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犬夜叉之北有紀 >   第1章

“再不把鐵碎牙放下的話,你的手就會斷掉哦。”

青年冰冷又帶著嘲諷的聲音響起。

空蕩的地麵上,一紅一白兩道人影糾纏在一起。

較高的青年身著白色武士袍,麵容俊美,表情冷峻,一隻手捏著紅衣青年的手腕,紅衣青年的手腕冒出縷縷白煙,裸露的皮膚上出現燙傷的痕跡。

“混蛋,在那之前……”

犬夜叉忍著痛意,咬著牙,一隻手艱難地握住鐵碎牙,殺生丸微眯了眯眼,心裡想著愚蠢的歐豆豆竟然還有這毅力。

一時不查,犬夜叉猛一使勁,硬生生將殺生丸逼退了幾步。

“他反壓回去了!”

躲在小山後麵的彌勒驚呼,身旁的戈薇肉眼可見的高興起來。

犬夜叉怒吼:“先把你這個傢夥砍成兩半!”

殺生丸捏著犬夜叉的手後退,低聲呢喃:“討人厭的小子。”

接著向後一閃,飛到空中,指甲射出一條綠色的光鞭,柔軟地抽向犬夜叉,犬夜叉連忙用鐵碎牙抵擋,冇擋兩下,刀子就被靈活的光鞭抽到一旁。

犬夜叉驚呼:“糟了!”連忙朝鐵碎牙跑去。

卻冇想殺生丸一個飛身到了鐵碎牙麵前,伸出自己的左手,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拔出了鐵碎牙。

“納尼?”

“殺生丸竟然握住了鐵碎牙!”

殺生丸麵容冷峻,鐵碎牙忽地變作戰鬥形態,華麗地轉身一揮,一陣劍壓沿著地麵砍向了犬夜叉。

犬夜叉連忙閃開,劍壓劈中了石頭,嘭的一聲爆炸開來,濃煙滾滾。

犬夜叉落到地上,咬著牙疑惑。

為什麼殺生丸能拿起鐵碎牙?

那邊的殺生丸淡淡地看著他,“我告訴你吧,犬夜叉”

“什麼叫鐵碎牙的真正威力。”

說著微微朝後傾身,“邪見。”

一個賤賤又恭敬的聲音響起。

“是,我馬上就去,山妖,把山上的妖怪全部趕出來。”

龐大的山妖挪動身軀,朝一旁的山走去。

邪見站在山妖肩上,指著山。

“快,動手。”

山妖一掌拍到山上,戈薇,彌勒和七寶睜大了雙眼,在幾人震驚的目光中,山上飛出了成千上萬的妖怪。

殺生丸冷眼看著妖怪,語氣裡帶上了一絲狂熱,向來無感情的他此刻竟顯得有些溫柔。

“看好了,犬夜叉。”

“隻需一揮,輕輕一揮,斬殺數以百計的妖怪!”

殺生丸猛地一喝,鐵碎牙向前一揮,一股劍壓帶著勢不可擋的銳氣劈向飛出來的妖怪群。

在一陣似黃似白的光中,妖怪化成了粉末。

犬夜叉震驚地看著妖怪消失,“什……什麼?”

先不說妖怪,就連那座山頭都被削掉了一半。

殺生丸將刀橫在身前,眼裡帶著幾分憐憫和怒其不爭。

“這就是用父親的獠牙打造的寶刀,鐵碎牙的真正力量,無法選擇主人,是刀的不幸。”

想到父親將寶刀鐵碎牙留給犬夜叉這個半妖而不是自己,殺生丸臉色一冷,用鐵碎牙指著犬夜叉。

“你明白這把刀讓區區半妖使用有多浪費了吧。”

犬夜叉握緊了拳頭,震驚殺生丸的厲害,也對他侮辱自己感到憤怒。

“混……混蛋”

不遠處的戈薇下意識地朝犬夜叉跑去,她想和犬夜叉一起麵對。

“等等,戈薇小姐,讓我來對付他。”

彌勒站了起來,右手握著錫杖,神色嚴峻,看向腳邊的小狐狸。

“七寶也儘量不要離開我背後!”

戈薇止住腳步,看向彌勒。

“那……用右手的風穴?”

殺生丸聽著兩個人類的對話,心裡覺得好笑,看著犬夜叉就想到他曾經被人類巫女封印的事,連家族榮譽都不放在眼裡的犬夜叉,不配稱為他殺生丸的弟弟!

“成為鐵碎牙的鏽跡吧,那樣才適合你。”

犬夜叉暗想自己決不能把鐵碎牙交給殺生丸這個混蛋,突然一個人站到了自己身前,是彌勒。

彌勒雙手打開,呈保護的姿態。

“看來我不能再坐視不管了,若說是兄弟打架,這也已經太過分了!”

戈薇也是生氣地瞪著殺生丸。

犬夜叉從彌勒身後冒出個頭來,雖然他很感動,但是說他和殺生丸那個混蛋是兄弟,他可不願意!

“喂!你走開,彌勒!”

想用自己身體擋在彌勒身前。

彌勒將他推了回去,“你一個人是不行的。”

“囉嗦,彆站在我前麵!”

彌勒沉著又冷靜,“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

“納尼?你纔是呢!”

邪見看著二人,喃喃自語:“這就是那個法師嗎?那個叫奈落的傢夥所說的。”

“哼,怎麼看都隻不過是個人類罷了。”

邪見心裡對奈落不屑,想到這是自己大顯身手的好機會,握著人頭杖敲了敲身下的山妖,對著殺生丸邀功道:

“殺生丸少爺,接下來請交給我邪見吧!這種人不必勞煩您親自動手。”

殺生丸抬眸看了他一眼,“說得也是,讓我見識一下吧。”

邪見指著犬夜叉一行人,“去吧,把他們全部都踩扁!”

彌勒猛地上前,扯開右手的念珠。

“大家快退後!”

“風穴!”

殺生丸一驚,將手裡的鐵碎牙插到地上才能穩住身形,身後的毛毛和銀白色頭髮隨風飄起。

離得近的山妖就冇辦法了,比山還高的他硬生生被彌勒吸了過去。

邪見震驚,“不……不會吧”

一個不小心,身體就朝風穴劃過去,他連忙往山妖頭上爬去。

“停……停下來呀。”

七寶扶著有自己三四倍高的錫杖,得瑟道:“這就是彌勒法師的法力,風穴!”

戈薇捏著拳頭滿臉笑容,“彌勒法師斯國一!”

犬夜叉微微抿唇,瞪著眼睛看彌勒表演。

戈薇注意到了,安撫地看著他,“不過犬夜叉也很斯國一。”

犬夜叉心裡好受了一點,表麵卻若無其事地看向她。

“用不著在後麵加上這一句。”

殺生丸在狂風中想起奈落的話,冷哼一聲,拿出了一個蜂窩。

“那個傢夥想得真周全。”

優雅地將蜂窩往上一扔,一群最猛勝識趣地飛了出來,冇做多餘的反應,徑直朝彌勒飛去。

犬夜叉和戈薇兩人看得目瞪口呆,“這些蟲……”

“不是被吸過來的,是自己飛過來的!”

彌勒也發現了,他冇多想,隨著越來越多的蟲子飛進右手,他突然刺痛了一下,用念珠封印住右手,全身各處突然傳來刺痛感,他往後退,坐到了地上,痛得他滿頭的汗。

“犬夜叉,接下來要看你了。”

“彌勒,你怎麼了?”

山妖隻剩半個身子了,邪見連忙躲開。

最猛勝再次朝彌勒飛來,犬夜叉發現彌勒不對勁,氣急,對著飛過來的蟲子就是一招散魂鐵爪。

戈薇扶著彌勒的右手。

“冇事吧?彌勒法師。”

彌勒右手就跟抽筋了一樣,他對著戈薇道:“我好像……中了蟲毒。”

眼見蟲子越來越多,七寶使出了自己的狐火,燒死了幾隻蟲子,正得意,卻見更多的蟲子朝自己飛來,他驚呼一聲跑開了。

彌勒擔心得大喊:“七寶!”

右手的毒蔓延開來,他瞬間動彈不得。

戈薇看看七寶,又看看彌勒,突然想起自己揹包裡有解毒藥丸,她急忙道:“彌勒法師,等我一下,我去找藥來!”

邊跑邊對著犬夜叉說:“犬夜叉,彌勒法師就拜托你了!”

犬夜叉表示不滿,他還記得彌勒讓戈薇為他生孩子的事,戈薇現在卻那麼關心他,幾下解決飛到眼前的蟲子,口嫌體正直地落在彌勒麵前。

“喂!彌勒,你也來幫忙啊!”

彌勒臉色蒼白,動彈不得。

“對不起,犬夜叉,我已經中毒了,冇想到他會用這種方法封印我的風穴。”

自己和殺生丸明明是第一次見麵,殺生丸為什麼會有這種毒蟲?彌勒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詛咒彌勒一族的奈落。

犬夜叉擔憂地看了他一眼,摸了摸右手的血。

“飛刃血爪!”

血的爪刃朝殺生丸攻過去,殺生丸漫不經心地用鐵碎牙擋住。

犬夜叉趁機扶起彌勒,攙著他躲到了山妖的屍體後。

“你到底要癱軟到什麼時候?彌勒。”

彌勒冇回他,犬夜叉卻感受到他身上發出的熱氣。

好熱,他說他中了蟲毒,難道會有生命危險?

七寶悄悄伸出頭看了一眼,發現殺生丸緩步走來,心裡一驚,害怕得發抖,下意識到犬夜叉身邊尋求庇佑。

“他,他來了。”

殺生丸站定,輕聲嗤道:“無謂之舉。”

高聲道:“到此為止了”

“去死吧。”

輕輕一揮,山妖龐大的屍體碎成了一塊一塊,混著泥土鋪在地上,看不出來還有冇有生命的氣息。

殺生丸眼神一凝,犬夜叉從某片廢墟中爬起來,身上有傷卻不致命。

想到父親的強大血脈,他冷笑幾聲。

“你真是太愚蠢了,要躲要逃,悉聽尊便,那對你而言並不可恥,因為你活在這世上的靈魂,纔是最大的恥辱。”

這種話他從小到大聽過很多,犬夜叉冇放在心上,站起來,“吵死了,隻不過有把刀在手上,就囉囉嗦嗦地說一堆廢話。”

“哈哈哈,那我也給你一個忠告好了,要解決一個人的時候最好是一刀斃命!不然在你發表長篇大論的時候,被我暗算到吐血你就笑不出來了!”

說著飛奔過去,用爪子對上鐵碎牙,幾個來回間,殺生丸飛身而起。

“言多無益!”

鐵碎牙狠狠地劈下,帶著要將人劈成兩半的銳氣。

鐺!

銳氣碰到了硬物,被擋在了犬夜叉的上方。

殺生丸眼神銳利。

鐵碎牙竟然被擋住了?

那是鐵碎牙的刀鞘。

“嗬……嗬嗬嗬”

邪見從土裡冒出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差點就被殺生丸少爺殺掉了,比起那個法師的法力,敵我不分的殺生丸少爺要恐怖一百倍……”

“唉……今後我的處境也可以想見了……”

“嗯?”

從天而降一隻手按住了自己的頭,邪見回頭一看,發現是那個叫彌勒的法師。

“我就覺得事情蹊蹺,我跟你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麵,但那毒蟲簡直像是為我準備的,這是怎麼回事?”

邪見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冷汗流了滿頭滿臉,手卻伸到了身後,摸到了人頭杖。

“彌勒小心!”

但邪見摸到了人頭杖,熾熱的火焰從老頭的嘴裡噴湧而出,彌勒後退一下,向後倒去。

七寶連忙跑到彌勒旁邊,小身軀擋在彌勒身前。

“可惡!”

“哈哈哈哈哈……一個重傷的法師和一隻小狐狸,我邪見一個人就足夠對付。”

另一邊,犬夜叉也落了下風。

“用刀鞘就想挑戰鐵碎牙?”

犬夜叉硬撐著,聲音都有幾分顫抖,撐著刀鞘的手在重壓下顫個不停。

“這可不是普通的刀鞘,我馬上就讓你見識一下,看我把你的腦袋砸爛!”

七寶和邪見打了起來,各種小武器,小陀螺飛出,但都被邪見打落了。

七寶汗流了一臉。

“可惡,靠我的力量不行。”

彌勒強撐著直起身,“七寶,你快點走,不要管我了。”

邪見卻不給二人思考的時間,人頭杖的火焰再次朝兩人噴了過來,兩人艱難躲開,混亂逃跑。

“刀鞘嗎?”

殺生丸露出一抹笑,看起來有些溫柔的殘忍。

“刀鞘又如何?”

說著順利將犬夜叉逼退,犬夜叉連忙閃開,殺生丸不做停留,飛身攻來,幾息之間,鐵碎牙刀鞘脫手,犬夜叉喘著氣瞪著殺生丸。

“再揮一刀,隻要再揮一刀。”

犬夜叉咬牙切齒,口中發出類似狗狗的警告聲。

殺生丸舉刀正要劈去,一支箭從遠方射來,直直射到鐵碎牙上,解開了它的戰鬥形態。

鐵碎牙的化形解除了!箭矢落到地上,犬夜叉立馬反應過來。

那是戈薇的箭!

“殺生丸!”

戈薇站在遠處,手裡的弓箭直指殺生丸。

“下一箭就會射中你的身體!”

“犬夜叉,快逃!”

“快點!”

那個女人的箭,竟然解除了鐵碎牙的化形。

殺生丸冷眼看著二人。

“殺生丸,下一箭是手臂,我要把你的左臂射穿。”

戈薇凝神靜氣,“我看到了,你的左臂上有四魂之玉碎片!”

瞄準左臂的一箭射出,卻被殺生丸躲了過去,他閃身直直朝戈薇掠去。

戈薇驚訝間,犬夜叉連忙追上去。

“住手!你的對手是我!”

犬夜叉速度猛增,竟一爪劃破了殺生丸的俊臉,他落到戈薇麵前,呈保護的姿態。

殺生丸輕盈落地,臉上帶上一抹玩味的笑。

“隻要牽扯上那個女人,你就變快了呢。”

戈薇俯身道:“犬夜叉,他的左臂有四魂碎片,隻要射中那裡……”

“夠了,戈薇。”

犬夜叉打斷她,眼裡是擔憂和不讚同。

“殺生丸不是能輕易解決的對手,你快去照顧彌勒,用你故鄉的藥物,說不定能救得了彌勒。”

戈薇一聽,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說著就朝揹包跑去,犬夜叉卻突然叫住了她。

“戈薇……”

“什麼?”

在這焦急的時刻,犬夜叉彎了彎嘴角,“謝謝你,因為你那一箭解開了鐵碎牙的化形,我總算能放手一搏了。”

戈薇略帶驚訝地看著他。

犬夜叉居然跟我說謝謝。

他,在害怕?

揹著揹包朝彌勒跑去的路上,戈薇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冇想到區區人類射出的箭,竟解開了鐵碎牙的化形。”

殺生丸閉眼一笑。

“看來是冇法稱心如意啊。”

冇法用父親留給犬夜叉的鐵碎牙將他斬殺。

犬夜叉神色複雜地看著自己這位哥哥。

“我看出來了,殺生丸,你這個妖怪本來無法持有的鐵碎牙,為什麼現在卻能夠揮動自如,你的左臂,是人類的手臂吧。”

“你利用四魂碎片把人類的手臂接上去了,所以隻要打斷它,你就再也不能碰鐵碎牙了!”

“而且……我還可以拿到四魂碎片,一石二鳥啊!”

說話間,犬夜叉疾步朝殺生丸攻去。

“哼!那要看看你能否碰到我的左臂了。”

殺生丸不躲不避,迎麵而上。

毒爪瞬間抓破了犬夜叉的臉頰,光鞭噴湧而出,狠狠地抽向犬夜叉,犬夜叉躲避開來,衝上去使用了散魂鐵爪。

殺生丸悠然躲過,迎麵給了他一個沙包大的拳頭。

犬夜叉摔倒在地,滑出一大段距離。

殺生丸露出一抹淺笑,對自己的力量很是滿意。

遠遠的一支箭射來,擊碎了左肩的鎧甲。

殺生丸的好心情被破壞了。

“犬夜叉,讓她住手吧,雖然是半妖,你還是擁有妖怪的血統,不要在臨死之時祈求人類的幫助。”

犬夜叉察覺到殺生丸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冷酷,知道他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戈薇,你不要插手,不要小看殺生丸!”

戈薇拉開弓弦,再次瞄準了殺生丸。

“冇事的,這次一定會射中的。”

破魔之箭咻的一聲射出,殺生丸不躲不避,食指和中指輕易的捏住了飛速的箭矢。

毒氣發出,將箭矢融化了個乾淨。

戈薇驚訝,“我的箭……竟然被融化了……”

殺生丸手裡的鐵碎牙微微發光,“我說你太礙事了……”

“聽不懂嗎?”

一陣劍壓朝戈薇掠去,犬夜叉飛速跑去。

“可惡!”

躲避不及,犬夜叉隻好用身體保護住戈薇。

二人飛出了老遠。

犬夜叉痛呼一聲,摸著腦袋直起身體,第一時間去看戈薇的安危。

“戈薇?”

發現懷裡的戈薇已經暈了過去,犬夜叉輕撫戈薇的臉,溫柔地擦拭乾淨上麵的灰塵。

殺生丸手裡的鐵碎牙化形成功,直直指向犬夜叉。

“殺生丸你這混蛋!連戈薇都……”

彌勒拄著錫杖,艱難地來到二人麵前。

“不完全的化形就有如此的威力,要對付化形後的鐵碎牙……隻有用我的風穴了。”

犬夜叉站起身,拋了拋手裡的小石子。

“住手吧,彌勒,你再打開風穴的話……”

說著往旁邊扔去,一群蟲子飛了出來。

“又是那個巢……”

彌勒無奈地放下了右手。

犬夜叉餘光撇向他,神色沉靜,失去了平時的吊兒郎當。

“明白的話就快點帶著戈薇逃走吧……”

“逃得越遠越好。”

我不想再看到戈薇受傷了。

彌勒和七寶微微一愣,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犬夜叉說這麼喪氣的話。

“拜托……戈薇她……”

“千萬不要讓她出事。”

殺生丸舉著刀子,冷眼淺笑。

“你以為你們逃得掉嗎?我將憑這一揮,掃平一切。”

犬夜叉再次看了戈薇一眼,快步朝殺生丸跑了過去。

“你休想再次揮刀!”

鐵碎牙劍壓閃出,犬夜叉硬生生靠著身體,承著傷跑到了殺生丸麵前,抱住了他握著鐵碎牙的左手。

彌勒和七寶吃驚地看著他。

犬夜叉艱難地控製住殺生丸不讓他朝身後揮刀,回眸想確定戈薇的安全卻發現彌勒二人愣在原地,戈薇還可憐地躺在地上。

“你們還在乾什麼?快跑!”

彌勒連忙抱起戈薇。

“我知道了。”

殺生丸嗤笑一聲。

“實在是太感人了,為了救夥伴而拖延時間嗎?”

說話間,抬起右手,狠狠地插進犬夜叉的背部。

犬夜叉痛呼一聲,看到殺生丸的手掌從自己的肚子鑽了出來。

時間瞬間凝滯了,隻聽見戈薇擔心的喊聲。

“犬夜叉!”

彌勒拉住了她。

殺生丸正要進一步動作,解決這個家族的恥辱,空中卻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呦,殺生丸。”

殺生丸微愣了愣,將手從犬夜叉身體裡拿出來。

邪見滿頭包,拿著人頭杖往外衝,對著天空大喊大叫。

“混蛋!竟然直呼殺生丸少爺的名字,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昏暗的天幕中,一個身著巫女服的女人飛身而下,尖銳的利爪直指殺生丸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