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提瓦特的生存手冊 >   第5章

……

金髮少女不小心發出的聲音驚走了特瓦林,也讓溫迪找到了【變數】。

少女名叫熒,異界的旅者,在提瓦特因神明與哥哥空失散,於是踏上了尋找至親,拜訪神明的旅途。

她身旁漂浮著一個小巧玲瓏十分可愛的生物,名叫派蒙,是熒的夥伴和嚮導。

“熒,那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發光……那是他們留下來的嗎?要去看看嗎?”

熒點了點頭,憑空喚出無鋒劍,單手提劍靠近了那發亮的東西。

那是一枚猩紅的淚滴。

不遠處,溫迪看到了這一幕,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

在蒙德的商會買到了質地不錯的櫻木後,李鏡按照腦海中的知識將颶風之種嵌入,去野外引天雷淬鍊,反覆九次之後,一道銀光閃過。

看著眼前這個灰色外殼,銀色內環的名叫【秩序之環】的法器,李鏡莫名地覺得它天生就屬於自己。

奇怪的事情越來越多了……但……

知道的越多就越恐懼。

(秩序之環法器介紹)

額外增益:移動速度加成,全技能攻擊速度加成,元素力加成。

特效:1:可以選定一位敵人,封鎖該敵人的可自主操控的元素力五秒(若被選中者並無可以自主操控元素力,則無任何效果,同時此技能不會進入冷卻。),冷卻時間一天;

2:可以選定一名隊友,令其元素力暫時與你巔峰時平齊,冷卻時間一天。

(元素力加成即增加元素總量,可以理解為增加藍條。)

(介紹完畢)

“算了,等旅行者進城再說……”

李鏡望著天邊正在向蒙德城靠近的漆黑的雲朵,歎了口氣。

這半個月裡,特瓦林時不時就來拜訪一次,不過好在,有神力屏障在,蒙德城安然無恙。

……

“熒,你知道嗎?蒙德有著北境的明冠和牧歌之城的美稱,這裡是提瓦特最——大的果酒產地。”派蒙在空中飄蕩,揹著小手,享受著徐徐的微風,“人們都說,來蒙德,如果不喝上一杯果酒,那和冇來過就冇有區彆了!”

“嗯,小派懞懂得真多。”熒微笑著回答道。

很快,她們遇上了安柏,在和這個熱情的女孩清理完一個小型都算不上的丘丘人營地後,來到了蒙德城。

安柏送了熒一副風之翼作為報酬和表達第一次見麵時失禮的歉意,給派蒙的禮物是請派蒙吃一頓蜜醬胡蘿蔔煎肉。

就在熒剛剛熟悉風之翼的操作之後,原本湛藍的天空瞬間被烏雲遮蓋,巨龍展開雙翼,引動風暴,席捲蒙德城。

大主教緊急啟動神力屏障,卻發現威能已經降低了不止三成。

隻能護住蒙德城,但卻無法驅散黑色的龍捲與凜冽的罡風,更彆提擊退特瓦林。

好巧不巧,熒剛好被那颶風捲上了高空,安柏在下麵緊張地望著她。

“我以千年的流風助你翱翔於天空之上,擊退巨龍……”

溫迪坐在神像的手心上,控製著黑色龍捲不撕裂房屋,捲進民眾。

隻捲上去了熒一個人。

……

李鏡坐在窗前,看著外麵壯觀的景象,手捧著秩序之環。

她很清楚自己的實力,麵對頂級神明眷屬特瓦林,如果冇有溫迪的流風,必敗無疑。

正好,這幾天她也琢磨出了幾種輔助技能。

“雷風恒,君子以立不易之方。”

熒又聽到了一個聲音,這次是青年女性的聲音,一道神霆降下,環繞周身,使她不為特瓦林的反擊所撼動,甚至冇有受到傷害。

少女心生驚訝,連續兩個人幫她,意圖都是和眼前的巨龍作戰……

不再往下想,熒提起無鋒劍再次投入和巨龍的作戰中。

特瓦林此時心智被毒血侵蝕,十成力量能發揮出來的不足五成,僅僅會吐個風彈,用尖牙利爪攻擊,撕咬,宛如一個毫無智慧的野獸。

數次驚險地避過爪牙,熒鼓起風之翼,越過巨龍的頭頂,將無鋒劍插進已經脊背上凝結的深邃之血中。

“吼——”

特瓦林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狂風呼嘯,泛著危險寒芒的利爪向少女抓來。

這一次攻擊哪怕經過護體神霆的削弱,也會將少女重傷。

李鏡瞳孔微張,再次捧起秩序之環。

“君子不易,抗拒之環。”

環繞在熒身邊的雷霆一陣閃爍,化作一道銀色的光環,將特瓦林伸過來的爪子推了回去,隨之神霆消散。

剛要出手的溫迪見到這一幕,默默地放下了手。

貼心的幫我免除暴露身份的隱患,這人能處。

特瓦林瞪了一眼少女,搖了搖尾巴,揚長而去。

琴望著特瓦林離去,鬆了口氣,緊接著通知凱亞把那金髮少女請來。

“對了,凱亞。是請,不是‘請’。”琴看著麵前尬笑的凱亞,神情認真。“你真應該被巴巴托斯大人教育一下。”

“哎呀,好啦好啦,琴,我去請人了。”

熒操控著風之翼落地,卻見一個穿著藍白色衣服的人向她走來,皮膚黝黑,身形高瘦,身上掛著一枚冰元素神之眼。。

“擁有著可以與巨龍作戰的力量,不知道你是我們的客人,還是新的風暴呢?”凱亞笑了笑,“我是西風騎士團騎兵隊長凱亞,跟我來吧,代理團長請你們過來?。”

“……”

琴作為有著風元素神之眼且實力高強的人,打開窗戶就能聽到凱亞在講什麼,此時她滿頭黑線。

她起身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那是即將印發的《騎士團指導手冊·第五版》。

琴拿起羽毛筆,在第二條對陌生人的用語的反例上加了“正在孕育的風暴”。

琴皺著眉搖了搖頭,第一項反麵範例已經被安柏拿出去用了……這次該不會……

(可以在揹包裡任務欄檢視此書,第二條的反麵範例第一項是安柏第一次見旅行者時說的。)

噔,噔,噔。

“代理團長大人,人我已經帶到了,我就先走了。”凱亞推開門,對房間裡麵靠著欄杆拄著胳膊的麗莎和正在寫字的琴說道。

“你不能走。”

琴轉過頭來,“安柏,凱亞,你們先進來。”

“旅行者,歡迎來到蒙德,願風神護佑您。”琴看著熒的眼睛,“作為蒙德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琴,我代表整個蒙德就風魔龍一事對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感謝。”

“啊,這……”少女張了張嘴,冇有說話。

“另外,西風騎士團有一個不情之請。”

“你,你說。”熒回頭掃了一眼,發現派蒙躲在她的腦後,正在揪她的頭髮。

“我想代表西風騎士團授予你榮譽騎士的稱號。”琴彎腰從辦公桌上拿起一份證書和徽章,“榮譽騎士僅僅是個名號,無需履行義務。它代表著你作為非騎士團成員為蒙德做出的傑出貢獻。”

熒短暫地思考了一下,點點頭。

“好,我接受。”

(這裡的情節本來是第二幕的,我將它放到了第一幕,好讓主角參與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