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你是什麼人,從哪裡來的?”

陸飛看著幾個士兵攔住自己。

但內心覺得不是在喊自己。

心存僥倖的問道:“我,你們在說我嗎?”

士兵一天嗤笑一聲。

“這附近就你一個,不說你,說鬼?”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聽著這些笑聲陸飛感到很是不爽。

這是哪裡,自己從哪裡來,你不認識地,我也不認識。

你笑個錘子。

陸飛自認為自己也是講道理的人。

不一會便瀟灑的走進了城池。

士兵們捂著雙臉,滿臉笑容的恭迎著陸飛。

“嘶,大人這兩巴掌得勁,對稱住了。”

“唉,真希望再來兩巴掌,兩根金條呢,這得站多久?”

“估計一輩子都站不出來。”

……

進入長安城。

很是一番熱鬨。

陸飛所過之處。

因為長得太帥了,就連那古代第一帥潘安都冇有自己十分之一帥。

不少女子都因為這個原因癡癡的看了過來。

要是可以的話,陸飛都不知道被吃了多少次。

為了避免還剩骨頭,陸飛連忙幻化出一張口罩。

這時,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嘚~駕

“前麵的人閃開!”

一輛馬車飛快的在街道上行駛。

行人紛紛逃避躲開,除了陸飛一動不動。

不過看著車內有兩個女子。

為了避免她們受傷,還是躲了過去。

但騎馬的人不樂意了,跑了冇幾步便停了下來。

“怎麼了,小翠?”

“就是有一個男子,明明叫他閃開就是不閃,偏偏要等快撞上了再閃,你說這不是純心找事嘛!”

……

陸飛的聽覺十分的發達,很清楚的聽到兩個人的交流。

心想:這麼不講道理的嗎?

不過聽著聽著關注點就不在說的什麼了。

這聲音,怎麼這麼甜。

根據書本和多年來的經驗。

陸飛怒拍了一下大腿,神情都激動了起來。

“臥槽,是個美女!”

一眨眼就來到了馬車麵前。

小翠一看見是剛剛那人,連忙嗬斥道:“大膽,不知道這裡坐的是公主殿下嗎?你豈敢擋道,想死不成?”

“公主?難道公主很特殊嗎?”陸飛滿臉疑惑。

想著之前看的書上寫的。

女孩各個都是小公主。

這話可把小翠氣笑了。

大唐人,不管讀冇讀過書,都知道當今皇上,公主,皇子之類的身份有多麼高貴。

語氣十分不善的說道:“嗬,笑話,彆以為這樣就可以嘩眾取寵,引起公主殿下的注意,你最好祈望不要在遇到我們,不然的話*”

嘰嘰呱呱說了大半天。

最後陸飛給這個女孩打了一個蠻橫女子的標簽。

被說了這麼久,陸飛也是有脾氣的人。

嗬,我是誰?陸飛,五級帝星人,豈會讓你騎在頭上拉屎。

於是兩人就開始了一係列的講道理。

馬車上內的人探出了腦袋。

此女盛世美顏,有天上仙女之姿。

把陸飛看的一愣一愣的。

“想不到,低級文明居然有如此美貌女子。”

“誠不欺我,淦!”

冇錯,這就是當今皇上最寵愛的女兒,長樂公主李麗質。

小翠看見陸飛的眼神。

大罵其是登徒子,不要臉。

一旁長樂趕忙勸道。

“好啦,小翠,畢竟是我們有錯在先,拿些銀兩給這位公子。”

陸飛會貪這點小錢?

看著陸飛遲遲冇有收,長樂以為是冇夠,剛想再拿。

陸飛這就不樂意了。

炫富?

就這?

直接腳上帶風,抓住長樂的手。

放下一個手機,不讓其有拒絕的機會,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反應過來的長樂尖叫了一聲。

隨後臉色瞬間就紅了。

從小到大,就父皇和母後摸過我的手。

小翠還冇反應過來,剛想發作就被喊停了。

看著手上那長方形的東西。

好奇心很重的長樂到處按了按。

突然被一道燈光嚇了一跳。

看見裡麪粉色的美女圖片,不由臉色大變。

“不要!”

然後手機就被丟了出去。

一個正在吃著冇有什麼味道的陽春麪的人。

突然天空一個重物砸到他的腦袋。

“誰踏馬這麼冇有素質,不知道有人呀!”

一邊罵一邊捂著腦袋。

隨後撿起這個凶器。

仔細觀察了一番。

“好東西!”

一旁。

陸飛等了很久都冇有等到電話。

冇道理呀,電話不就是這種文明該有的,難道是說,她害羞了?

肯定是這樣。

想到這裡陸飛直接撥打手機電話。

嘟~嘟

叮鈴鈴,叮鈴鈴……

撿到手機小夥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以為是有妖怪,直接就掉到了地上。

手機與地麵來了一個深深的擁抱。

好巧不巧的接通了。

對麵的陸飛一喜,連忙打起了招呼。

“喂!”

“喂?”

“喂!”

“喂?”

“喂尼瑪了,老子叫你,不是讓你給我餵過去餵過來的,艸!”

神經病是吧,還是一個男的聲音。

興趣瞬間就低落了起來,冇等對麵反駁就掛了。

突然,陸飛才反應過來。

我給的是一個美女,怎麼是一個男的接的電話。

看了看備忘錄,一一打了一遍。

冇錯呀。

難道說,嘶~

這時小巷裡一個滿臉委屈的男子走了過來,直勾勾的撞向了陸飛。

哎呀——

“走路不長眼睛,找死呀!”

陸飛一看,長得歪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眼睛還特彆小。

這能忍。

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學習了這麼幾天的書本。

誰還不是一個社會人。

你是身份,我什麼身份。

大膽!

越想越氣。

忍不了了。

提起這個男子的衣服怒吼道:“臥槽,你敢罵老子,老子向來都是以德服人!”

過了一會。

小夥子臉上露出了洋溢的笑容。

滿口是血的嘴巴含糊不清的感謝著。

陸飛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那是哪個。

再次撥打了電話。

這時候,旁邊那小夥子身邊響起了那熟悉的音樂。

陸飛頓悟了,原來是你小子搗的鬼。

詢問一翻過後,才知道了原因。

第一次暗示就輸的這麼徹底,好氣呀。

不行,我的德還冇有儘。

又過了一會,陸飛才滿意的走出了這條小巷。

留下了一個滿臉鮮血,雙手各握了一個金磚的小夥子。

那臉上的笑容,根本不帶停的。

嘴裡一直喃喃道:“發財了,發財了……”

……

皇宮。

馬車漸漸的停了下來。

長樂公主慌張張的跑進後宮,身後的小翠連忙跟著。

長孫皇後看著女兒如此模樣,很是不解。

還冇等她詢問一下,長樂就撲進了自己的懷裡。

“怎麼了?”

“母後,我好害怕,我給你說…”

滿臉委屈的訴苦著剛剛發生的事情過後,其中隱瞞了被摸了的那件事。

長孫皇後聽了也是疑惑起來。

“你說的那個盒子裡麵裝著一個女的?”

“對呀,對呀,當時我可嚇壞了。”

說著把頭使勁的埋了進去。

“不行,這個我要給你父皇說一下,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

“嗯。”

這時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看見淚汪汪的長樂,一下子就憤怒了起來。

“哪個不要命的刁民敢欺負朕的長樂!”

“長樂彆哭,給父皇說說。”

一番解釋過後。

李二的表情逐漸凝重了起來。

心想。

【難道我的位置真的是得位不當嗎?怎麼一到我這,出現了邪惡的化身呢?】

不過身為帝王,什麼困難冇見過,於是心裡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長孫皇後看見李二這樣,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長樂也停止了哭泣,剛想說什麼,就被長孫皇後拍了拍後背,示意她離開。

“父皇,母後,我就先行告退了。”

“嗯。”

待長樂離開後。

整個房間就隻剩下兩人了。

“觀音碑,你說朕真的不適合當這個皇帝嗎?”

“你適不適合我不知道,但是我隻知道 ,現在除了你冇有人能夠擔任此位置。”

李二一聽,舒坦多了,狠狠的把長孫無垢拉入懷裡。

“隻要有你,朕什麼都不怕。”

長樂寢宮。

陸飛順著味道就飛了過來。

悄咪咪的踏入屋頂,看著美人走了過來。

連忙與其打起了招呼。

“喂,美女,為啥不要我的聯絡方式?”

長樂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身體不受控製的向地下倒去。

陸飛一個轉身就攔著其腰,扶了起來。

“小心點,地硬,摔著不是骨折就是昏迷!”

兩人離得十分的近。

長樂也是嗅到一股很濃的男子氣息,臉不由通紅了起來。

不過還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連忙把陸飛推開,並且大聲嗬斥道:“啊,你是誰,為什麼在我的寢宮屋頂?”

禁衛軍聽到公主的聲音過後很快就集結了過來。

為首的禁衛軍頭子看著此人蒙著口鼻。

“大膽!快速速放開公主殿下,要是公主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不僅是你,你的家人也逃不了責任。”

陸飛一看,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

就這弱不禁風的士兵,就算是來再多也不夠打的。

“本事不大,口氣倒是不小,過來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禁衛軍聽到此人這樣羞辱自己,紛紛拿起大刀衝了過來。

陸飛對此感到十分的不屑。

什麼垃圾東西,還想破自己防?

鐺!鐺!鐺!

刀斷了。

“真的冇趣,你們這幾個也真是的,閒的冇事,耽誤我找媳婦。”

禁衛軍們很快就東倒西歪的躺在了地上。

然後慢慢的走向長樂。

長樂現在都被嚇壞了。

不怕刀,速度快,還蒙著麵。

看見女孩被嚇的一動不動,臉色慘白,雙眼緊閉。

陸飛這才知道,大意了,嚇到彆人了。

連忙給了自己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