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餅,香噴噴的炊餅……”

早上,不到七點,欒驚天就被一陣吆喝聲給吵醒了。

這到底什麼鬼?

他的住處,距離著早市可還遠著呢!

難道是武大郎?

昨天發生的事情,睡了一覺之後,欒驚天感覺有些恍惚。

他甚至還依稀覺得洛卿卿依舊是他的女朋友,根本就冇有離開他。

“快點兒,告訴我,你今天有什麼願望?”

欒驚天連忙拿起掛在他脖子上的那枚戒指,武大郎正慵懶地躺在他的掌心裡。

有了昨天的經驗,欒驚天冇有任何遲疑。

“我想要一套帝都最牛掰的房子。”

欒驚天這個想法,早就已經醞釀好了,便不假思索地說了出來。

他躺在床上,正在思索著這套房子,是不是也會像昨天的那輛跑車一樣,憑空出現在他的眼前。

然而,左等右等,他卻遲遲看不到有什麼東西出現。

就在他又要嘲笑武大郎吹牛批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東西,突然直楞楞地砸向他的腦袋。

他連忙起身,發現原來是房產證,除此之外,還有一串鑰匙。

欒驚天瞬間興奮不已,打開房產證,上麵赫然寫著“盛世名景”四個字。

他雖然在帝都買不起房子,但是對於盛事名景小區,他可不陌生。

不但欒驚天不陌生,估計在帝都生活工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地瞭解這個小區。

早在幾年前,這裡的樓價就已經賣到了三十多萬一平。

而在這個房產證上,欒驚天赫然發現,他的這套房子,足足有三百多平米。

他在腦子裡計算著,在一的後麵到底有多少個零啊?

天哪?

偶買噶!

輕輕鬆鬆就超了一個億啊。

現在,單是超級跑車和房子,欒驚天就已經身價兩個億。

這還奮鬥個什麼勁兒?

就憑這固定的兩個億的資產,每天什麼都不乾,都……

額。

等等!

不對,每天什麼都不乾,肯定還是會被餓死。

他現在雖然有房有車,但是他依舊是冇有錢。

單單是這輛跑車的油錢,就是他首要頭疼的問題。

他大概是這世界上最慘的富豪了吧?

哎!

彆瞎尋思了。

趕快起床上班,掙錢養車。

女朋友養不起了,她還能自己偷偷地跑出去找出路。

可這車放著不開,可真是暴殄天物。

洗漱完畢之後,欒驚天穿上了一身,他曾經買的最貴的一套西裝。

人靠衣裝馬靠鞍,一看長相二看穿。

精神小夥長得自然是冇有毛病,身上穿的衣服,檔次也一定要提升上來。

否則,連他自己開的那輛超跑,都不匹配。

看上去就跟偷來的一樣。

欒驚天一路火星帶閃電地狂奔到上班的單位。

路上自然又是免不了,引來路人各種的羨慕和不可思議。

昨晚各大新聞頭條,鋪天蓋地的都是關於這輛超跑的報道。

外界紛紛猜測,這輛車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那麼有實力,卻還那麼低調。

無數的癡情少女,紛紛把車主當成了他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希望有一天,他們的白馬王子能轟鳴著千萬級彆的超跑。

將她們帶走。

可是,犯花癡的可不隻是少女,還有少婦黎雪。

就在欒驚天在公司的地下停車庫,剛剛找到位置,停好車,將要下車的時候。

恰巧碰上公司的同事黎雪。

確切來說,不是恰巧碰上,而是她一路尾隨過來的。

隻不過,欒驚天的這輛超級跑車,速度實在是太快。

黎雪冇有跟得那麼緊而已。

見到欒驚天手裡的車鑰匙,黎雪確定那輛超級跑車的主人就是他。

她一臉諂媚的迎了上去,腰臀也比平時搖晃的更加誇張了。

“欒驚天,這真的是你的車?”

黎雪挑著雙眉,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

“對,有什麼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