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4章

話音剛落,北有紀放下七寶,閃身出了屋子。

戈薇看了犬夜叉一眼,拿著弓箭出了屋子。

森林裡湧出許多隻狼,站在小屋前虎視眈眈。

楓婆婆也跟了出來。

“狼?哪裡來這麼多狼?”

北有紀嗅到一股熟悉的妖氣,冇做聲,雙手結印,一道靈力聖潔的結界落在森林裡,肉眼可見的,接觸到結界的狼消失得無隱無蹤。

楓婆婆暗自心驚。

淨化結界?北有紀身為一個妖怪,怎麼會這種巫女的法術?

這個結界,桔梗姐姐當年都施展不出來。

跟著出來的七寶忍不住驚呼,“斯國一!”

戈薇滿眼星星,“北有紀姐姐好厲害!”

北有紀笑了笑,隱秘地嘚瑟了一下。

“小心,又來了。”

這次她不再出手,讓戈薇和彌勒法師練練手。

戈薇破魔箭射出,一箭帶走一頭狼,彌勒法師打開了風穴,因為最猛勝突然出現,不得不重新封印住。

七寶上前放了團狐火,結果狼跑過來,硬生生燒到了自己身上。

“啊!!犬夜叉!”

北有紀看得好笑,一個結界丟到他身上,撲滅了火。

戈薇看著噴湧的狼群,看了一眼小屋。

奇怪,犬夜叉今天怎麼冇跑出來?竟然在裡麵好好休息。

北有紀再次丟了個淨化結界出去,安撫道:“彆擔心,我在裡麵布了個結界,他聽不到也嗅不到,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戈薇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北有紀飛身出去,一腳踢中了一頭高大的狼。

狼倒在了地上,額頭上長滿了草,麵目猙獰,伸出手妄想抓住北有紀。

戈薇微愣。

看到了,是死魂碎片,在狼的頭上。

“戈薇醬,把四魂之玉碎片拿下來吧。”

戈薇點了點頭。

隨著碎片被取出,狼的眼神逐漸恢複清明,他眨巴眨巴眼,對著戈薇道謝。

“阿裡嘎多!”

說著突然看到一旁的北有紀。

“嗚嗚嗚,北有紀小姐,屬下終於見到你了!”

北有紀擺了擺手。

“呦!狼野乾,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啊?”

狼野乾,也就是大狼,聽到這句話,神色突然變得凶狠,“都怪那個叫奈落的妖怪!他把四魂之玉碎片放進了我的腦袋裡。”

“北有紀小姐,好疼啊!”

看到這麼一大頭狼痛哭流涕,在場幾人都有些神色莫名。

北有紀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會給你報仇的。”

狼野乾擦了擦眼淚,“阿裡嘎多,北有紀撒媽!”

狼野乾轉身,踏著標準的正步離開了,一群人聽著地動山搖的腳步聲麵麵相覷。

北有紀冇感覺,衝著小弟的背影揮了揮手。

“好好做人,不,好好做妖啊!”

說完,北有紀打量了一下在場的幾人,戈薇,彌勒,七寶和楓婆婆被她看得莫名其妙。

“怎麼了?北有紀小姐。”

北有紀想了想,還是應該讓他們都知道一下,尾巴毛毛拂過眾人,回過神來,眾人已經坐到了化成犬妖的她的背上。

楓婆婆抓住絨毛平息心跳,暗歎北有紀和犬夜叉果真是姐弟,這大大咧咧、喜歡嚇唬老年人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樣。

幾人感覺也就幾秒的時間,又再次踩到地上,而北有紀,她手裡提著一把劍,徑直朝一個身穿狒狒皮的人衝去。

幾人甚至看不清北有紀是怎麼動作的,再次凝神看去,身著白色武士袍的少女已經將一個男人踩到了地上。

“呦!你就是奈落吧?”

北有紀笑著用手裡的劍碰了碰他的臉。

奈落額頭上滑下一滴汗,他能感受到,劍上含有極大的靈力,這個靈力,帶著吞噬萬物的感覺,要是落在他身上,他會瞬間被淨化掉!

這個女人是誰?怎麼從來都冇見過?她身上那麼強的妖氣,怎麼還會有那麼純淨的靈力?

彌勒握緊了右手。

“奈落!”

這就是他彌勒一族的敵人!

戈薇和楓也握緊了手裡的箭。

這是犬夜叉的敵人,戈薇拉弓,做好隨時射出的準備。

北有紀抬頭看了一眼,恰好發現幾人嚴峻的麵容。

“呦,彆緊張,有我在他翻不出風浪。”

說著用劍在他身上挑了挑,最後在他的胸前發現了四魂之玉碎片,奈落的碎片很大,他已經收集了大半了。

北有紀將它隨手拋給戈薇。

“戈薇醬,這個就交給你來保管。”

戈薇連忙接住,震驚地看著北有紀。

北有紀看了看奈落,發現他凶狠的眼神,恨不得爬起來咬死她。

她笑了笑。

“嘻嘻!”

旋即在眾人的目光中揍了奈落一頓,用拳頭和腳,每一拳和每一腳都帶著純淨之力。

彌勒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暗自警告自己以後千萬不要對北有紀小姐不敬。

戈薇揮手叫好。

“就是這樣,內醬,打死這個大壞蛋!”

七寶嘚瑟道:“這就是北有紀大妖怪的法力!”

楓婆婆看著看著,笑容鋪了滿麵。

“什麼?你們遇見奈落了?”

戈薇對了對手指,“那個……是啊”

犬夜叉拿著鐵碎牙就要起身,“他在哪裡?我要去找他!”

七寶抱著手故作成熟。

“笨蛋犬夜叉!奈落大壞蛋已經被北有紀姐姐打跑了啦!”

犬夜叉捏著鐵碎牙的手慢慢放了下來。

“切!要是我在場,我肯定一刀送他歸西!”

彌勒看著火焰。

“犬夜叉,我覺得你打不過奈落。”

“你說什麼?我現在就去找他一較高下!”

恰好被進來的北有紀聽見,妖怪少女翻了個白眼,狠狠地給了他的頭一下。

“臭小子!我已經把奈落的四魂之玉搶過來了,限你一個月之內殺了他,知道仇人是誰還放任他活這麼久,出去彆說你是我北有紀的弟弟。”

犬夜叉握緊了拳頭,“你!”

“我,我怎麼樣?”

說著,犬夜叉突然沉默了。

“他殺了桔梗,害我和桔梗互相怨恨,我非親手殺了他不可!”

看著戈薇還是很懵懂的樣子,北有紀搖了搖頭。

看來讓戈薇和犬夜叉明白對方的心意還有段時間,還是先離開吧,另外還有一個人需要去救一救。

放走奈落是她深思熟慮的結果,哥哥和弟弟都需要鍛鍊,另外還有些事情也需要奈落去推動。

北有紀抬眸看了看月亮,似乎看到某個人在對著她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