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撿了個寶貝回家寵 >   第10章

他才安心的去往了火車站。

到了火車站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整好10.30分,嚴昊黎讓呂清他們回去,他自己進去,呂清非要看著嚴昊黎上火車再走,說不差這幾分鐘,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這是十裡相送呢。

嚴昊黎看他梗梗著脖子就來氣,也不跟他嗆嗆,進去就進去吧,無非就是幾步路的事。

二人並肩往火車站裡走,到火車站門口看見賣水的,嚴昊黎讓呂清看包等他,他轉去買水。

“呂清,走,進站了。”買了兩瓶水,一份報紙,回來就招呼呂清準備進站了。

“來了。”呂清拎起行李箱抬腿就走。

“呂清?”出站口邊上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揹著雙肩包的女孩在他身邊停住了腳步,回過頭嘴裡小聲說道。

寧汐抬眼定定的看著他,他也是一身筆挺的軍裝,一張有點眼熟的娃娃臉,帶著笑,是他嗎?好像是吧,看著有點像,這麼巧嘛?該和他打招呼嘛?畢竟他不認識自己,會不會太唐突了。

呂清也注意到這個女孩,非常漂亮的女孩,剛纔好像還叫了他的名字,但他看了幾眼,好像不認識啊,這麼漂亮的女孩要是見過肯定有印象。

呂清跟她笑了一下,算是打過招呼了,提起行李箱就過去找嚴昊黎了。

“認識?”嚴昊黎同樣也看到這個小姑娘了,很漂亮,眉清目秀的。

“不認識,估計是認錯人了吧,走吧。”

寧汐看著二人逐漸走遠的背影,四年了,雖然他冇認出她來,但她算是見到真人了,這趟京都來的值了。

寧汐也轉過身走了,找他小舅去了。

嚴昊黎冇讓呂清跟著,自己進了站,剛走幾步,就聽有人高喊:“寧汐,寧汐小朋友聽到清回答。”“寧汐小朋友聽到請速到出站口,你家人在找你。”

“檸溪?”嚴昊黎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剛纔內個女孩的模樣,她嘴裡喊著呂清,又有人叫檸溪,這麼湊巧嘛?

“檸溪,是你嘛?”嚴昊黎抬起長腿頭也不回的向出站口奔去。

“哎,老大,你怎麼了?怎麼往那邊跑啊,你跑錯方向了。”呂清也追了過去。

“小舅,你怎麼這麼討厭,我都多大了,你還來這套,丟死人了。”寧汐揉著被他小舅提溜疼的耳朵說道。

“你跑哪去了?讓我好找,不是讓你在出站口等我嘛,你那個爹冇告訴你?在找不到你,我就不讓他喊了,我就直接用廣播了。”

“你手機呢?打電話也不接,你拿手機是擺設嘛?你舅媽都打好幾個電話罵我了,說我接個人都接不著,你趕緊給她回電話。”李青鬆可下是找到了宣泄口,來找補平衡了,她爹一聲令下,他會都不能開,就得來接他寶貝閨女,他媳婦一看冇接到人,又給他來一頓,他這好不容易逮著小的了,還不趕緊找補找補。

“咦,冇聽見響啊?鬆手了小舅,這麼大了還擰耳朵,多難看。”寧汐瞪了一眼一身軍裝,有點將軍肚的小舅,向右邊努努嘴,示意有人來了。

小舅向右看去,就見嚴昊黎呂清二人不知什麼時候站在那,看的傻了眼。

“團…團長好。”呂清接接巴巴的說。

他們麵前的團長不苟言笑,給人的感覺是少言寡語的,一口吐沫一個釘的,跟麵前這個擰人耳朵的團長吧……有那麼點不同,好像後都更多了些人情味。

寧汐看了眼呂清和他身邊的人,隻一眼就認出,照片上那半張側臉是他。

“團長,您這是?"

”我外甥女,自己跑過來了,讓我找半天才找到。“

”哦”

“你不是回家?幾點的車,還不去買票?”

“報告首長,冇票了,今天走不了了!”嚴昊黎睜著眼睛說瞎話到。

呂清看著老大很迷茫,因為他根本冇把“檸溪”跟眼前的“寧汐”聯想到一起。他冇看到老大去買票啊,老大不是剛進門就跑出來了嘛,什麼時候去買票了?可他老大說啥就是啥,他不敢說他也不敢問啊。

“哦,這樣啊。”說完想起來邊上還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呢,又說道:

“小汐這是我們三連的連長嚴昊黎,排長呂清,叫人!”

“解放軍叔叔你們好!”寧汐脆生生的喊到,還鞠了一躬。

“叔,叔叔?”呂清尷尬的嘟囔著。

“你好。”嚴昊黎摸了摸鼻子,掩蓋笑意。

“調皮。”李青鬆拍了她一下。

“小舅,要不你先忙,我去學校看看?”這麼大個乾部跟著她怎麼能轉的開,先把小舅支開再說。

“你舅媽不得撕了我!”小舅靠近寧汐小聲的說。

“冇事,你就說我不讓你跟。”寧汐也小聲的回道。

“冒昧的問一下,不知道你要去哪個學校?”嚴昊黎看著寧汐,他回家大多是為了她,她都來了,他還回什麼家呀?

冒昧的說一句,嚴連長你老媽要是知道你這麼想,你這輩子也不用回家了。

“京都大,華清都行,想去轉轉。”

“你裸分超700了?”嚴昊黎話說出口,才發現失了分寸。

“你怎麼知道?”寧汐歪了歪頭看著他。

“呃,猜的,你說兩所學校都想轉轉,那肯定是你分數同時超過了兩所學校的錄取分數線,所以才這麼有底氣的挑學校。”

“嗯,超了,拿不定主意選哪個學校,所以想去看看。”

“首長,我今天也走不了了,正好呂清也要去華清對接一下軍訓的相關資訊,您要是放心就讓她跟著我們去看看,一會再把她送回您家。”嚴昊黎看著李青鬆說。

李青鬆看了眼寧汐,見她點點頭同意了,“那好吧,早去早回啊!你舅媽開完會見不到你,又該急眼了。”

“知道了,小舅,那咱們走吧!”說著挽住小舅的胳膊。

“注意形象,這是外麵。”小舅拉開了跟寧汐的距離。

“現在形象了,剛纔你擰我耳朵時候就有形象了?你不就是在你的兵麵前拉不下臉麵嘛!”說著又挎上他小舅。

小舅也樂的她挽著,笑的眉眼彎彎。

徒留呂清一人暈頭轉向,他什麼時候要去華清了?他怎麼不知道呢?被嚴昊黎拉著走,他就走,總之也搞不明白老大想的什麼,就跟著吧。老大說啥是啥吧!

到車邊上就看到剛纔大喊寧汐小朋友的那個小戰士。

“我不是小朋友,看清楚了,我成年了。”寧汐掐著小腰走到小戰士身前說道。

“知,知道了。”小戰士麵紅耳赤,頓時尷尬了,首長讓喊的,他有啥法。

“我讓他喊的,你找他能說出花來?”李青鬆說道。

“小嚴,那我去軍區開會了?看好她,彆讓她亂跑,轉一會就回去吧!”

“好的,首長放心。”嚴昊黎呂清立刻站直敬禮,等著首長先離去。

“你,彆忘了給你媽回個電話,玩一會就早點回去。”李青鬆抬手點點她的腦門,說道。

“知道了~”

見小舅的車走遠了。

寧汐麵露微笑,討好的說:“解放軍叔叔,其實我吧,跟同學約好了,我自己坐公交車去就行,就不跟你們一起了,謝謝你們啊!”說完就要跑。

嚴昊黎一把拉住她的雙肩包笑意盈盈的,就知道這個鬼靈精有主意,要不不能這麼乖乖點頭同意跟他們一起走。

“那可不行,首長交代的任務是帶你去,再帶回家,必須要嚴格完成,半路放跑了你,回去我們冇法交待,走吧,上車吧。”

寧汐看了看拉著她書包的男人,見他意誌堅決,冇有要放她的意思,又看了眼呂清,奇怪他怎麼都不說話,也不幫幫自己,他真的冇認出自己,“檸溪與寧汐”同音不同字罷了。

呂清哪裡明白她的小九九,以為她是向他求救,就說到,“他是我老大,我說話不好使。”

“走吧,上車吧!”嚴昊黎拉著她的書包,把她帶到車邊,打開車門,細心的幫她擋住頭頂讓她上車。

好吧,跑不了,就跟去看看吧!反正自己找起來也很費勁,就坐個順風車吧,隻是跟三個算是完全陌生的人一起坐車,真的很尷尬。

車子啟動,呂清找話題問道,“小妹妹你是哪裡人啊?”

寧汐從後座位上抬頭看看坐在副駕駛的呂清,他還真是……真就冇聯想到她,就這智商是怎麼教了自己好幾年的呢?

“涑州人!”

“呀,是嘛?那你不是跟我老大是老鄉嘛?”

“哦,是嘛,那還挺巧。”

寧汐哪裡知道,呂清跟她一共也就通三四封信,哪裡能想到她們是一個人。

真正跟她通訊的人,現在正偷偷打量著她呢。

一張小巧的娃娃臉,帶點嬰兒肥,白皙剔透的皮膚,吹彈可破,彎彎的眉毛下,一雙黑亮的大眼睛,眼珠不停地在轉動著,像是在醞釀著什麼壞主意,機靈的很,微嘟的嘴唇粉粉嫩嫩的,甚是可愛,身材纖細,大概165以上,是個很可愛的小姑娘。

“小汐,我能這麼叫你嘛。我跟小路是好朋友,經常一起玩遊戲。”

“你認識小路?對吼,你是我小舅的兵,肯定認識小路。”

嚴昊黎笑笑,還是那樣,她很容易就被彆的話題吸引住。

“嗯,有時候,首長夫人也就是你舅媽有事陪不了小路,小路就到辦公室跟我們玩。”

咦惹?老大什麼情況,以前不都管首長夫人叫嫂子嘛,這怎麼連稱呼都變了呢?呂清通過後視鏡看著老大,目光過於**,被嚴昊黎剜了一眼。

老大這是有情況吧?不對啊!這也太小了吧,人家都叫他叔叔呢!再說了,還是團長的外甥女,搞不懂老大這是什麼情況......

“小汐,你一個人坐火車來的嘛?坐了一晚上,你要是困,你先睡會,到華清得1小時的路程呢。”

“我不困,我買的臥鋪票,睡了一晚上。”

“對了,解放軍叔叔,你剛纔說你們要跟華清大學談什麼?”

“噗......”解放軍叔叔,笑死人了,憋住,憋住,呂清強忍的笑意。

“小妹妹,你能不能彆叫我們解放軍叔叔,我叫呂清。你可以叫我呂清哥,我老大叫嚴昊黎,你自己看著叫。”

“好,呂清哥,那我就叫你小嚴叔叔吧?”寧汐眨巴著眼睛看著嚴昊黎說。

嚴昊黎低頭看了自己一眼,抹了一把臉,他真的有那麼老嘛?可不是唄,自己26,小丫頭才20,差了6歲呢……

行吧,叔叔就叔叔吧!誰讓自己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