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洛塵鞅 >   第333章還有誰

-

場地當中,一個金髮碧眼的人,皮膚白到如同死屍,冇有一點血色。

此刻正拿出一根白色手帕,正在擦拭手上的鮮血。

動作優雅到了極致,把一位貴族的風姿展現的淋漓儘致。

雙目看都冇有看那餘行鶴一眼,彷彿剛剛那場爆裂的戰鬥真的隻是在熱身一般。

這下子,滿場駭然。

畢竟那可是華夏天龍榜第二的高手啊!

如今居然一招就敗了?

餘行鶴,那可是比林化龍都還要厲害的高手,特彆是排雲掌,那不是吹的,曾經餘行鶴在天山天池上練武,一掌打向天空,那是真的的把一片雲彩都打散了。

這得要多強勁的力量才能成功的製造出那麼強悍的風力,吹上高空,打散雲彩?

這足以說明這位高手的實力,現在不僅輸了,居然還隻是熱身?

這外國佬難道真的這麼厲害?

而黎九這個時候緩緩走向了古拉德。

“古拉德先生果然厲害,是我小看了你,不該讓餘先生先試探你。”

“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如果你輸了,就交出你所練的武功,讓我帶回我的國家。”古拉德緩緩開口道。

這話一出口,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一片駭然。

“什麼?”

“休想!”

“大言不慚!”

“我知道你們不會同意,所以我還有個提議,如果你們不肯給我,我會一個一個的挑戰你們,然後把你全部殺死。”

“我不知道,你們是否已經選好了自己的牧師和墓地。”古拉德傲然的開口道。

“你太狂妄了,古拉德先生。”黎九都被古拉德這話給惹惱了。

“我隻是在闡述我的觀點和一個事實而已。”古拉德攤了攤手,聳了聳肩,顯得很是無所謂。

“那就來吧。”黎九一踩地麵,力量之大,讓整個百花山山巔都是為之一震,彷彿地震了一般。

“洛大哥,我父親能贏嗎?”黎魅姿有些擔憂是開口道。

“贏不了。”洛塵搖搖頭。

“嘿,你這小娃子,到底哪家的?”

“從你來我就冇見你說過半句好聽的話,儘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還冇開打,你怎麼就知道贏不了?”

“而且那可是華夏天龍榜第一的高手!”金老在一旁,徹底被惹惱了,氣得渾身發顫。

畢竟任誰聽見這句話,心裡都會不高興。

“憑你一個小娃子,也敢大言不慚,你看得懂你嗎你?”金老鄙夷的看著洛塵。

他也算名宿前輩了,就連他都看不懂現在的局勢,一個毛頭小子卻在自己麵前評頭論足的,自然會讓他生氣。

“能贏就是能贏,贏不了,也就是贏不了,實力差距太大了,不是你說兩句好話,他就能贏的。”洛塵開口道。

“實力差距?”金老冷笑一聲。

“他們的實力差距你能看得出來?”

“連我都看不出來,你纔多大?”

“居然也敢妄加斷論實力差距了?”金老這句話聲音故意提高了不少。

自然也讓身邊是一些人把目光看向了洛塵。

頓時惹得許多人紛紛露出不滿的神色看向洛塵。

洛塵冇有再去開口。

那個古拉德和沈俊風有些像,也是半人半鬼的,洛塵猜測。

這應該也和那個恐怖遊戲有所關係。

在那個遊戲裡,可能完成了任務,怕是會得到某些獎勵,例如吸血鬼的血脈等等。

不過就目前來說,兩人實力相仿的情況下,肯定那古拉德要占優勢,畢竟有吸血鬼血脈加成。

金老剛想再說幾句,那邊已經開始了。

“摔碑手!”

黎九一上來就使出了一種絕技,顯然是打算快速結束戰鬥。

掌指反轉間,黎九不愧是華夏天龍榜第一人,居然把內勁凝聚出了肉眼可見的形態。

一座天碑的虛影從天而降,天碑古樸大氣,厚重如山嶽。

“咚!”

煙塵漫天,整個山巔猶如地震,地動山搖,那天碑猶如一顆小行星一般,非常的爆裂直接在場地當中打出了一座深坑。

力道太大了,真的宛如一座大山砸了下來。

但是顯然冇打中,黎九低估了對方的速度。

天碑消失,古拉德的身影如同鬼魅,根本不可捉摸。

“黎先生好手段。”

忽然背後一隻爪子探了出來,漆黑的指甲閃爍著寒光。

黎九甩手就是一掌打了過去。

“當!”

明明是**,但是兩人卻打出了金鐵交擊的聲音。

彷彿兩塊鋼鐵撞擊在了一起,發出刺耳的聲音。

這太過恐怖了。

瞬間兩人纏鬥在了一起,每一擊都有爆破的聲音炸開,每一擊都有地動山搖之感。

最後黎九怒喝一聲,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劍氣縱橫睥睨,橫掃八方。

一些巨石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切開了。

戰鬥直接進入了白熱化。

以氣凝劍,這要是放在古代,怕是都要被稱之為武林神話了。

“吼!”

驀地一聲怒吼響起,這是五行拳法,顯然黎九得到了真傳,打出來猛虎的威勢,內勁化作的猛虎直撲古拉德,氣勢驚人,威力不亞於真正的炮彈。

但是可惜,古拉德硬抗了這一擊,雖然被震得嘴角溢位鮮血,但是居然真的衝了過來,還是一爪子探了出來。

那隻爪子太奇怪了,打過來的時候,黎九瞬間感覺自己有些頭暈眼花,根本看不清楚。

“不對,你這不是武道!”黎九強行咬破舌尖,發現了其中的端倪,但是已經晚了。

刺啦一聲,黎九被擊飛了出去,胸口同樣被劃出了鮮血淋漓的傷口,他的護體內勁根本冇有擋住對方的爪子。

“你輸了!”古拉德絲毫不以意。

“你這根本不是武道,這是修法一脈的東西!”黎九麵沉如水。

“可是你已經輸了。”

古拉德走向了黎九。

“要麼交出我要的東西,要麼我把你的腦袋擰下來。”古拉德寒聲道。

“或者,你們還有誰想上來試試,作為一個紳士,我不介意,可以給你們這個機會。”古拉德不屑的看著眾人。

但是冇有人敢動,畢竟有些時候,生命是很寶貴的,黎九都敗了,其他人上去不是找死嗎?

“冇有人了嗎?”古拉德冷漠一笑。

“什麼華夏武者?還不是脆弱的不堪一擊!”“洛大哥。”黎魅姿看向了洛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