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8章

在高高的天幕之上,坐落著一座天空之城。

雲霧繚繞,恍若仙境。

北有紀落在長長的樓梯上,靜默了片刻,緩步上樓。

漸漸地,霧氣越來越濃,以北有紀的眼力也隻能看見十個階梯,再遠就是一片蒼白。

北有紀停住腳步,霧氣中突然竄出幾隻白色的不明生物,速度極快地朝北有紀撲來。

北有紀抽出手裡的劍,挽了一個劍花,毫不畏懼地對上那不明生物。

那生物說來奇怪,砍上去就跟冇有實體的一樣,很快又彙聚成一個完整的身體,但是它遇到的是北有紀,她手裡的斬靈劍能斬殺一切有氣的東西,**,以及,靈魂。

所以撞上去的不明生物基本是有去無回,大概砍了十隻以後,北有紀收劍。

白色的不明生物慢慢消失,白茫茫的霧也漸漸褪去。

北有紀緩步向上,一步一步走到了最頂上。

“呦,捨得回來了?”

不遠處金碧輝煌的座位上,坐著一位女人,女人臉上帶著妖紋,五官精緻,衣裙華麗,看起來妖嬈又貴氣。

北有紀嘿嘿一笑,連忙上前。

女人聞到她身上的味道,皺了皺眉頭。

“你去乾什麼了?渾身都是雜碎妖怪和草藥的味道。”

北有紀停住腳步,撓了撓頭。

女人還是不滿,“看看你穿的衣服,那是人類的巫女纔會穿的衣服吧?”

北有紀低頭看了看,發現裙襬確實染上了妖怪的血。

她額角隱隱作痛,毫不猶豫地轉身,熟門熟路地朝一個方向走去。

女人手抵著額頭,慵懶地靠在座位上,眼睛卻執著地盯著跑走的少女,直到少女身影消失,女人才閉上了眼睛。

“哼!”

舒服地泡了個澡,換上銀狐裘,北有紀再次回到了女人的身邊。

她小心翼翼地坐下,看女人冇有反應,雙手慢慢摸上女人的肩膀,不輕不重地開始按摩。

女人掀開眼皮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

北有紀嚥了咽口水,心裡暗歎,看來這次不好哄了。

“母親大人……”

“孃親?”

“娘?”

“母親?”

女人伸手打落了她的手,“現在想起來我是你母親了?”

北有紀嘿嘿笑了笑,伸手抱住了淩月仙姬的脖頸,還把臉伸過去和她蹭了蹭,淩月仙姬佯裝抵抗了一下,最後放棄了,任女兒和自己蹭蹭,嘴角忍不住彎了彎,卻還是不饒人。

“你能不能有點大妖怪的樣子,看看殺生丸,你要是有他一半的氣質我就放心了。”

北有紀纔不管這些,將母親抱得更緊了。

“管他乾嘛?孃親,我是你唯一的女兒誒?”

淩月仙姬不語了,一陣白光閃過,座位上已經冇了人影。

雲層中出現了兩隻模樣相似的犬妖,二妖在雲層中遨遊。

殺生丸似有所感,抬頭看了看天空,冷哼了一聲。

邪見疑惑殺生丸少爺為什麼停下了腳步,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卻什麼也冇看到。

兩人再次坐在雲頂天宮,已經是很久以後了。

淩月仙姬手撐著頭,目光柔和地看著北有紀。

“自己交代吧,這段時間去乾了些什麼?看你穿的巫女服,你去人類世界待過了吧。”

北有紀枕著母親的腿,看著天空。

不答反問:“孃親,你知道為什麼父親會那麼親近人類嗎?”

淩月仙姬挑了挑眉,想起了那個強大的男人。

“怎麼?你也跟你父親一樣,喜歡上了人類?”

北有紀搖了搖頭。

“我隻是想著,妖怪出身以後,修行好多年才能化形,化形卻是化成人類的模樣。”

“人類卻是一出生就是這副模樣。”

少女看向母親。

“孃親,天道果然偏向人類吧?”

看著酷似自己的少女臉上帶著迷茫,淩月仙姬冷嗤一聲。

“不得不承認人類確實受到天道的寵愛,在人類文明出現之前,我們妖族都是住在野外。”

“但是這些又能說明什麼呢?”

“妖族天生就有強大的能力,移山填海,人族弱小又短壽,他們再聰明,也不會擁有這樣的能力。”

北有紀笑了笑,她冇告訴母親,之前戈薇跟她描述過的,在幾百年後,人類確實是靠著自己擁有了移山填海的能力。

淩月仙姬伸出手指戳了戳女兒的臉蛋。

“真是不知道你這小妮子一天到晚在想什麼,好好的西國公主不當,非要跑去人類世界。”

北有紀嘻嘻一笑,抱著母親的手撒嬌。

淩月仙姬搖了搖頭。

“你和你父親還真是在某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很相似。”

“不過見你妖力增強了許多,我也就不說你什麼了。”

“一個女孩子,還不如你哥哥殺生丸,他起碼還知道回家,你就一直捨得不回來……”

北有紀點了點頭。

“是,是。”

不是她不回來,隻是某些事情,除了巫女的手段,她實在想不出解決辦法,這纔在人間停留了百年。

看著澄澈的天空,她暗自期盼。

希望犬夜叉和殺生丸一切順利。

有些東西,需要他們倆的配合。

還有那個奈落,要找個日子解決了他。

淩月仙姬察覺到懷裡的孩子呼吸越來越平穩,向來淩厲的雙眼裡多了幾絲心疼。

隻能說天意弄人,犬大將兩子一女,某些責任卻隻能落到女兒北有紀的身上。

北有紀在雲頂天宮待了幾天,察覺到南邊傳來一股邪氣,她拜彆母親再次上路。

傳來邪氣的是一座山,山腰處有個洞,裡麵散發出陣陣邪氣,時不時傳來恐怖的嘶吼,對她有種若有似無的吸引力。

“北有紀姐姐!”

北有紀回頭看去,發現了犬夜叉一行人,珊瑚也在其中,看到北有紀,下意識握緊了飛來骨。

戈薇察覺到了,安撫道:“那是犬夜叉的姐姐北有紀,不是壞人。”

珊瑚點了點頭。

北有紀衝著他們招了招手。

“戈薇,你們離遠一點。”

戈薇點了點頭,拉著珊瑚站遠了一些,彌勒也有遠見地退開了,唯有犬夜叉站在原地。

“喂!你要乾什麼?”

北有紀回頭看了他一眼,很疑惑。

“你怎麼還在這裡?不是讓你們退開嗎?”

犬夜叉“切”了一聲,“我又不是脆弱的人類,為什麼要退?”

北有紀點了點頭,衝他笑得不懷好意,“這可是你說的。”

話音剛落,拔出腰間的劍,奮力一斬。

“轟!”

整座山從中間被人劈開,邪氣陣陣從山裡散發出來。

北有紀又是一劍,剛要飛出來的妖怪和碎肉被斬成了粉末。

“咳咳咳……你乾什麼?”

犬夜叉捂住鼻子,扇了扇四周的灰塵。

北有紀回望他,顯得十分無辜,“我不是讓你離遠一點了嗎?”

犬夜叉一想,說的也是。

察覺到某個人有想逃的意願,北有紀將劍扔出,狠狠刺穿了那人的胸口,將他釘在原地。

“你好呀?你好像需要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