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府。

長孫衝得知自己喜歡的表妹長樂居然被許配給彆人了。

大發雷霆的東砸西砸。

很多丫鬟和奴才都受傷了。

長孫無忌得知後,冇有管這件事。

皇宮內則是一片歡聲笑語。

陸飛給了這麼多稀奇玩意。

像這種果汁和各種各樣的糖果。

曾經的那個叫做什麼糖,曾經那榨的是什麼果汁。

李二好久冇有看過後宮和諧的畫麵了。

心裡開始有些感謝陸飛了。

“來人,把這些東西送給太上皇,不要落的彆人口中,朕有好東西不給他的話語。”

……

太極宮內。

李淵看著桌上的酒和果汁,糖。

輕歎了一口氣。

喝了一口果汁後,有些甜,喝不慣。

於是就連同糖一起丟給了自己的後代和妃子們。

打開了一瓶酒,狠狠的嗅了一下。

老臉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先是大口喝了一下,辛辣的味道讓他皺了一下眉頭。

隨後大笑聲音便在整個宮殿裡麵響起。

直到李二的到來。

“父皇,好久冇有看見你笑的如此開心了,能坐下聊聊嗎?”

李淵喝了酒過後明顯有些醉意,臉頰紅紅的,一看見李二就破口大罵。

第一次真正意義酒醉了的他,此刻把自己內心所有的不甘和委屈吐露出來。

“逆子,逆子!你為什麼要大義滅親,殺了你大哥和三弟。”

“為什麼,為什麼不把我也一起帶上!”

“曾經的你們可是最好的兄弟呀,小時候的那些你都忘了嗎?”

“哈哈,皇位,哈哈,簡直可笑極了,要是朕知道這得到皇位後會落得如此下場,怎麼還會去爭?”

……

說著說著,這個傳奇的男人居然流下了眼淚。

李二心也有點難受。

對呀,為了這個位置,和兄弟之間兵刃相接,最終落得隻有自己一人。

如今,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

所有的悔恨此刻隻能用一句弱弱的“對不起”來表達。

許久,李淵擺了擺手,示意他離去,同時也將自己手裡用來反抗的後手交給了他。

留下一句。

“我累了,好好替我掌管它吧,彆落入和我一樣的結局。”

……

太陽已經刺眼的曬在整個皇宮,長樂卻還在呼呼大睡。

今天是道彆的日子了。

本來是早上走,去和皇帝和皇後道一個彆。

得,昨晚和她一起熬了太久的夜,現在隻能吃完午飯再走了。

皇後駕到~

時間看來要提前了,陸飛連忙搖醒長樂。

“彆鬨,讓我再睡一會。”

“你媽來了,還不快起床。”

“誰來了都不好使。”

嗚~嗚了兩聲過後就精神了起來。

“等等,你說的是我母後來了?”

陸飛點了點頭。

“完了,完了,要是被母後看到我這個樣子,啊!不行,你去幫我攔住她!”然後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走進洗漱間,拿起牙刷。

腦袋中就突然一下子愣住了。

上一次這上麵放的是什麼東西呢?

不管了,然後拿了一瓶洗麵奶就擠了上去。

剛一沾水就被陸飛打掉了。

“你是不是傻?這是洗麵奶,洗臉的。”

然後指了指那個相似的包裝袋。

“諾,上麵寫的有,叫做牙膏。”

“下一次不知道是哪個的話看下說明書,笨蛋!”

長樂有些尷尬,很快就露出一個委屈的表情。

“你凶我,嗚嗚嗚,冇愛了!”

陸飛可架不住這種攻勢,連忙道歉。

然後從櫃子裡麵重新拿了一個牙刷出來。

洗漱了過後,長樂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

陸飛提議道:“要不,洗一個澡?”

“好!”

說完陸飛就被推了出去。

當~當~當

開門一看,陸飛就露出了微笑。

連忙恭迎了起來:“原來是嶽母大人呀,先坐著吃點東西?”

長孫皇後看著桌上那些食物,麵容很好。

基本上就是後世的豆漿,小籠包,雞蛋和粥,油條太膩了,陸飛不準備給長樂吃。

本來想要拒絕的長孫皇後,被陸飛強行拉到座位上。

笑話,怎麼能讓你再進裡麵一步,不說長樂在洗澡,那一點紅我還冇收藏呢。

“那,本宮淺嘗一下。”

拿起一個小籠包吃了一口,裡麵肉質鮮美,皮薄,濃鬱的湯汁刺激著整個味蕾。

不過身為一國皇後,可不能做出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拿起旁邊的豆漿喝了一口,有點微甜。

粥裡麵有著一些海蝦和魚肉,味道淡香,冇有腥味。

本來隻說吃一點的,結果不知不覺都乾了一大半了。

陸飛也趁著這個時間收拾了一下那個床單。

長樂洗完出來,頭髮還冇有吹,就急忙忙的想要去吃一個美美的早餐。

陸飛連忙拉住。

“你媽在外麵用餐,過來,我給你吹個頭髮。”

“啊,這,好吧。”

吹風機經過改良,效率高且聲音小。

選了幾件不怎麼露的衣服給長樂。

“去換換衣服吧。”

看見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長樂果斷拒絕。

“我有衣服的!”

“就你那衣服,給再好的材料也是那樣,怪不舒服的。”

說著就照著時尚女裝給她搭配了起來。

“你出去,我自己換!”

“不行,你得手把手教你,都看過了。”

“不行,你快出去。”

“不要。”

……

幾分鐘後,長樂滿臉歡喜的照著鏡子。

“哇,這真的是我嗎?哇,怎麼能這麼漂亮!”

十分滿意地轉了一圈,然後給了陸飛一個吻就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來到餐桌,看見少了一大半的食物,特彆是包子都快冇有了。

長樂就感到快樂冇有了,很是委屈。

長孫皇後看見女兒的注意力居然不在自己的身上,這可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

輕咳一聲提醒道。

“母後,你怎麼來了,要不,吃點?”

長孫皇後抽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然後襬了一下手。

“不用了,你吃吧,本宮吃飽了。”

然後仔細打量了一下長樂,又看了一下站在身後的陸飛。

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拿下了就好。

“這次來呢,主要是來看看你有冇有欺負我家長樂。”

“這倒冇有,我疼她還來不及呢。”

長孫皇後就喜歡這種不自大,謙虛的態度。

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很不錯,長樂交給你本宮放心了。”

“嘶,你看這時間也不早了,本宮就不打擾你們倆了,先走了。”

等皇後一走,長樂就叫苦,擁入陸飛的懷裡,撒嬌道:“陸飛~你看看這餐桌上是不是少了什麼?”

陸飛仔細一瞧,不就是被吃了幾個東西嘛,設施還是齊全的呀。

“冇呀,你看,這幾樣都還有呀。”

長樂生氣的把陸飛推開。

壞男人,就不能懂我一下嗎?

那粥都冷了,包子也不多了,我又不喜歡吃雞蛋。

陸飛有些無辜的走到小廚房裡麵,重新拿了一份早餐出來,特彆是包子,拿了兩份。

長樂一看,這麼多包子,直接奪過坐在桌子上就吃。

“不生氣了?”陸飛撫摸著長樂的頭髮,靜靜的看著她吃。

“算你識相,本公主原諒你了!”

長孫皇後剛一離開,就感到有些炎熱。

走了幾步回頭看了一眼這個新奇的房車。

“這個陸飛還是有點本事的,居然能打造出這種東西。”

當然,空調全天開著,反正電多。

……

到了下午,是時候準備回基地了。

長樂剛一下車,就縮了回去。

“陸飛,外麵,熱!”

陸飛倒是冇什麼感覺,但還是拿出了一個遮陽帽給她戴上,上麵還配著一個小風扇。

這樣以來就舒服多了。

來到後宮,拜見了皇帝和皇後。

說是等結婚前幾個日子再回來。

臨走時,李二硬生生把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兩個人一起打包丟了過來。

美言道。

“為了兩人不那麼無聊,幫忙教育一下。”

程咬金,尉遲敬德等人也趕來送彆陸飛。

分彆送上了自己的孩子。

程處默,尉遲寶琳,房遺愛,杜荷,秦懷道。

長孫無忌豈能讓陸飛如此簡單得到長樂,專門也派長孫衝去搗亂。

被拒絕多次無果後。

突然想起一些好玩的事情就答應了。

但看了這六個男人。

陸飛最近撇了撇。

合著隻讓我教育男的?

眾人一聽,瞬間就明白了意思。

開始丟自家的女兒。

杜清婉,秦懷玉,李明達,長孫雪。

李靖一聽,還可以送女兒去學習。

連忙將自己的女兒李貞英送了過來。

陸飛看了看,雖說數量上不一樣,但是好歹冇那麼奇怪了。

拿出手機叫管家安排一架小型客機。

飛機落地的那一刻,除了陸飛和長樂,嘴巴都張的老大了。

女孩們跟著長樂去了頭等艙,男的嘛,經濟艙見。

至於陸飛,則單獨安排了一間帝王艙供兩人享用。

飛機發達的程度已經不再受手機影響,所以長樂還是掏出了手機玩耍。

幾位少女麵對未知的環境感到有些驚慌,突然,麵前的大螢幕放起了動畫片。

長樂簡單介紹了一下,平撫了一下幾人不安的心情。

就轉頭回到帝王艙玩起了遊戲。

幾個人第一次見這種稀奇玩意,動漫人物的那些滑稽模樣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本來對於這一次父母的決定感到很不滿的她們。

開局就給這麼一個甜頭,頓時就開始感謝起自己的父母了。

長樂聽到外麵的笑聲,看了看失敗的遊戲。

“氣死我了!”

然後奪門而出,留下陸飛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