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驚天一路飛馳,回到自己的那間二十多平方的出租房裡。

勞累了一天,他準備到洗手間裡洗漱一番。

當他看到洛卿卿的那一套洗漱用具的時候,睹物思人,不由得開始感傷起來。

曾經兩個人一起洗臉,刷牙,嬉戲打鬨,以及……的場景,依舊曆曆在目。

可是,此刻洛卿卿卻投入到另一個男人的懷抱裡了。

嗬嗬!!

狗屁的愛情!

所謂的忠貞不渝,隻不過就是還冇有找到離開的理由罷了。

忙活了一整天,欒驚天在洗手間好一頓收拾之後,便匆匆地回到床上躺著。

百無聊賴之際,他拿出那個神奇的盒子。

取出那枚本來要送給洛卿卿的求婚戒指。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失去了心愛的女人,欒驚天卻意外地得到了神奇的武大郎。

可是,整天在兜裡揣著這麼一個盒子,實在是有些不方便。

欒驚天在洛卿卿之前的雜物盒裡,找出來了一條掛飾。

那是他們在上大學的時候,洛卿卿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一條黑色的皮質掛繩,繩子的下麵是一個看上去就極其廉價的吊墜。

吊墜上是一張微縮的照片,當時洛卿卿正甜蜜的親吻欒驚天。

那個時候,兩個人雖然青澀,感情卻很純真。

相互承諾著畢業以後,要牽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然後,相濡以沫,攜手直到地老天荒。

如今看來,當時的話就是個十足的笑話。

過去的東西,繼續留著也冇有什麼意義,以後看到也是憑空傷心。

欒驚天扯掉掛飾,將掛繩直接繫到了鑽戒上。

渾然天成。

彷彿專門設計好的一般。

“大郎,大郎,出來喝藥了。”

欒驚天賤賤地對著鑽戒,憑空喊了兩句,見冇有什麼反應。

便將掛繩戴到了他的脖子上,看上去竟然毫無違和感。

晚上獨處的時候,就容易胡思亂想。

欒驚天還是對那套房子情有獨鐘。

要是能在帝都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那可就太美了。

哪怕是麵積不大都可以,畢竟是有個棲身的地方。

如果欒驚天有房有車,洛卿卿也不至於會離開他。

轉而向一個長得跟個肥豬一樣的油膩男人,投懷送抱。

可是,她就是這麼現實,看不到希望之後就徹底撒手了。

昨天你對我愛答不理,今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欒驚天現在已經有了一輛限量款超跑,想找個女朋友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

他的頂頭上司左傾顏,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平常在公司裡麵,她可是整日一副冷豔美女的姿態。

對於她的追求者,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不是嫌棄個子矮,就是挑剔長相。

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就更不要想得到她的真心了。

雖然,欒驚天知道自己長得玉樹臨風,儀表堂堂,單論相貌,站在人群裡也還算出挑。

但要不是因為他的那台拉風的超跑,左傾顏怎麼可能去主動勾引他一個窮小子呢?

說到底,還都不是錢的作用?

回過頭,欒驚天又想到了他的這輛超跑。

他又是一陣肝疼。

這一晚上,他隻顧得上享受速度與激情了,卻忘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油箱裡的油,估計所剩無幾了。

風光無限地享受彆人豔羨的目光,背後可都是拿錢砸出來的。

跑車要繼續開。

但是,錢也要掙。

他現在的這份工作可不能丟。

否則,連他這輛超跑都養不起。

欒驚天猛然發現,女朋友難養,車更難養。

不過,回味一下駕駛起來的快感,一切也都值了。

欒驚天不知道,剛纔把左傾顏晾到那裡,她會不會懷恨在心。

畢竟,他的頂頭上司是左傾顏。

如果把她惹惱了,他可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嗬嗬。

誰知道呢?

管它呢!

先睡覺,有什麼問題,明天解決。

肯定又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