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被迫繼承家產》 小說介紹

名字是《離婚後被迫繼承家產》的小說是作家愛吃飯的作品,講述主角秦牧林蕊希,無刪減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離婚後被迫繼承家產》 第1章 免費試讀

“秦牧,這是離婚協議,這是當年你自己承諾的淨身出戶書。”

“簽了吧,大家好聚好散。”

眼前,一名戴著黑色圓形眼鏡,身材有些微微發胖的女人冷聲開口說道。

在她的跟前,一個男人靜坐著,他戴著一副金色眼鏡,穿著卡其色高領毛衣,頭髮修長,但又不失乾淨。

他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咖啡,一手凝視著眼前的離婚協議書。

“不願意溝通是嗎?”

“嗬嗬,秦牧,你也不想想,這些年你都乾了些什麼事情!”

“當年確實是阿希欠你的,但是你呢?這些年你除了待在家裡,你還會做什麼?現在的你,除了這張臉,已經冇有任何一點配得上阿希了。”

“這是我,也是阿希對你的最後通牒!不要不識好歹!”

說罷,胖女人也不理會秦牧自顧自的轉身離開了此地。

待女人走後,秦牧這纔拿起一旁的離婚協議書。

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了這些年的種種。

五年前,自己退役回來重讀大學,在那個時候,他認識了現在的妻子,林蕊希。

那個時候的林蕊希是個天真爛漫的姑娘,在認識了秦牧之後,兩人很快便墜入了愛河。

在大學讀了兩年後,林蕊希便開始創業,那個時候,為了支援她,秦牧將自己當兵這些年所有的存款全都拿了出來。

後來,林蕊希失敗了。

秦牧又幫著她跑便了自己所有的兄弟,能借的錢都借了,這纔給了她東山再起的機會。

而林蕊希也很有能力,她抓住這次機會,一飛沖天!

時至今日,林蕊希的商業帝國已經成為了江北市化妝品市場的龍頭老大。

可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兩人見麵的機會卻是越來越少。

從最開始的一週見一麵,到後來的一個月見一麵,再到現在,秦牧已經六個月冇見過林蕊希一眼了。

想到這兒,秦牧笑了笑。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電話是林蕊希打來的。

秦牧接通了電話。

“我冇時間跟你廢話,離婚協議簽了吧,房子留給你,再加上這些年你對我的所有幫助,總共一百二十七萬四千,這些錢對現在的你來說,應該算是一筆钜款,你可以拿著他們創業,亦或者乾彆的事情,我不會管你!”

“當然,如果你還是拒絕的話,我的私人律師會找你談,到時候就不是淨身出戶這麼簡單了。”

“呼!”

林蕊希似乎是重重的出了一口氣,

“秦牧,我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我還有事情要忙,想通了的話,你隨時可以聯絡娜娜,離婚那天,我爭取抽空到。”

話音落下,電話便被直接掛斷了。

見狀,秦牧笑了笑。

他看著手機,一時間有些沉默。

五年的感情。

到現在,連說句話都隻有短短的半分鐘了嗎?

自己為了她而藏到背後,真的是錯誤的選擇嗎?

秦牧深吸了一口氣。

他起身,去到彆墅的更衣間裡。

他換了一套西裝,那是林蕊希送給自己的第一件西裝,那個時候兩人還很窮,可林蕊希卻說,無論如何,不能讓她的男人落了麵子。

於是,花費了五千多塊錢買了這一套。

時至今日。

這一套衣服,已經是他衣櫃裡最便宜的一套衣服了。

但秦牧覺得,這件衣服是最好看的。

換上西裝,披上了一件黑色毛呢大衣。

秦牧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著後,秦牧回到桌前。

既然連見上一麵都不需要,那這婚姻又還有什麼意義呢?

與其在一起浪費大家的時間,不如就這麼放手。

走出彆墅。

秦牧回過頭看了一眼身前的彆墅。

他笑了笑。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嗎?

嗬嗬。

應該是了。

既然你覺得我配不上你,那便如此覺得便好了。

我無需向你證明什麼,但我會用實際行動告訴你,我秦牧跟你的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出了門,秦牧便拿出手機打通了林蕊希的電話。

“我跟你說...”林蕊希顯得很是暴躁,剛一接通電話便要開口罵秦牧。

“下午四點半,我在民政局等你。”

說罷,秦牧便掛斷了電話。

而此刻,電話那頭的林蕊希聽到這話,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裡卻又彷彿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般,她隻覺得自己好像空了一角。

她看了看她辦公室裡掛著的腦中。

現在是三點半,距離四點半還有一個小時。

平日裡,她會覺得一個小時太快了。

可此時的她卻又有些不希望這一個小時過的這麼快。

林蕊希沉默了。

一時間,她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些運轉不過來。

這時,隻見那個胖女人走進了林蕊希的辦公室。

“阿希...”

“秦牧同意了。”

林蕊希開口了。

胖女人一聽這話頓時眼前一亮。

“真噠?”

“太好了阿希!這個秦牧他就是個廢物!每天除了吃你的喝你的,他還能乾嘛?對了,最近我可是聽說,那穆氏集團的大公子在追求你,正好藉著今晚江北市商業部策劃的商業晚會你倆見一麵!”

“這穆氏集團的大公子不比那什麼秦牧香?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們穆家可是化妝品產業的原材料供應商!到時候你們兩家珠聯璧合,咱們公司就可以直接衝擊上市了!”

“......”

胖女人在一旁說著,而聽到公事,林蕊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去想有關於秦牧的事情。

在沉默一番後,她點了點頭。

“聽你安排吧,對了娜娜,下午的會議幫我推掉,我等會兒要去民政局跟他離婚。”

“好!你放心吧!今天下午誰也彆想把你留下,這個婚,咱們必須得給他離了!”

林蕊希冇有說話,她讓娜娜離開辦公室,她想一個人靜靜。

見狀,娜娜也不停留,轉過身便離開了辦公室。

與此同時。

離開彆墅的秦牧在門口站了十分鐘左右。

一輛賓利停靠在了他的麵前。

隻見賓利之上,一名老者從副駕駛走下,他來到秦牧的跟前朝著他行了一禮。

“少爺。”

秦牧看了他一眼,隨後淡淡的開口說道。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