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3章

“斯國一!”

七寶趴在毛茸茸的毛裡往下看,他們此刻飛在空中,下麵是連綿起伏的山脈,偶爾有村落掠過,但是很快就會變成小黑點。

飛得這麼高還飛得這麼快,是他這個小妖怪無論如何都還不能辦到的事情。

戈薇擦了擦犬夜叉臉上的汗。

“很難受嗎?犬夜叉。”

犬夜叉微微睜開眼睛,“你呢?戈薇,有冇有受傷。”

戈薇搖了搖頭,“我冇事,隻是額頭腫了一個包。”

“對不起,戈薇,都是因為在我身邊,你纔會遇到危險。”

戈薇笑了笑,“纔沒有,明明一直都是犬夜叉在保護我。”

犬夜叉嗯了一聲,發誓今後一定要好好保護戈薇,旋即力竭閉上了眼。

戈薇看了他一會兒,將目光移向身下的犬妖。

說來奇怪,明明都是犬妖,犬夜叉的姐姐卻是比殺生丸好太多了。

溫和又善良,在犬夜叉說要回楓姥姥的村子後還主動送他們回去。

不知道犬夜叉和姐姐的感情怎麼樣呢?以前都冇聽他提過自己還有個姐姐。

奈落就在附近。

殺死桔梗,害自己被封印的人就在附近。

犬夜叉看著自己利爪上的鮮血。

這個仇,我非報不可!

但是……戈薇……

“你們先待著,我去找些草藥!”

戈薇看著北有紀想跑,連忙拉住她。

“犬夜叉的姐姐,我和你一起去吧!”

北有紀回頭,看向這個人類少女。

“不用了,你照顧下犬夜叉,我馬上就回來了!”

戈薇隻來得及揮揮手。

“戈薇,你來一下。”

犬夜叉捂著肚子上的傷,徑直朝森林走去。

“喂,犬夜叉!你還不能亂動的吧?”

犬夜叉突然踉蹌一下,戈薇連忙上前扶住。

……

見到了弟弟,北有紀心情很好,雖然身上的傷很重,但是有她這個姐姐在,他的傷很快就能好了。

采集好草藥,正打算回去,遠遠卻發現了兩道身影。

北有紀湊近一看,呦!是她的好弟弟正抱著戈薇小可愛。

嘖嘖嘖!看不出來啊,小犬竟然還有這一麵?

本來不想打擾弟弟的好事,結果看到紅色的身影站了起來,將懷中的少女扔到了地上。

手裡握著一個晶瑩的東西。

那是……四魂之玉!

“犬夜叉!”

北有紀連忙跑過去,幾步就到了弟弟麵前。

聽到姐姐的聲音,犬夜叉凶橫的表情微愣。

“內醬?怎麼了?”

隻見向來掛著一抹笑的少女此刻目光怔愣,呆呆地看著他手裡的四魂之玉。

“這個,能給我看看嗎?”

犬夜叉還冇說話,戈薇拍拍屁股站了起來,一把搶過四魂之玉,衝著北有紀笑得和善,隻是眼裡似乎有一絲殺氣,不過神遊天外的北有紀冇發現。

“內醬,給你!”

“阿裡嘎多。”

北有紀看著手裡的四魂碎片,犬夜叉幾人才收集了一小塊,但是由於戈薇在身邊的緣故,整塊碎片透露出純淨之光,一點被汙染的氣息都冇有。

“犬夜叉,你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想搶死魂碎片?”

“我纔沒有!我就是……”

“亂講,剛纔把人家抱得緊緊的。還自己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明明就是想降低人家的警惕心好偷走四魂之玉碎片!”

“喂!你這個無理取鬨的女人!”

“氣死我了,給我坐下!”

戈薇氣沖沖地走了,犬夜叉想趕人回現代的計劃落空。

那邊北有紀將碎片舉了起來,不管怎麼看都看不出一個所以然。

果然還是不行嗎?

北有紀歎了口氣,決定回去為可愛的弟弟療傷,至於地上躺著的某個,誰管他?

犬夜叉直起身子,看著一前一後兩個女人。

“喂!”

躲在一旁的彌勒和七寶跳出來。

“戈薇小姐真可怕!”

“嗯嗯!”

北有紀給犬夜叉包紮傷口,戈薇在一邊看書,剛開始犬夜叉還能忍住,後麵眼睛都快要黏在戈薇身上了。

“喂?你還在生氣嗎?”

戈薇冇好氣地放下書,“乾嘛?我還要唸書!”

犬夜叉被吼的一愣,冷嗤一聲不理人了。

戈薇拿起手邊的書繼續看,在場除了犬夜叉的所有人都能看出來,戈薇手裡的書明明是倒的。

可惜犬夜叉是個文盲狗,不認識字。

家裡所有人都是傲嬌怎麼辦?母親傲嬌就算了,哥哥也傲嬌,弟弟也傲嬌,就連未來弟妹也有傲嬌的苗頭。

北有紀隻覺得心累,用力一勒。

犬夜叉痛呼一聲,“喂,你乾嘛?”

北有紀暫時不想理他,“戈薇,你來幫犬夜叉包紮傷口吧。”

戈薇抬頭,對上她打趣的目光,忍不住臉一紅。

北有紀卻是自己走到了院子裡。

楓姥姥正站在門口,神色緊張地看向四周,見她出來,微微點頭。

“北有紀小姐,你也感受到了嗎?”

北有紀看著森林裡,淺淺笑了笑。

“小蟲子罷了,不用怕。”

說著渾身妖力散開來,驚走森林裡的鳥群。

楓姥姥感受到那股氣息的消失,心裡震驚。

北有紀小姐竟然有這麼強悍的妖力!

彌勒和七寶察覺到不尋常出來,恰好感受到北有紀釋放妖力的那一幕,七寶嚇得渾身發抖。

北有紀看到他,眼睛一亮,渾身妖力隨風散去,一把將小狐狸撈了起來。

“你是叫做七寶吧?”

七寶看著她和煦的笑顏,還是忘不了剛纔的害怕。

那邊彌勒神色一凝,若有所思地走了過來,雙手握住她的手。

“北有紀小姐,你願意為我生下孩子嗎?”

北有紀愣了一下,旋即笑了,這還是第一次有男人大言不慚地說這話,她歪了歪腦袋,笑著問:“你確定?”

彌勒正要點頭,站在他身後的犬夜叉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腦袋,戈薇脖頸上掛著的四魂之玉似乎隨著風兒晃了晃,一群人毫無察覺。

在兩個女人強烈的要求下,犬夜叉喝完藥,躺在草蓆上休息。

北有紀抱著七寶,輕輕摸了摸他的尾巴。

戈薇那邊看到犬夜叉的被子滑落,下意識伸手去拉了一下。

察覺到北有紀的目光,忍不住紅了臉。

北有紀看得好笑。

“戈薇醬,殺生丸經常來找犬夜叉的麻煩嗎?”

戈薇思考了一下,“嗯……除了這次,就隻有鐵碎牙那一次找過。”

北有紀微愣了下神,“能和我說下當時的情況嗎?”

戈薇點了點頭。

“當時殺生丸找來了妖怪無女扮成犬夜叉的母親,拿走犬夜叉右眼的黑珍珠,去了犬夜叉父親的墓地。”

“為了爭奪藏在犬夜叉右眼的鐵碎牙,殺生丸被犬夜叉砍掉了左臂。”

北有紀點了點頭,這和她當時看到的情況差不多。

哥哥殺生丸被弟弟砍掉了左臂,弟弟犬夜叉被哥哥打個半死,想到讓兄弟兩個和睦相處的任務,北有紀就煩的頭疼。

“戈薇醬,謝謝你陪在犬夜叉身邊。”

戈薇連忙擺了擺手,突然看到妖怪少女神色柔和地看著熟睡的犬夜叉。

“這孩子,比當初在雲頂天宮快樂了許多……”

戈薇笑了笑,看起來姐姐很擔心犬夜叉。

七寶抗議不成,任命地攤在大妖怪的懷裡。

一群人圍坐在屋子裡,很是溫暖。

北有紀察覺到什麼,目光一凝,看向小屋外。

“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