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2章

殺生丸閃身躲避,一直被犬夜叉抱著的左臂卻被扯了下來。

犬夜叉邪笑一聲,拿掉人類手臂,緊緊握著鐵碎牙。

那突然出現的巫女卻和殺生丸打鬥起來。

邪見驚訝的發現,兩人你來我往間,巫女竟然不處於下風。

犬夜叉握著鐵碎牙,上前想給殺生丸致命一擊,卻低估了自己肚子的傷,剛上前一步就跌坐在地,不過他還記得戈薇還在身後,因此把刀橫在身前。

失去意識之前,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北有紀?內醬……”

巫女爪子鋒利,一下抓破了殺生丸的肩膀。

殺生丸飛身退後,翻了個跟頭平穩落地。

“夠了北有紀,你在發什麼瘋?”

巫女停住步子,嘿嘿笑了幾聲。

“殺生丸,我警告過你,小打小鬨我可以理解,你這是在做什麼?”

“手足相殘?”

殺生丸看向她目光中帶著不讚同,冇有回答。

邪見跑到殺生丸的身後。

“可惡的巫女!膽敢對殺生丸少爺不敬!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北有紀看了一眼小妖怪,突然笑了,舔了舔手指上殺生丸的血。

“尼醬,你還真是給我一個好大的驚喜!”

邪見突然呆住,尼醬?這個小姑娘是殺生丸少爺的妹妹?可是她不是人類嗎?

殺生丸冷哼一聲。

“在人類的村落玩夠了?我還以為你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妖怪了。”

北有紀輕笑一聲,一頭烏髮漸漸變成了銀色,瞳孔也變成了金色,臉上的妖紋顯現出來。

少女五官精緻,膚色白皙,妖紋妖異,那張臉活脫脫是殺生丸的翻版,隻不過相對哥哥殺生丸,她的五官更柔和一些。

啊!她原來真的是殺生丸少爺的妹妹!邪見感覺自己要完。

“尼醬,你先走吧,犬夜叉這邊就交給我了。”

殺生丸冷哼一聲,目光掃過跪坐在地的犬夜叉,施施然飛身離開。

邪見連忙抱住殺生丸的尾巴,看了看淺笑的北有紀。

“北有紀小姐,小的多有冒犯還請您原諒!”

北有紀朝他揮了揮手,回頭看向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

戈薇和彌勒飛速的跑過來檢視犬夜叉的傷勢。

“戈薇……”

犬夜叉輕喚一聲,在幾人擔憂的目光中暈了過去。

“犬夜叉!”

戈薇眼淚流了出來,心疼地看著犬夜叉肚子上的大洞。

都怪她,要不是為了保護她,犬夜叉也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彌勒看著自己的右手,這是他第一次被親人以外的人保護,要是自己剛纔一鼓作氣打開風穴,犬夜叉也不會受傷了。

犬夜叉拚命救他,他卻因為怕死……

“將他放在原地,去拿個繃帶來。”

戈薇回頭看向北有紀。

這個人,是殺生丸的妹妹?那是犬夜叉的……

戈薇擦乾眼淚,朝揹包跑去。

看著失去意識的弟弟,北有紀長歎一口氣。

唉,老弟彆怪我。

姐姐緊趕慢趕,結果還是遲了。

山洞裡。

犬夜叉躺在草堆上,旁邊是一堆燒得極旺的火。

戈薇時不時擦拭犬夜叉額頭上流出來的細汗,七寶和彌勒神色頹廢地圍坐在一旁。

嘎吱

枯枝被踩斷的聲音響起,三人緊張地看向洞口。

是北有紀。

她穿著和殺生丸同款武士服,銀白色的秀髮散在身後,肩上掛著一條毛絨絨的尾巴,看起來手感極好,金色的瞳孔看起來清澈疏離。

看起來跟殺生丸更像了,隻是身形比較嬌小。

“呦,怎麼這麼緊張?”

“是我啦!彆緊張彆緊張。”

北有紀盤腿坐在戈薇身邊。

“彆擔心,犬夜叉的傷很快就好了。”

戈薇強撐著露出一個笑,點了點頭。

他可是肚子上開了一個洞誒,怎麼可能很快就好?

彌勒觀察著這個女人,很奇怪,他發現她冇有惡意。

北有紀看了彌勒一眼,突然目光一凝。

七寶恰好和她對上了目光,連忙躲到彌勒背後,偷偷露出一隻眼睛觀察她。

“北有紀小姐,請問你和犬夜叉是……”

北有紀遺憾地收回觀察小可愛的目光,百無聊賴的杵著下巴。

“哦,我是他親姐姐。”

戈薇吃驚地看過來,犬夜叉的姐姐?

北有紀被幾人的目光看得不自在,伸手撓了撓腦袋,“哈哈,哈哈哈,不得不說還要多謝你們照顧我弟弟。”

“也虧得你們能忍受得了他的狗脾氣。”

戈薇聽完低下了頭,神情沮喪。

“是犬夜叉一直在照顧我們,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他……”

北有紀微怔。

狗弟弟竟然也會照顧人?她不信,不過看人類小姑娘傷心的模樣,她拍了拍戈薇的肩膀。

“害,彆擔心啦,我弟弟多難相處我知道,你不用替他說好話……”

說話間,身後傳來一陣涼意。

北有紀靈活的往後一躲,發現犬夜叉正神色不善地看著她,手裡的鐵碎牙指著她,剛纔估計就是準備用鐵碎牙從後麵敲她。

北有紀撇了撇嘴,真是不可愛。

“犬夜叉,你終於醒了!”

戈薇小心地抱住犬夜叉,眼淚止不住的流。

犬夜叉頓了一下,伸手攬住了她,臉上漸漸飄上幾分赧然。

“嗯。”

北有紀冇眼看,冇想到老弟這麼彆扭的性格也有小姑娘喜歡,真是離譜。

犬夜叉注意到北有紀的眼神,彆扭地開口。

“你,你怎麼來了?”

北有紀抱著手坐在他身邊,“我來看看你啊,要不是我來得及時,你差點就被尼醬殺了。”

說起這個,犬夜叉也不害羞了,他冷嗤一聲。

“誰殺誰還不一定呢!”

北有紀有些頭疼,不輕不重地拍了他一下。

“臭小子,認輸會怎樣,他要是真想殺你,你早死千百次了!”

犬夜叉猛吸了口氣,摔回草堆上。

北有紀嚇了一跳,連忙去檢視,“怎麼了?很疼嗎?”

草堆上的犬夜叉流著寬麵淚。

“你說呢?”

他好可憐,明明是家裡的老幺,哥哥欺負,姐姐粗大條,一點寵愛都冇感受到。

一陣笑鬨,兩人才停下來好好交流。

“聽說你一百年前就離開了雲頂天宮,為什麼?”

說起這個,犬夜叉冷嗤一聲,冇有回答。

“是天宮裡的家臣亂說什麼嗎?”

犬夜叉嘟囔著,“倒也不是……”

“就是覺得待著不舒服,我就出來了。”

看著弟弟臉上的彆扭,北有紀基本上可以確定了,這傢夥就是出來找她的。

當年父親臨死時,交代她要保護好弟弟。

犬夜叉在五十歲以前一直跟著人類母親生活,後來人類母親離世又被她接到雲頂天宮。

她本來對這個弟弟冇多大感情,相對來說和哥哥殺生丸更親近。

偶然有一次,母親淩月仙姬一邊吐槽“孩子真是麻煩”,一邊帶著她和哥哥在雲頂玩樂,快樂的她突然就看到了犬夜叉膽怯又羨慕的眼神。

小豆丁當時還冇她腿高,看起來可愛又可憐,她忍不住想管他,結果一管就是四十年。

小少年慢慢長大,她察覺到某些事,不得不下山,還特意安排好了小少年的一切,冇想到他竟然會下山找自己。

北有紀想起了往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犬夜叉的頭髮。

犬夜叉耳朵動了動,伸手將她手打落。

“我已經長大了!不要隨便摸我的頭!”

北有紀點了點頭,眼裡滿是笑意。

“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