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洛塵鞅 >   第1641章暗中高興

-

中洲無數人坐蠟了。

因為這是惹出滔天大禍了。

但也不少人暗自興奮,因為兩大神子逃跑奪起來了,這變相的承認了之前他們其中一個就是那黑影。

而黑影今日一戰,所有人都有目共睹,就算是偷襲,但是對方那些人物可是神子。

哪一個不是大有來頭之人?

冥神子,雷神子,這兩個單單是聽名字,就知道不是泛泛之輩,而且更彆提神子這個身份了。

至於神秀,妖神子,乃至天子,就更是早就讓人熟悉,聲名早已經在外的可怕存在了。

尤其是神秀,妖神子畢竟曾被封印了那麼久,天子也是後來的。

但是神秀可是一直就是一個傳說。

但是今日呢?

那種混戰之下,居然也被重傷了。

尤其是這幾個人加在一起,那種混戰之下,居然能夠虎口奪食,殺了個七進七出,簡直足以震驚天下。

中洲無數人雖然在驚懼,但不少人也在暗自高興。

因為這是中洲神子啊!

如此強勢,簡直堪稱問鼎天下了。

“先前伏擊洛無極,如今更是伏擊各大神子,天子等輩,當著天下人所有人的麵,直接搶走了真龍巢之物,這何其了不得?”

“就連仙界來的天子也在其手上吃癟了!”不少人暗自熱議。

當然,這個節骨眼上,這種事情不會太過公開明著熱議。

但是私下裡卻是紛紛傳開了。

而且天子在黑影手中吃癟,是最讓人開心的。

因為前線一直在防備仙界,仙界也一直高高在上,讓許多人都有種仰望的感覺。

加上天子來了恐怖遊戲之後,的確表現的十分高傲和霸道。

擊殺慶老二就不說了,一槍釘死了八景宮的佐蒼長老,那是何等的囂張?

當初冇有人敢表現出不滿,但今日吃癟,許多人自然暗中拍手稱快!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太子長琴還是神子允?”不少人還在猜測。

因為這兩個人都深不可測,而且無法判斷到底是誰。

但是最後關鍵時刻動用神器,而且和之前伏擊洛塵的神器一模一樣,這就已經足以證明黑影還是之前那個黑影了。

“要我說,還是屠了須彌山這件事情最讓人大快人心和做的最絕!”也有人持有不同的意見。

“須彌山那群禿子就知道愚弄世人,欺騙世人,而且須彌山想當初何等的風光?”中洲老一輩的人物歎息道,他們記憶猶新。

因為記得瑤池和八景宮的鼎盛時期,依舊要對須彌山禮讓三分。

更為可怕的是,須彌山四大神將是唯一冇有被薑太虛封印進去的。

雖然代價是修為跌落,但是按照實際情況來說,須彌山依舊算是冇落道統之中,極少保留了一絲戰力的勢力。

畢竟各家的主要戰力都被封印了,唯獨須彌山的四大神將逃過一劫,雖然修為跌落,神威不再,但始終是保留了下來。

“但如今呢?”

“還不是被屠了?”

“當年持國天神將見我中洲無人,欺上門來,要不是南地霸主與他一戰,擋住了,整箇中洲現在怕是都是光頭了。”老一輩人物依稀記得當初的慘烈大戰!

持國天神將一人壓中洲,屠殺了不知道中洲之人,最後還是南地霸主與之一戰,持國天神將才收手。

但也是那一戰之後,南地霸主就消失了。

“我記得當初,四大神將坐鎮須彌山,第一時間反撲,四大神將紛紛去了四洲,揚言要踏平四大洲!”

“那持國天神將來中洲的時候,又是何等的猖狂,何等的囂張?”

而如今這個仇總算是報了,這口惡氣也算是出了。

畢竟放眼萬古,還從未有人屠過須彌山,甚至不要說屠了須彌山,就是打都冇有人打上去!

這是開了萬古之先河,樹了青史之先例!

而南地老不死等人也暗興奮高興至極。

“哈哈哈,那神秀,論戰力,論修為,都是一代絕巔。”

“居然敗給了我中洲神子,縱然是偷襲,算不得真正的光明磊落的一戰,但是那種情況下,這一戰也足以見我中洲神子之威!”

“更何況打傷的還有奧林匹斯那種蓋世巨頭的神子,尼羅河畔的冥神子?”

“至於天子妖神子自然不必多說了,但依舊是我中洲神子笑到了最後。”

“論才情,論謀略,論手段,誰人能夠與我中洲神子相比?”

這一戰的確影像太大了,關鍵是當時有山河地理球,直接將當時的震撼場麵傳播了出去。

而黑影縱橫幾大神子之間,笑傲整個戰場的偉岸無敵身姿的確讓人心驚。

就是此刻尼羅河畔這邊的冥神子依舊心有餘悸。

但是更多的是不服。

因為正常一戰,他豈會如此不堪?

都是神子,誰又比誰弱?

對方是偷襲而來。

但這卻無法拿出來說,因為這種爭鬥,什麼手段都使得,莫說偷襲了,就是帶著一群人偷襲,那也算是光明正大!

隻是說是這樣說,但是冥神子臉色還是陰沉。

“太子長琴,神子允!”冥神子冷冷的開口道,四周黑霧繚繞,有種擇人而噬的感覺。

不服的不僅有冥神子,同樣還有雷神子!

但是最為不服的則是神秀,此刻他已經回到了須彌山。

須彌山的確被屠了,他手中的底牌也被人斬殺!

甚至連自己囚禁都大師兄都逃走了,這要再抓,即便他是神秀,難度都會很大了。

更重要的是,他還要麵對責罰!

神秀剛剛回到須彌山山腳下!

“嗡!”金碑震天,一塊金碑就從天而降!

“咚!”哪怕是神秀,這一刻也被打的喋血橫幅!

對方太強大了,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你怎麼跟我解釋?”一道威嚴到了聲音震懾整個須彌山!

“我答應你,讓你囚禁聖佛轉世,也答應了你讓你放開手去做事。”

“但你堂堂神秀,居然連須彌山都保不住?”威嚴的聲音嗬斥而出,神秀臉色蒼白,那金碑嗡嗡作響,殺氣瀰漫,隨時都有可能將其斬殺!“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