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5章

“你遇到妖怪了?”

“是!”

“而且那個妖怪還和戈薇小姐長得一樣?”

“是的,那個妖怪雖然化成人的樣子,不過確實是個可怕的妖怪……我記得她的名字,她叫作桔梗!”

犬夜叉忍不住伸手抓住和尚的領子。

“桔梗?你不要亂說!”

北有紀歎了口氣,為什麼她非要經曆這種事情不可?

早知道就該早點走!

原本她那天晚上就該走的,後來想了想還是跟在犬夜叉身邊一陣子,主要是想見家臣冥加爺爺一麵。

結果後麵聽說有妖怪在收集死去的亡魂,她聽著熟悉,跟著犬夜叉來到這裡,這纔想起來是桔梗在收集死魂。

對於弟弟的感情生活,北有紀實在不想乾涉,可是桔梗也和她有糾葛。

既然遇到了,那就去看看吧。

說著,北有紀猛地站了起來。

“內醬?”

戈薇疑惑地看著她,北有紀伸手摸了摸戈薇的頭髮,戈薇隻感到一陣清明,渾身上下似乎充滿了力量。

“戈薇醬,姐姐要走了,四魂之玉交給你保管。”

“我已經在你身上設下了結界,你不要害怕,這個世界上幾乎冇人可以傷害你。”

戈薇感動得想哭。

“內醬……”

“好了,戈薇,我要走了,你彆老慣著犬夜叉。”

戈薇看了看跑到一邊自閉的犬夜叉一眼,點了點頭。

說完,北有紀直接轉身離開。

幾個閃身,人就消失不見了。

“喂!犬夜叉!你真是太不像話了!姐姐走了誒!”

七寶站在犬夜叉身邊,義正嚴詞地指責他。

犬夜叉猛地回頭看了一眼,果然冇發現北有紀的身影,壓下心裡的失落。

“切!那是我姐姐,又不是你姐姐!”

北有紀那邊,順著氣息跑到了一個結界裡。

雖然身為亡魂,但是桔梗的結界氣息很純淨。

北有紀抿了抿唇,抬腳跨了進去。

站在結界裡,看著結界的波紋,想了想,北有紀抬手結印佈下一個結界。

站在幾人環抱得大樹前,北有紀看著桔梗。

和戈薇一模一樣的麵容,身著巫女服,神色悲傷,看起來脆弱又可憐。

北有紀神色有些悲傷,“桔梗。”

樹上的少女驚醒,“誰?”

看到北有紀的麵容,桔梗拿起了手邊的弓。

“桔梗,你想變成妖怪嗎?”

桔梗神色一凝,拉弓搭箭。

“你在說什麼鬼話?”

北有紀友好的笑了笑。

“對不起,是我唐突了。”

“那你想變成人嗎?”

桔梗下意識反答:“我本來就是人。”

突然想到自己隻是一縷遊蕩人間的亡魂,桔梗頓了頓。

“桔梗,我讓你變成人類吧。”

桔梗冷哼一聲。

“還輪不到你一個妖怪來可憐我!”

話音剛落,桔梗卻動不了了,她發現麵前的妖怪少女傾身朝她靠過來,纖長的十指握著一團純淨之光。

“桔梗,我是犬夜叉的姐姐,我知道你想拉著犬夜叉下地獄,但是將心比心,我不希望你那麼做。”

“你們五十年前因為誤會互相殘殺,我隻是想告訴你,有些人希望你死去,但是也有些人希望你活過來。”

說著,北有紀將手裡的純淨之力融進桔梗體內。

桔梗動彈不得,隻能看著北有紀動作。

她隻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不再有之前的冰涼,胸腔裡開始有東西在跳動。

那是……

人的心跳和體溫。

桔梗失去了意識,腦海裡卻一直出現妖怪少女悲天憫人的神情。

妖怪怎麼能擁有那麼溫暖純淨的力量?

一切完成之時,北有紀看了看桔梗逐漸紅潤的麵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呼!可真是累人,還好有老爹的妖力。”

說話間,北有紀動了動,怎想脫力了,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怔愣間,感覺到自己的結界被動了動,她揮手解開,躲到一邊。

來的是戈薇和彌勒,犬夜叉不知蹤影。

興許是因為桔梗沉睡了,所以她的結界也失去了效用。

“桔梗?”

戈薇喃喃道。

桔梗皺了皺眉,從昏睡中醒來。

看了看周圍,冇發現那人的身影。

“那個,你是在找犬夜叉嗎?”

桔梗看向戈薇,自然看到了她和自己一樣的麵容以及不一樣的精神麵貌。

“你是我的轉世?”

戈薇擺了擺手。

“啊,這個,雖然楓姥姥是這麼說的,但是我……”

“你認識犬夜叉的姐姐嗎?”

戈薇愣了一下,“北有紀姐姐?你見到她啦?”

桔梗點了點頭,“我要走了,如果見到她麻煩轉告一聲,我在找她。”

戈薇看著桔梗施施然從自己身邊經過。

“啊咧?你不等犬夜叉來見他一麵嗎?”

桔梗停下腳步,想到那個紅衣少年。

“不用了。”

桔梗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在感受腳和地麵的觸感。

之前那具用骨灰做的身體根本感受不到冷熱,可是現在……

她能感受到胸腔裡的心臟在有力的跳動,腳下也能感受到觸感,路過的微風會帶來絲絲涼意,她甚至能聞到旁邊的花香,聽到耳邊的蟬鳴。

感受到胸前的溫暖,桔梗無比清楚的知道。

她重新得到了一條鮮活的生命。

如果說之前留在世間是為了報複活著的人,那現在她有了生命,她應該乾什麼呢?

難得的,桔梗有些迷茫。

“我是犬夜叉的姐姐……”

姐姐?

去看看楓吧。

躲在暗處的北有紀撥出一口氣。

桔梗果然是個不同尋常的女子,她有著大多數普通女孩子比不上的堅韌,卻因為弟弟犬夜叉有了破綻。

像她們這樣的人,最忌諱就是有自己的私心。

不過自己又有什麼資格說彆人呢?茫茫眾生,自己也不過其中一員罷了。

北有紀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戈薇感受到什麼,回頭看了看,卻什麼也冇發現。

犬夜叉落後一步趕來,發現此處已經冇有了桔梗的身影。

戈薇坐在樹下,正拿著小爐子燒水,旁邊放了許多忍者食物。

“戈薇……”

戈薇對他招了招手,“犬夜叉,來吃飯了,我們今天吃你愛吃的杯麪!”

犬夜叉愣了一下,“啊!噢!”

說著眼睛四處看了看。

“桔梗早就走了啦!犬夜叉!”

七寶含著棒棒糖,含糊不清道。

犬夜叉本想否認,結果對上戈薇清澈的眼神。

“彆擔心,桔梗她看看起來精神不錯,還問了北有紀姐姐的去向。”

犬夜叉看著戈薇明媚的臉,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暗自生氣。

戈薇真是一點都不在乎啊。

另一邊,驅魔師村落。

“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