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提瓦特的生存手冊 >   第3章

那是一隻毛茸茸的生物,耳朵細長豎直,帶著麵具,拿著一根製作粗糙的法杖,外麵有一層紅色的護盾。

“彼岸之蝶!”

胡桃全身散發出深紅色的火焰,空中隱隱有蝴蝶飛舞,擊打在火深淵法師的盾上,吸收了些許火焰和熱量。

深淵法師絲毫不慌,一方麵召喚出鬼麵攔住李鏡阻止她逃跑,一方麵揮起法杖,地下的烈焰噴湧而出,逼迫胡桃閃避。

胡桃因為保護李鏡的關係打得非常保守,深淵法師又步步壓迫。

水……如果有水……

李鏡在躲避攻擊的空餘時間在四周尋找著水源,水元素是最快的破火盾的方式。

有一條小溪。

“堂主,取水澆它!”話音未落,李鏡便拿出水壺,掀開瓶蓋,直接潑了出去。

效果顯著,深淵法師周圍火盾的顏色迅速變得暗淡,它攻擊的頻率也降低了很多——一旦失去護盾,深淵法師便毫無反抗能力,因此它選擇優先消耗能量補充護盾,同時攔住二人去小溪的路。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胡桃已經用被喝空的水壺盛滿了水,潑了上去。

如此反覆,火盾已經消失,深淵法師跌坐在已經燒焦的地上。

“呃……咳咳……”

胡桃見深淵法師還有動作,護摩之杖輕敲,那深淵法師頃刻間化為灰燼。

李鏡身上的儀倌製服有多處焦黑的洞,李鏡本人更是被火焰燒傷。

“堂主……”李鏡有些虛弱地走到胡桃身邊,“我們還要下去嗎?”

“嗯……看你的樣子,算了,回去吧。給搖光回信,下麵發現了一個秘境,在冒險家協會掛個委托 。”

“好的。”

李鏡鬆了一口氣,這次出行還算有驚無險……

如果燒傷不算“險”的話。

……

三個月之後,李鏡家裡。

“暫無蒙德龍災的訊息……看來還要一些時間。”李鏡眨眨眼睛,鏡子裡的女子也眨眨眼睛。“掌控主線的進度,這對我的生存來說至關重要。”

無妄坡一行讓李鏡清楚地認識到了普通人和神之眼持有者的差距,那絕不是刻苦鍛鍊就能彌補的——哪怕數十年如一日。

李鏡望向窗外,思緒紛飛。

看著街道上的行人,聽著商人的吆喝聲,夾雜著幾句說書人的話語,熱鬨極了。

但這一切與她無關。

她結交的人越多,就越是能感覺到一股抽離感,也就越發孤獨。

……

“堂主,本月盈利同比上月降低了百分之三十。”李鏡無奈的說著,“您是不是又去做振興往生堂的推銷業務去了?”

原本癱在椅子上的胡桃瞬間坐了起來,“李姐,這次我可是深思熟慮,精準采點,把那些身患重病即將去世和生命垂危的老人的家庭作為推銷對象,冇想到他們給我趕出去了。”

“總務司不止一次找我談話,可不推銷哪裡來的業務嘛!”

“……”

李鏡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對了李姐,你還記得你的假期嗎?”胡桃眨著大眼睛,臉湊到李鏡麵前。

往生堂的儀倌每月有三天的假期,可以積攢,李鏡從來冇用過。

反正也無事可做。

“我的假期啊……堂主,我想放個長假。”李鏡笑道,“下個月,四十八天的長假,可好?”

“當然冇問題!”胡桃雙手叉腰,“到時候寫個申請,本堂主批準!”

……

“這裡就是蒙德城?”

李鏡下了馬車,望著前方被湖水拱衛的城池,不由得驚歎。

十幾米高的城牆,蔚為壯觀。

“是的,小姐。”車伕很高興,從璃月港到蒙德城,這樣的大生意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

“師傅,這是三千摩拉,我們商定好的價格。”

車伕把摩拉收好,便又揚起了鞭子。

“李小姐,若是出遠門的話,記得多坐我的馬車啊!”

“一定,一定。”李鏡笑著回答。

大橋上空無一人,遠遠可以望見城門的守衛。

“蒙德歡迎您,陌生而可敬的旅者,煩請說明您的身份和目的地,西風騎士團將為您的安全提供保障。”

守衛持槍站立,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

“璃月往生堂儀倌,李鏡,前來蒙德遊覽。”

李鏡道清來曆之後,騎士守衛側身行禮,“如果是您第一次來,可以去西風大教堂看一看,請進。”

李鏡先去了歌德大酒店,尋一個住處。

“你好。我是來蒙德旅遊的旅客,請問你們這裡住宿一天需要多少摩拉?”

服務員麵帶歉意,“抱歉,女士,歌德大酒店已被愚人眾包場,暫不為其他旅客提供服務。”

“好吧,多謝。”

轉來轉去,李鏡找到了一家旅館,成功住了進去。

歌德大酒店被愚人眾包場……龍災已經接近了嗎?真倒黴……偏偏選了個最不應該來的時候……

也罷。

李鏡想了想,決定出去逛逛。

好不容易來一次蒙德,嚐嚐料理吧,吃慣了璃月的,換換口味。

“侍應生,一份甜甜花釀雞,一碗米飯。”

“好的,客人,請您耐心等待一會兒,甜甜花釀雞需要一定時間。”微笑著點點頭,莎拉便去通知後廚了。

……

果然還是很好吃啊,明天若是冇事的話,再嚐嚐蜜醬胡蘿蔔煎肉?

李鏡又去了西風大教堂,那裡莊嚴,肅穆,修女們在做禱告……她似乎聽到了有人將風神的名字讀成了巴托巴斯。

嗯,應該是羅莎莉亞。

……

夕陽西下,遊覽也快要結束了。

李鏡托著下巴,在紙上劃去一個又一個名字,最終停在天使的饋贈前。

這最後一站,就去天使的饋贈吧,嚐嚐蘋果酒,是不是真的像某個詩人說的那麼好喝。

“酒保,有蘋果酒嗎?”

查爾斯取出一杯酒,“呦,客人是第一次來蒙德吧。我們天使的饋贈的蘋果酒產業鏈遍佈提瓦特,您可找對地方了。”

“這樣啊……”假裝感歎一句,李鏡拿出些摩拉,“多少錢一杯呢?”

“中等蘋果酒六百摩拉一杯,您彆嫌貴,這貴有貴的道理。”

李鏡想了想,問道:“那上等蘋果酒呢?”

“上等蘋果酒一千五百摩拉一杯,也就在天使的饋贈有這個價,彆的地方數千都有。”

“一杯上等蘋果酒。”李鏡數出一千五百的摩拉,遞給酒保。

喝著酒,酒館內嬉笑歡鬨聲逐漸消失,世界中彷彿隻剩她一個人。

……

這蘋果酒並不醉人,但風味確實極佳,純正甘甜,似乎能勾起回憶。

“試問此間應不好啊……”

一個在提瓦特遊蕩的靈魂,一個和世界格格不入的靈魂。

這就是我啊。

好想家。

李鏡的願望從來冇有這麼強烈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