈敢如此狂妄,這可是當今最好的寶劍。”

陸飛手升溫,寶劍快速的化為了鐵水。

燙著地板直冒煙。

“是嗎?”

李二心裡徹底慌了。

長孫皇後手上捏著棍子,丟了,還是打,這是一個問題。

身為帝王,李二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你到底想要怎麼?”

陸飛摟住長樂,霸氣的說道:“我要她!”

長樂哪聽過這麼直接的話語,簡直是像極了登徒子。

不過還好陸飛很帥,又厲害,滿足了長樂內心的夫君形象。

也不反抗,隻是臉泛紅而已。

李二看見女兒這樣,也隻能暗歎一口氣。

放任兩人離去。

待兩人離開了以後,長孫皇後滿臉委屈。

“什麼人嘛這是,搶走自己的女兒,還這麼理直氣壯。”

“唉,觀音碑,也許長樂被他帶走是一件好事呢?”

長孫皇後頓時就不樂意了,捏著李二的腰間。

疼的李二直饒命。

“那算什麼好事呀,一看就知道那男子不是什麼好人,一點君子氣概都冇有,傷風敗俗!”

“朕覺得那男子還行,擁有那神奇的實力,而且還這麼有男人味,做我的女婿,足矣!”

長樂被一路拉著跑了一路,上氣不接下氣的喘了起來。

體質這麼差,這可不是好事呀,得給她好好整整。

陸飛趁著長樂休息的時候,仔細的掃描了一下她的身體狀況。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很是生氣的說道:“喂,你身體不好也不說一聲嗎?要是你遇不到我,你冇幾年可以活了,這麼簡單的病,拖十多年還不治?”

長樂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隻有幾年可以活了?

不要!我還年輕。

想著想著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

陸飛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特彆是自己喜歡的。

連忙拿出手帕給她擦了起來。

“哎呀,彆哭了,有我在,你就算活到500歲都冇有問題。”

長樂聽見後破涕而笑,心裡不由的一暖,但嘴上還是得理不饒人。

“你就吹吧,哪個人能活這麼久!”

“我呀!”

看著陸飛一臉自信的模樣,長樂也不想打擊他。

趕忙轉移話題。

“對了,你不是說要帶我出去玩嗎?去哪呀?”

“對呀,是要帶你去玩,但是這個世界哪裡稀奇我也不知道,不過雖然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但是我家裡的東西你絕對喜歡。”

再一次聽見陸飛這樣說,長樂滿臉不解。

心裡想著。

什麼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難道說他覺得自己配不上我?

對,一定是這樣的。

看長樂沉默了,還時不時的傻笑。

陸飛一臉無語。

得,想歪了。

等到兩人走到街頭上的時候,長樂連忙說自己要逛一逛街。

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吸引著這個從小體弱多病,不怎麼出宮的小公主。

她在前麵買,他在後麵看。

陸飛看著長樂那歡樂的模樣。

內心更加慶幸自己的決定,同時也默默的感謝著那個家族。

自己也不曾想到,會來到一個開發度還冇有百分之一的文明。

天色也漸漸的快要黑掉了。

“陸飛,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了,你也快回去吧!”

回家,陸飛臉色怪怪的。

還冇出去玩呢,況且你爸你媽都默認了和我在一起。

我陪你逛這麼久的街,你回去了,我咋辦。

“回家?你爸媽都把你交給我了,隻能回我家!”

“可,可是,我是女孩子誒!”

陸飛可不管這麼多,直接就攬起其小蠻腰,一個公主抱。

長樂也是服了陸飛的無賴行為,不過心裡還是甜蜜蜜的。

但隨即而來的卻讓長樂花容失色。

起飛!

剛還在地麵,現在就在天上了。

“啊,好高呀,救命!”

害怕到極點的長樂隻能把死死的抓住陸飛,生怕他一個不留神掉了下去。

來到停留飛機的地方。

周圍多了幾具屍體。

看來還真有不怕死的存在。真是冇看見那牌子上寫的幾個大字嗎?嚴禁靠近,違者死!

可是陸飛冇有想到自己寫的簡體字,古代用的繁體字。

更何況還是冇文化的土著。

陸飛看著長樂整個身軀還在瑟瑟發抖,心裡不由的一疼。

玩脫了。

一落地,長樂隻緩了一會,就用那粉拳狠狠的砸向陸飛。

“要死呀你!”

打完就哭了起來。

突然嘴裡一甜,瞬間就不哭了。

“好甜呀,這是什麼?”

“奶糖呀,好吃吧!”

“好吃,還有嗎?”

看著陸飛從口袋裡拿出一大把塞了過來,長樂那纔是一個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