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提瓦特的生存手冊 >   第4章

一道雷光亮起,隨後黯淡下來,床頭多了一枚紫色的神之眼。

李鏡醒來之後,便發現了這枚據說是外接魔力器官的神之眼。

圖案是雷之三重巴,雷元素神之眼,一抹紫光微微跳動,空氣中隱隱有電弧。

在李鏡拿起神之眼的那一刻,她腦海中瞬間多出了無數知識。

法器的創造和使用,雷元素禦使方式,以及完全不需要研究就能會的四種雷元素使用方法。

換成遊戲裡的語言,就是普通攻擊,重擊,元素戰技和元素爆發。

(以下是主角技能介紹)

普通攻擊·天雷敕:引動雷元素力從天而降造成落雷攻擊,範圍傷害,至多連續四段。

重擊:引動大量雷元素力鎖定敵人,造成雷元素傷害,並在短時間後降下更強的落雷攻擊,此攻擊必中。

元素戰技·幽雷引:引導體內體外的雷元素力,身化雷霆以極快的速度移動一段距離,在此期間免疫雷元素傷害且不會被打斷,並在附近有敵人時為其施加重擊的效果。

元素爆發·十方雷獄:升入空中,爆發元素能量,引導海量雷元素力形成覆蓋範圍較大的雷霆領域,領域邊界有著湮滅屏障,隔絕內外;同時對領域內的所有敵人持續造成雷元素傷害,並每五秒為範圍內的每一名敵人施加重擊效果,但此攻擊非必中。

在雷霆領域持續期間,李鏡獲得在領域內飛行的能力。

(介紹完畢)

“我的武器是法器?”李鏡有些疑惑,不過並冇有放在心上。

“神之眼……我現在也算是有自保之力了。而且,我能感知到,體內的元素力非常多,是我比其他人強一些,還是所有神之眼持有者都是這樣?”

算了,不想那麼多,神之眼應該是丟不了的……但還是放在身上比較好。

李鏡拿了一條帶子,將神之眼係在了袖口裡側。

“法器的鑄造和使用方法……為什麼會有鑄造?這不對勁……”李鏡搖搖頭,無法乾涉的事情,不去想。

“奇怪……這方法不需要原胚,取櫻木為質,嵌颶風為心,口唸‘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雷風恒,君子以立不易方’……引天雷鍛之,九煉可成……什麼意思?參量質變儀嗎?”

這句話是《周易》中的……為什麼會出現在提瓦特?

櫻木產自稻妻……現在還冇有鎖國,得找時間去一趟,或者在蒙德璃月買……

颶風指的是什麼?颶風之種嗎?貌似有些像……那麼,去試試無相之風吧。

神之眼先研究到這裡,先去嚐嚐蜜醬胡蘿蔔煎肉,再去望風山地看看。

這麼想著,李鏡換好常服下了樓。

……

在一個巨大的風眼處,李鏡看到了靜靜漂浮在那裡的無相之風。

淡青色紋路的外殼緊密地包裹著裡麵的核心,李鏡兩眼微眯,一道天雷劈下,把無相之風劈醒了。

“原來你冇睡,來吧,一起玩遊戲吧。”

無相之風迅速做出了迴應,它掀起風暴,強烈剛猛的風元素吹開。

雷光乍現,曼妙的身姿出現在懵懂的核心麵前,一道光圈鎖定住天青色的無相之風核心,緊接著陰雲聚集,比天雷還要刺眼和凝實的雷霆降下,核心表麵出現了些許裂紋。

利用幽雷引躲閃,順便接兩道天雷,很快,核心表麵裂紋遍佈,李鏡見無相之風要收攏外殼,瞬間一道天雷劈下,核心再也承受不住,炸開了。

首戰告捷。

李鏡在覈心內部尋得了颶風之種,像是一個迷你版的風晶蝶,拿在手裡有股這東西正在旋轉的感覺。

“但願這方法管用,先回蒙德城吧。”

風起地的大樹旁,溫迪緩緩睜開了眼睛。

“特瓦林……”

巨龍從高塔中飛出,咆哮著飛向蒙德城,一路上狂風大作,凜冽的風吹得人隱隱發痛。

它的眼中,理智被怨恨和憤怒覆蓋,隻知肆意破壞和報複,但奇怪的是,它並冇有打死任何一個人。

一縷清風吹過,溫迪的身影憑空出現,他手執天空之琴,自顧自地彈了起來。

“這首曲子……”特瓦林有些懷念。

“巴巴托斯,你……”

不等它說完,溫迪輕觸巨龍的腦袋,淨化之風悄然拂過。

緊接著,溫迪臉色大變,化作一縷清風飛到蒙德城裡神像的手心上。

“我當時給教會留了後手……輸出信仰之力的機關……這裡。”

溫迪抬手,龐大的風元素力量注入,神像熠熠生輝。

“神靈位格……看那力量的形態,多半是深淵,若是那位‘王子’親自出手,恐怕我也得捲進去……要不把摩拉克斯,巴爾澤布喊來?”

算了,如果真喊來,又打了起來的話,不出意外就是七神親至,天理下場。那麼蒙德多半要從地圖上抹去。

深淵……

在特瓦林和西風教會上留下後手,溫迪輕輕一推,天空之琴重新回到了教會之中。

“尋一個變數……”喃喃自語著,溫迪抬頭看向天空,巨龍已經飛到了蒙德城。

通天貫地的黑色龍捲降下,樹木破碎,房屋倒塌。

大主教帶著琴和迪盧克來到了神像旁,當年風神留給他們抵禦災害的機關,也是時候使用了。

“東風之龍特瓦林,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還是說,已經墮落了?那現在應該稱它為……風魔龍?”大主教看向天空中肆虐的巨龍,為神像注入風元素力。

一股磅礴的神力屏障展開,黑色龍捲停息,特瓦林被隔絕在蒙德城之外。

無奈的風龍咆哮著,但都被屏障隔絕在外。

特瓦林飛走了。

……

李鏡還在回味那場戰鬥。

“就像是在遊戲裡操縱人物一樣嫻熟,彷彿身經百戰……這不對勁……”

她皺著眉,心底升起一股莫大的恐慌懼。

“不去想……”李鏡穩定住情緒,找到了在望風山地附近等她的馬車。

“車伕先生,回蒙德城吧。”

李鏡乘著馬車離開了,並冇有發現正在窺視的溫迪。

“有意思有意思,我無法乾涉的命運……卻又不是【變數】……”

李鏡回到蒙德,看到的卻是在重建的街道和樓房。

“特瓦林來過了?”她看向城外青色的保護罩,能感覺到裡麵有著強大的,高質量的元素力在湧動,宛如清風。

“原來如此……這就是蒙德的手段嗎……”

李鏡見到自己住宿的旅館安然無恙,並冇有遭到風暴的直接打擊,心情好了一些。

吃著甜甜花釀雞和蔬菜沙拉,李鏡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變得香甜。

“人間美味。”

這龍災已經出現,旅行者想必也快到了,我應該儘快收集櫻木,進一步增強實力……

若是能回去再好不過,若是回不去……

李鏡搖搖頭,回不去也就回不去吧。

……

半月後。

“你聽我說,特瓦林……”

森林裡,綠衣少年安撫著巨龍時,一道踩到樹枝的聲音響起,少年猛地回頭。

“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