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他走進來,笑著跟大家抱歉的示意道。

所有人都疑惑的打量這名男子,張萍不解道:“小夥子,你找誰?”

“張姨,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楊文傑,小時候我經常去你家,和悅溪一直到高中都還是同學呢。”他回道:“今兒是您生日,我爸剛好有事來不了,所以就委托我來了,阿姨,生日快樂。”

“老楊的兒子,文傑?”張萍驚訝的站起來,道:“哎喲,都長這麼大了,阿姨真是冇認出來。”

林家榮急忙安排位置招呼楊文傑坐下,林悅溪看見老同學,也表現得十分驚訝。

在張萍的介紹下,才得知他是林家早些年的鄰居,後來搬到了國外,直到前段時間纔回來。

“對了張姨,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禮物,看看喜歡嗎?”

楊文傑剛坐下,又從身上拿出一個長方形的盒子,打開送到張萍麵前。

眾人大吃一驚,道:“好漂亮的項鍊啊,上麵那兩顆是藍寶石嗎?”

“冇錯,正是藍寶石,知道要回國的時候,我特意請法國知名珠寶設計師托尼為張姨準備的,上麵不止有兩顆藍寶石,還是用純金打造,還鑲有三顆鑽石,很符合張姨的氣質。”楊文傑說完,不由看了一眼林悅溪,又在陳陽身上停留了一會。

“哇,這也太奢侈了,肯定很昂貴吧?”不少人雙眼放光,很是羨煞。

“還好,才一百萬美金,價格稍貴,但隻要張姨喜歡,那就是值得的。”楊文傑大氣十足。

“天啊,一百萬美金,文傑,你家是乾什麼的?”

“哈哈,家父在國外做點小生意,不值一提,隻是經營幾家金融機構而已。”

“想不到啊,老楊去國外那麼多年,竟變成金融大亨了。”林家榮感慨羨慕道。

張萍則樂得合不攏嘴,卻還是客氣道:“文傑,禮物太貴重了,阿姨都不好意思收,你還是拿回去吧,心意我領了。”

“張姨太客氣了,我和悅溪關係那麼好,給你準備這點禮物算什麼。”他擺擺手。

張萍稍愣,隨後連連點頭,道:“是啊,不說我都忘了,上學那會你和悅溪關係最好了,還冇少到我家裡吃飯。”

“我冇記錯的話,你初中那會就開始追悅溪,寫了好多封情書是不是?”

“嗬嗬,阿姨還記得那麼清楚呢。”楊文傑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悅溪。

“媽,說這些過去的事乾嘛。”林悅溪紅著臉不好意思道。

“冇錯阿姨,都過去了,何況聽說悅溪現在結婚了,再提就不合適了。”楊文傑忽然看向陳陽,道:“悅溪,這位就是你老公吧?怎麼也不給我介紹一下。”

林悅溪有些古怪的看了看,不知該怎麼回答。

“算不上老公,陳陽是上門女婿,哎---說來話長,回頭再和你解釋。”張萍搶答道:“文傑啊,阿姨告訴你,要是你還喜歡悅溪,還是有機會的。”

“啊---”

眾人都詫異的看著她,這什麼情況?陳陽這個正牌姑爺還在這裡呢?她居然說楊文傑還有機會?這是要把陳陽趕出去嗎?

“媽,你怎麼又胡說了。”林悅溪氣急,豈能不知母親怎麼想的,肯定是看見楊文傑現在身份不一樣了,所以又有彆的想法了,她清楚母親一直有點勢利,可當眾說出來,無論她還是陳陽,都有些難堪。

楊文傑察覺到林悅溪的臉上,暗笑一聲,事實上他一早就專門瞭解過陳陽在林家的存在,也知道他們的婚姻關係,所以纔會有今晚的表現。

“悅溪冇事,阿姨隻不過是在開玩笑而已。”他一副紳士大方的朝陳陽看去,道:“陳陽對嗎?不知您是做什麼工作的?怎麼俘獲到悅溪的心呢?”

“當初我可是整整追了她三年,都冇把她追到手啊。”

陳陽拳頭在桌底下緊了緊,無論是張萍給他的難堪,還是楊文傑的意圖,身為龍組出身的他,察言觀色是必備技能,都能看出他們心裡所想,尤其楊文傑,很顯然今晚是衝林悅溪來的。

他坦然道:“我冇有工作。”

“文傑,就彆提他了,他能有什麼工作,每天在家連洗衣做飯都乾不好,哪個老闆肯要他?”張萍這時說道,不想過多的聊這些,因為覺得陳陽給她丟人。

“這可不行,男人還是要有事業的。張姨,我倒是可以給陳陽介紹工作。”楊文傑暗自得意道:“陳陽,不知你什麼學曆呢?我應該可以給你找份合適的工作,否則讓女人養著,傳出去也不好聽對吧?”

“說得冇錯啊,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業。”

“陳陽,這麼好的機會,你還不趕緊謝謝文傑。”

不少人都表示認可,陳陽一時在他們眼裡,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所有人都可以在他麵前擔任教育家。

‘踩我?’陳陽暗笑,懶得迴應,也不想配合他體現自己的優越。

“文傑,陳陽的學曆太低了,他不好意思說,其實就是個初中學曆,你看有什麼工作適合他?”林家榮這時出聲道,他也不想陳陽整天窩在家裡,看著都礙眼。

“初中學曆?”

“哈哈,初中學曆也太低了吧。”

“陳陽,你上不起學還是太笨了?起碼也要上個大專啊。”

眾人鬨笑出聲,看陳陽的眼神越加的輕視,這一刻他們才知道,原來林家的女婿這麼不中用,難怪來上門。

陳陽看著這一張張嘴臉,仍心如止水。

大家則認為,戳到他短處,不好意思說話而已。

楊文傑仍繼續自己的表演,以成功人士的口吻道:“各位阿姨,話不能這樣說,每個人都有價值。”

“即使陳陽學曆低,但還是能乾些苦力活的,比如去工地,一個月勤奮點也能賺上萬,也算是為社會做貢獻。俗話說職業不分貴賤,我倒是認識一家房地產的開發商,如果陳陽願意的話,去哪搬幾個月的磚,回頭我再和那老闆打個招呼,你提拔你當工頭了,還是有發展空間的,不知陳陽願意去嗎?”

“還是文傑厲害啊,剛回來就和開放商老闆打上交道了。”張萍高興道:“那有什麼不願意啊,總比在家閒著好。”

“是啊,雖然搬磚辛苦點,但也算有份穩定的收入不是,像陳陽這種冇學曆的人,能有份工作就不錯了,還有什麼挑的,何況有文傑幫忙,以後還能提升。”

“陳陽,你還不趕緊謝謝人家文傑。”

眾人你一言他一語的對陳陽說道。楊文傑嘴角漸漸露出一抹笑意,很好的在林悅溪和她父母麵前,體現瞭如今自己高貴的身份。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這份工作。”陳陽拿起麵前的酒,淡淡的回道。

張萍當場就罵了起來,道:“你還真是個廢物啊,不工作天天在家裡,就靠悅溪養你嗎?”

“行,你也就這點出息了,反正以後悅溪會和你離婚,我也懶得說你了。”

今晚楊文傑的出現,讓張萍有了迫不及待想讓女兒早點和他離婚的想法,在她看來,隻有楊文傑這樣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林悅溪。而陳陽,窩囊廢一個。

林悅溪看見陳陽默不吭聲,再次失望的歎了口氣,他徹底廢了。

“砰砰---”

這時門口忽然響起,兩名工作人員走了進來,其中一名穿著西裝領帶的經理,笑道:“不好意思打擾各位了,事情是這樣的。”

“由於我們工作的失誤,給你們安排錯了包廂,原本你們預定的是三號包廂,而這間是一號包廂,也有客人提前預定好了,而且他們馬上就要到了,所以想和你們商量一下,能不能換回去?”

林悅溪站起來,溫怒道:“這是你們的失誤,理應由你們負責,現在我們飯剛吃到一半就要換地方,不太合適吧?”

“是啊,你們把三號包廂給他們不就好了。”張萍也跟著氣道:“憑什麼讓我們吃到一半還要換地方?”

“真的很抱歉,因為他們都是老顧客了,平常來都是要一號包廂,從不更換,所以拜托你們還是換吧,對於這次的失誤,我們給您免去一半的消費。”經理賠著笑臉道,很清楚即將要來客人是誰,那可都是深城名流的大人物,豈敢怠慢。

“喂,你這麼說話我就不愛聽了,我們像差錢的人嗎?”楊文傑站起來不悅道,他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時候該表現。

經理剛要解釋,這時門外一行人寒著臉走進來,為首一名中年人,生氣道:“怎麼回事?這點小事還冇處理好嗎?黃老闆,你是想讓我的貴客們餓著肚子乾等著嗎?”

當看見這名中年人,陳陽不禁驚訝的愣住了,居然是劉大勇。之前坐牢時,兩人關係很鐵。

“劉老闆,我們哪敢怠慢您啊,請您稍等啊,馬上處理好。”

餐廳的黃老闆,賠著笑臉道,劉大勇不但是他這裡的貴客,還是深城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資產上億的企業家,當然要討好。

說完,他瞪了一眼經理,對林悅溪他們道:“實在是抱歉,這間包廂很早就被劉老闆他們預定好了,你們今晚的消費全部免了,請你們離開吧。”

他的態度已經很強硬,明顯要趕人了。

而林悅溪也認出了劉大勇,之前公司還想找他合作呢,不過吃了個閉門羹,頓時進退兩難。

“喂,有你們這麼欺負人的嗎?我們還非不走了,今晚多少錢我們一分不差,就待在這了,哼!!”

處於更年期的張萍是個急脾氣,是個好麵子的人,今兒還當著好友鄰居的麵,就這樣被趕出去,那多難堪?

劉大勇轉頭打量他們,當看見陳陽時,大感意外,麵露欣喜,激動的剛想打招呼,但被陳陽用眼神製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