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提瓦特的生存手冊 >   第1章

……

李鏡察覺到有光芒透過縫隙照在他的臉上,悠悠轉醒。

原本潔白的天花板變成了一片遮在他眼睛上的樹葉,李鏡驚懼之中坐起身來,發現此處已不是原本狹小卻溫馨的家。

“這是……哪?”

經過判斷,李鏡覺得這可能不是他原來的星球了。

原因就在遠方矗立的岩神像。

“原神世界嗎,我穿越了?”

前世的他也玩過《原神》這款遊戲,大概瞭解背景,極其瞭解劇情。

想到天理的維繫者之後,李鏡強迫自己不再想下去。天理的權柄未知,推斷說是空間,可誰知道呢?萬一此世界的劇情走向不是他熟悉的那個原神呢?

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萬不可大意,她還想有個安詳的晚年。

粗略檢查完身體之後,李鏡皺起了眉頭——穿越也就罷了,還變性了。

她對這具並不熟悉的身體瞭如指掌,彷彿腦海裡有個3D圖,樣貌,年齡,身高俱全 。

這具身體,是個女性,身姿窈窕,形貌昳麗,約莫十八歲左右。

“奇怪……如果她本是此世中人,那我為何冇有她原本的記憶?為何我會對身體瞭如指掌?甚至能‘看’到這具身體的模樣,這本身就不合理。如果她不是……”李鏡打了個寒顫,“杞人憂天,杞人憂天……先不去想這些。”

李鏡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還是不夠敏銳,聽到聲音我就應該察覺了。”

算了……先找一個安身之所再說。

身上的衣服是璃月服裝,正好不遠便是岩神像,先去璃月吧。

不知這岩神像是哪裡的,但願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原神。李鏡這麼想著,向岩神像走去。

李鏡的運氣很好,此處是距璃月港最近的神像,位於淥華池東南部,歸離原南部,再行百裡便是璃月港。

李鏡摸了一下岩神像,毫無反應。

“果然。”

李鏡看著周圍的環境,似乎是璃月大橋北邊的那個神像。

“上天助我,方向正確的話,三天應該可以到達。”李鏡喃喃自語,“有希望。”

(此處山丘走勢由北到南,並且向東南傾斜,中途向東凸起,比較容易辨認)

順著隱隱若現的官道,一路上餓了摘些野果,渴了喝些露水,直到他看見遠方的水域和水上架起的木橋。

(這官道附近已被千岩軍清理過,毫無魔物痕跡,因此冇有襲擊事件)

一股疲憊感湧上心頭,李鏡晃晃腦袋,繼續往前走。

千岩軍見她並無可疑之處,又著璃月服裝,臉上又有著些許疲倦,因此並未阻攔。

“終於……到了。”李鏡笑了笑,她身上有著數千摩拉,想來住個客棧還是冇有問題的。

(由於遊戲內摩拉的價格非常不合理,我將貨幣係統稍作改善,此處為二創)

進城後李鏡便找路人詢問客棧之事,問過三五個人之後選定了一家名為禮同的客棧。

“客官可是要住宿?”掌櫃放下手中的算盤,抬起頭問道。

“是的。”李鏡從懷中摸出幾枚摩拉,“掌櫃,多少摩拉一天?”

掌櫃微笑著回道,“一天隻要一百摩拉,客官我跟你說,你可是來對地方了……”

不等他說完,李鏡拿出一枚麵值五百的摩拉,“五天,立契約吧。”

“當然,當然客官。”被打斷了話,掌櫃也不生氣,笑眯眯地擬下契約,推給李鏡。

“客官您看這份擬稿,若有不滿之處還請告知,小店儘量滿足。”

李鏡拿起紙張,仔細地看了一遍,無非是正常的權利和義務。

李鏡點點頭,“冇問題,我覺得可以簽署。”

聽了這話,掌櫃便拿出一份正式的契約文書,並在李鏡的注視下一字不差地抄下了草稿,隨後簽下了自己與禮同客棧的名字 。

“客官,可以簽了。”掌櫃笑著將一支毛筆,一支羽毛筆和契約書遞給了李鏡。

李鏡拿起羽毛筆,在契約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契約已成,食言者當受食岩之罰。”

掌櫃和李鏡異口同聲。

“客官,您的住處安排在……”

……

李鏡鎖上門,躺在床上慶幸著自己演技足夠——在掌櫃麵前,表演成一個久居璃月的人。

(語言問題的話,就暫且認為是全提瓦特都在講中國話吧,後麵會解釋的。)

“要考慮工作了啊,這幾千摩拉,也隻夠我活一個月左右……這還要假設飯錢相對便宜。”

李鏡沉思。

什麼工作適合我呢?萬民堂?人多眼雜,不合適;琉璃亭新月軒想都彆想;說書冇那功底;冒險家協會我手無縛雞之力……碼頭……這具身體力量較差,十分柔弱,怕是不行……暫且作為備選;往生堂……對!往生堂!

生前隨爺爺學習過很多喪葬事儀,或許能應聘個儀倌?去試試,說不定能成。

李鏡眼睛一亮,整理好思緒後邁出客棧,拐了幾個彎,找路人打聽往生堂的地址。

“往生堂……小姑娘,你這麼走,再……”路人見她詢問往生堂之事,一臉同情,描繪的路線十分詳儘,就差帶著她去走了。

對方在說完之後還拍了拍李鏡的肩膀,並給予了一個安慰的眼神。

“他都想到了什麼?”李鏡麵色古怪。

在往生堂附近,李鏡找到了招聘儀倌的簡章,但掛了好多簡章無人揭下。

李鏡取下一份簡章,端詳起來。

1 有一定的喪葬事儀知識。

2 理解死亡。

就這兩條,符合就可以去應聘,取得往生堂當代堂主胡桃的認可即可入職,成為儀倌。

冇辦法,往生堂最近人手緊缺,胡桃隻能親自招聘。

“應該冇什麼問題。”李鏡將簡章收進懷裡,“我能行的。”

……

端坐在大廳,倍感無聊的胡桃不止一次望向大門。

嗯,今天依舊冇有人來。

“堂主,有人應聘。”往生堂的一名儀倌向胡桃通報。

“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胡桃蹦起來,貼著身子盯著儀倌,梅花瞳裡滿是喜悅,臉上寫滿了激動。

“堂主,注意形象……”儀倌麵色微紅,“那名年輕人名叫李鏡,我去帶她進來,還請堂主考覈。”

……

李鏡在儀倌的帶領下走進大廳,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眼神裡難掩興奮的胡桃——儘管她很剋製地坐在椅子上,但少女的情緒完全寫在臉上。

“咳咳,本堂主……不,我是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想要在本堂主的考覈下成功應聘儀倌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哦。”胡桃露出了一個看似可愛的笑容,拿出了一份捲紙。

“李鏡小姐,答對半數就算過關,本堂主可是放了不少難題呢。”

……

李鏡看到自己過半的正確率,鬆了一口氣。

“誒呀呀,李鏡小姐,還不賴嘛。”胡桃看到李鏡的答案,更開心了。

“那麼,李鏡小姐,死亡對你來說是什麼呢?有什麼意義?”

這是個哲學問題。

“胡堂主,死亡對我來說意味著割捨,和現世的一切分離。”李鏡停頓了一下,“至於意義……知曉了死亡的可怕,我纔會更嚮往生存。”

“當然,也會更尊重生命。”

胡桃愉快的眯起了眼睛。

“劉叔,給她一套儀倌服裝,告訴她儀倌怎麼做,然後去取摩拉。”

話音未落,胡桃取出一份早已擬好的契約,看了看眼前這個比自己大上一些的青年女子,想了想,又在上麵添了一行字,遞給李鏡。

李鏡很快就看到了最後一行,那是嶄新的字跡:往生堂的儀倌享有免費的喪葬業務辦理和每年燒紙錢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