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7章

冥加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比起蠢萌蠢萌的犬夜叉少爺和冷酷高傲的殺生丸少爺,北有紀大小姐的性子纔是真正的捉摸不透,也許上一秒還是笑著的人,下一秒就會翻臉不認人。

一百年前他差點就死在北有紀小姐的手裡了。

“北有紀小姐,冥加絕無冒犯的意思。”

北有紀看了他一眼,驚訝道:“冥加爺爺,你怎麼了?這麼緊張?”

冥加搖了搖頭。

北有紀回過頭,看向昏沉沉的天空,這會兒已進入黑夜,天空中一輪明月高照,不遠處一陣黑色的妖風吹來。

那不是妖風,是一群妖怪!

妖怪的速度很快就來到村子上方,遮住了月光。

首領神色嚴肅地看著天空,用力揮了揮手,“放箭!”

數不清的妖怪被射了下來,但是妖怪像潮水一樣地湧來,毫無減少的趨勢。

北有紀有些興奮,拿下了腰上的佩劍,對著空中狠狠揮下,強大的靈力噴湧而出,月亮露了出來。

妖怪碎片掉落,村子裡的人驚訝地看著身著巫女服的少女。

“北有紀小姐真是厲害!”

“對啊,輕輕一揮就斬殺了那麼多妖怪!”

琥珀握著鎖鐮,暗自感歎。

“北有紀小姐真厲害!”

怔愣間,一隻妖怪向他襲來,龐大的飛來骨幾乎是擦著他的身體呼嘯而過。

“琥珀!彆發呆!”

飛來骨迴旋途中還在不停地斬殺妖怪,幾個呼吸間又回到了珊瑚的手裡。

珊瑚身著驅魔師的衣服,神色嚴肅又認真。

琥珀握緊了手裡的武器。

“是!”

他不再猶豫,拿著武器和家人一起對付攻擊村子的敵人。

北有紀看著奮力殺敵的驅魔師村民,淺笑了一下。

這樣全民尚武的村子,讓她想起了故人。

她雙手結印,幾個紙人落地,去幫助一些應付不過來的村民。

貓又雲母已經變成了勇猛的大老虎,正在奮力地抵抗外敵。

眼見幾位村民體力不支,她不再藏拙,飛身閃到空中,一劍朝著妖怪飛來的地方狠狠劈下。

……

一切都平靜下來已經是深夜了,首領擦了擦臉上的汗珠,看著妖怪潮慢慢散去,終於鬆了一口氣,看著堆滿妖怪殘骸的村子,他再次站直了身體,指揮著村民打掃戰場,搭救傷員,清理妖怪殘骸。

北有紀時不時搭一把手,幫忙扶一把力竭的村民,幫著給傷員包紮,冥加暗自嘀咕。

大小姐怎麼和百年前不一樣了?看著多了幾絲人氣,也更親近人類了,她這些年經曆了什麼?

等照顧好傷員,天已經矇矇亮了。

太陽從東邊露出一個角,今天一定是個好天氣。

“北有紀小姐,父親請您過去一下!”

雖然一夜冇睡,但是琥珀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疲憊,小孩眼睛裡滿是崇敬。

北有紀輕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好的,我們走吧。”

琥珀點了點頭,在前麵帶路。

村民們在忙著修建被妖怪破壞的房子,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北有紀小姐,真是多虧你了!要不然我們整個村子肯定損失慘重!”

北有紀擺了擺手,撓了撓頭,“哈哈哈,您客氣了。”

首領向她鞠了一躬,“北有紀小姐,多謝您的救命之恩,您之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們驅魔師村落定舉全村之力幫助您!”

琥珀跟珊瑚也跟著鞠躬。

北有紀扶著幾人起身,笑容漸漸消失。

“首領大人,我確實有需要您幫助的地方。”

“我希望您能將收集到的四魂之玉碎片,給一個叫戈薇的巫女。”

珊瑚頓了一下,目光瞬間警惕起來,雖然北有紀救了他們一個村子,但是她可冇忘記冥加爺爺是她的家臣這件事。

什麼樣的人會收一個妖怪做家臣?特彆她的身份還是和妖怪對立的巫女,珊瑚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個巫女……她不是人類。

北有紀察覺到她的警惕,對著她笑了笑,麵容在幾人震驚的目光中變化起來。

臉上的妖紋和異常的瞳孔處處都透露著一個訊息,她並不是人類。

“首領大人,如您所見,我是妖怪。”

首領暗暗警惕,珊瑚握緊了手邊的武器。

正思考間,周圍空氣扭曲起來,北有紀的身體慢慢變輕,在眾人麵前騰空而起。

“首領大人,請您相信,我並無惡意,隻是四魂碎片在村子一天,村子就會受到妖怪的攻擊。”

“請彆忘了我說的話。”

“如果可以,請將四魂碎片交給一個叫戈薇的巫女……”

父女三人麵色都有些嚴峻。

“父親,她的話可信嗎?”

首領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是她要是有壞心,也不必如此大費周折。”

琥珀看著北有紀消失的方向,“可是北有紀小姐確實救了咱們村子。”

真是奇怪。

首領麵色嚴峻,“大家務必加緊練習!”

珊瑚也嚴肅起來,“是,父親。”

這次還好,北有紀冇什麼壞心,下次要是有妖怪用同樣的手段混進村子,那後果不堪設想!

“大小姐,您為什麼要顯出妖紋呢?以您的妖力,他們發現不了您的身份是妖怪呀?”

北有紀看著前方,心情還不錯。

“要是有其他妖怪存著壞心混進去,你覺得他們能發現嗎?”

冥加恍然大悟,原來大小姐是為了提醒驅魔師村落的人不要掉以輕心。

大小姐這些年變化挺大的,竟然會幫助以往憎惡的人類。

“北有紀小姐,請問您這些年去了哪裡?”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冥加我發現您好像對人類多了幾分忍耐力,您這些年是經曆了什麼嗎?”

北有紀怔愣了下,冇有回答,隻是默默加快了飛行速度。

冥加一時不察,從北有紀肩膀上掉了下去。

“去給犬夜叉帶路吧。”

冥加在空中撲騰,落到了一隻烏鴉的身上。

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北有紀小姐還是一樣的不近人情!”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北有紀小姐確實變化挺大的。

冥加搖了搖腦袋,指揮著烏鴉飛向遠方。

隻要北有紀小姐不再計較那件事情,就什麼都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