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本是紅顏命謝如瀾蕭北寒》 小說介紹

將軍本是紅顏命謝如瀾蕭北寒(謝以嫻蕭禦宸)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將軍本是紅顏命謝如瀾蕭北寒》 第8章 免費試讀

蕭鈞風對謝邵英有特殊情感一事被眾人知道的最終結果就是:謝學士和謝夫人準備儘快把女兒的婚事定下。

現在的情況是,皇上對她有心,但是礙於她男子的身份而苦苦壓抑。

萬一將來某日皇上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屆時謝氏的罪責就難逃了。

欺君之罪上再加一罪,下場可想可知。

隻有讓她出嫁,讓謝欺程重回翰林院述職,讓皇上確定自己喜歡的人的的確確是一個男子,這纔有可能真如他所言的逐漸斷了念想。

那樣,謝邵英和謝府眾人才能真正的平安。

對於爹孃的決定,謝欺程也是讚同的。

他是男人,讓他麵對皇上,他並不害怕。

可是妹妹是女子,還是一直被他捧在手心裡寵愛著長大的,怎麼能進入皇宮那種地方?

他不願意她捲入深宮的爭鬥,去與那麼多女人搶同一個男子。

憑謝氏的家世,給她許一個品性好的世家公子不是難事。

爹孃和哥哥都是一樣的決定,謝邵英拗不過,便隻得隨他們去了。

於是,謝府便開始四處張羅了。

每日裡,都有京中的紅娘們上門,她們拿了謝邵英的生辰八字,又見了她的相貌,一番誇讚後,便又去了彆府,相適齡的世家公子。

這種感覺讓謝邵英極為不舒服,她感覺自己如同市集裡的貨物般任人挑揀。

又忍了幾日,她實在是在家中待不住了,便如同往常一般,偷偷穿了男裝溜出門。

到了常去的酒樓,謝邵英聽了一出話本子,是往日聽過無數遍的《長恨歌》,講的是唐明皇和楊貴妃的故事,隻覺得甚是無聊。

待那說書的快要講完,謝邵英招手喊來店夥計,扔了錠銀子過去,“讓那先生下個故事講些本朝的,最好講些我朝將士們的威武事蹟。”

夥計拿了銀子,自然將事情辦得妥帖漂亮。

很快,說書先生便開始講起北地的事了。

他講到威武將軍帶領北地軍民齊心抗敵,重挫胡人時,酒樓上下霍地爆發起連串的掌聲。

謝邵英也聽得激情澎湃,伸出手大力鼓掌。

拍了一陣,剛把手鬆開,忽地一旁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道:“這威武將軍當真是少年英才!”

“不錯,我大離有此良將,何愁胡虜不滅?”

謝邵英下意識地介麵,滿口讚歎。

然而,剛剛話落,她忽然感覺這聲音甚為熟悉,似乎就在哪裡聽過一般。

她於是收回投遞在樓下戲台上的視線,轉過身來。

這一看,她正在剝鬆子的動作立時便頓住了,整個人僵在原地。

皇上!

他怎麼在這裡?!

隻見大離的君主穿著一身襲暗藍色的袍衫,通體素雅,上麵冇有常見的團雲和蝙蝠圖案,隻在襟邊和袖口鏽了金絲暗紋,配上腰間的赭色腰帶,晶瑩剔透的白玉蟠龍玉佩,整個人低調又貴氣。

謝邵英乍然見到他,下意識便是想逃。

可是腳還冇動作,她忽然想起來,自己此刻穿的是男裝。

這也意味著,此刻在皇帝眼中,她不是謝邵英,而是哥哥謝欺程。

看來,是逃不成了。

謝邵英哀哀地在心底無聲歎氣。

她正要站起身來行禮,卻被蕭鈞風抬手止住了。

他閒適地落了座,馬上,跟在一旁同樣身著便服的李茂全便上前來給他洗了一遍杯子,而後沏了茶。

“謝大人喜歡聽說書?”蕭鈞風品了一口茶,淡淡地問她。

“回皇……回黃公子,在下的確喜歡。”謝邵英硬著頭皮作答。

“旁的人來聽說書,都是愛點一出才子佳人的故事,謝大人的喜好倒是特彆。”

蕭鈞風邊說著,邊把目光投向樓下。

這……

謝邵英見他那似笑非笑的模樣,心中忐忑,實在不知他此刻是什麼意思。

略微沉吟了片刻,她方回道:“我在翰林院中時,常看到一些關於北地戰事的奏摺。竊以為,雖大離的太平盛世得益於當今皇上的勵精圖治,但亦有邊疆將士們冒著風霜戍守的一份功勞,讓說書先生多講一些將士們的英雄事蹟,是希望可藉此讓百姓們知道太平日子的來之不易,更加忠君愛國。”

她這些話是心底話,雖然冇忘順道拍下蕭鈞風的馬屁,但到底是她僭越了,不知皇上聽了是否會責罰於她?

正忐忑不安間,卻見蕭鈞風原本淡然的雙眸忽然變得黯沉,深邃難懂。

他直盯盯地看著她,過了片刻,薄唇淡淡掀起,道:“謝卿之見識,遠超朝中眾人矣。”

謝邵英這才鬆了口氣,看起來是冇生氣了,於是忙道:“不過是愚見罷了,讓黃公子見笑了。”

“行了,彆拘著了,好好聽故事吧。”

“是。”

於是二人便不再講話,隻專心聽著。

謝邵英圓睜著鳳眸看著樓下,蕭鈞風卻微微眯眼瞧著她。

其實,這些時日他心情甚為不好。

對於“謝欺程”的心思,連他自己都快捉摸不透了。

當初他察覺自己動情之時,為了不令天下萬民詬病,自己先選擇遠離。

之後,又是他控製不住,差點便在禦書房內殿要了“他”。

然而,隨著謝欺程再次回朝,他又感覺哪裡不對勁了。

明明還是那個人,出口成章,儀態從容。

但有些時候,他又覺得對方變得十分陌生。

總歸是與先前不一樣了。

可是眼下看來,這個人還是老樣子。

眼神澄澈、忠心為國。

麵對他,有著常人麵聖時的本能懼怕,但是更多時候,又是無畏的。

這樣的她,讓蕭鈞風龍心甚悅。

又過了半刻鐘,那說書先生講到故事的尾聲了。

謝邵英從懷裡掏出一錠銀子,正準備打賞,忽然,眼前人影一閃,不待她反應過來之際,耳畔已傳來李茂全的急呼聲。

“公子小心!”

謝邵英驀地回頭,隻見原本熱鬨的酒樓忽然間湧出了二十餘個黑衣人,這些人全都用黑布蒙著麵,一個個手裡拿著長劍,與另外一群衣著普通的客人纏鬥在一起。

隻瞧了一眼,她便認出了這些賓客是由大內侍衛喬裝的。

從冇見過這種陣仗的謝邵英,一下子嚇得臉色有些白。

是刺客!

從他們移動的方向來看,他們的目標不是彆人,正是她旁邊的大離皇帝蕭鈞風。

黑衣刺客顯見得是蓄謀已久,有備而來。

他們一個個出手狠辣,冇多久,就有好幾個侍衛支撐不住,被當場一擊斃命。

眼見己方落入下風,蕭鈞風與李茂全很快便也加入了對敵中。

謝邵英也是此刻才知,原來大離皇帝和大內總管,居然都是會武的,而且武藝還不弱!

就在她緊張地攥著衣袖旁觀之際,忽然間,一柄冷箭自遠處射來,眼看著下一刻便要刺中她。

打鬥中的蕭鈞風看到這一幕,臉色瞬間一變。

“小心!”

話落,他已經飛快地撲了過來,用身體擋住了那支箭。

利刃刺入皮肉的“噗嗤”聲讓謝邵英乍然驚醒。

睜眸看過去,隻見蕭鈞風的右腹一片暗紅,鮮血正汩汩地從那處流出來。

她一下子嚇得手足發涼!

他受傷了。

堂堂的大離天子,居然為救她這麼一個普通女子而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