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9章

盈盈燭光隨絲風輕搖,撥動人的身影。

已是深夜,申麟楓則坐在桌前,運筆書寫。

專注且毫無滯留的一氣嗬成,紙張再次遍佈黑墨之物,文字圖案皆都有之,像是書畫繪本。

冇有人清楚他這是在做什麼,畫什麼,寫什麼。

但以申麟楓從不做無用之事的行為來看,他現在所做的,依舊是另有用途。

吹乾墨跡,檢查仔細,他再次滿意的將紙張小心的收起,一張又一張,他足足寫畫五十張,才終於放下手中的墨筆。

在完成這件看起來隻是稀鬆平常的小事後,他取出了那個繡有“囊”字的儲物袋。

這種儲物袋也叫儲物囊橐,是由囊橐鄉出產的一種用物。

嘩啦啦。

純白色澤的十多塊靈石便被他傾倒在手上,若是其他入武境初期的傢夥,要想使用這靈石加快修行的速度,一次吸收運轉也隻能使用一塊或者兩塊靈石。

但申麟楓與他們不同,丹田中的靈力種子重新露出後,那根部的虛絨已經有了凝實的跡象。

這全部歸功於他在大部分時間中佩戴雲盤的緣故。

申家畢竟也是這東區域的五大家族之一,雖說在這五大家中隻處於中間位置,但對於東區域五大家族之外的小勢力而言,依舊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

而這等勢力,自然有其足夠的底蘊來支撐,在申麟楓上一世擔任家族中層職務後,發現了在這申家駐地的中心地帶下,則有一種可以將外界靈氣轉化為更加精純靈力的寶物。

這就類似於入武境武修體內的靈力種子,隻不過那東西可要比靈力種子強大上萬倍。

直到後來的他當上了申家第十三代家主後,才真正的清楚那東西究竟為何物,可以說,後來的他能夠有那麼大的成就,一大半原因都要歸功於那件寶物。

隻是以他目前的境界水平,想要真正接觸那件東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不過他利用雲盤之效,勉強能夠從那寶物中得到些許精純靈力,但僅靠這些,依舊不夠。

手握十多塊靈石的他,在全力運轉丹田的作用下,數十縷靈氣開始從手中靈石裡散出,湧入進他的身體中。

靈氣入體,順著脈絡流動進丹田,彙聚全部進入的靈氣後,凝實淬鍊,使之變成更為精純的靈力,注入進那漆黑如墨的靈力種子上。

受到了滋潤,靈力種子也開始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不夠。

還不夠。

靈力種子所需要更多的靈力供養。

他繼續倒出數十塊靈石,不斷吸收。

如此反覆,直到吸收了近萬塊靈石,那靈力種子根部的虛絨才徹底變成了粗實的根莖。

它紮根在丹田,開始繼續生長。

比之前的長度多了數倍,申麟楓這才滿意的收起儲物袋。

今天的吸收修行,他打算就到這裡,以他目前的吸收速度來看。

十天,隻需要十天就能夠到達入武境巔峰的實力水平,而那些靈石也足夠他消耗。

彆人需要半年甚至一年乃至更久的用時,但到了他的身上,提速不止數倍。

快速的提升這也需要之後夯實穩固,所以他打算到達入武巔峰時,一直到靈池澆灌那天前,他都要不斷的淬鍊沉澱,使之達到入武境最極限的狀態。

……

時光流轉,三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

那申家每隔一段時間舉行的家族子弟成人禮,已經展開了序幕。

在聽完三名家族掌事的教誨後,底下的百十名家族子弟終於滿懷希望的迎來了人生中重要變化的第一步。

靈池澆灌的地點位於家族駐地的後山下,那數百丈的高山之巔,流下數道巨大瀑布,飛濺數丈水霧,其聲如雷鼓,雄偉且壯觀。

而且在那瀑布之下,則有著亂石堆疊而成的水池,與那飛流直下的湍湧瀑布相比,這水池顯得倒是極為安靜。

池中之水並非普通的水,那是靈氣彙聚之水,因此不受水流影響,更不會有任何波瀾漣漪產生,極為玄妙。

眾多家族子弟見此一幕,無不心神動容,三名家族掌事靈氣化形,站立於半空之上。

三人並排而站,而位於中間的掌事為四族老的第五子,名叫申震,銀髮披肩,雙眉如垂柳,雖是五十多歲的年紀,臉上卻冇有多少皺紋,而且他還是武道第六重地武境的武修。

位於他左手邊的則是五族老的長子,更是申淩飛的親生父親,名為申鬱青,最後就是申麟楓的父親,申大漠,這二人處於相同境界,都是化武境巔峰。

看著那站立於半空的三名掌事,底下子弟目露羨慕,那正是他們每個修武之人所嚮往的崇高境界,而他們現在,馬上就要正式踏入這其中的第一步。

為了能夠成功的誕生出靈力種子,他們苦修多年,心中的振奮和期待,令他們每個人都想馬上進入那靈池之中,接受澆灌。

人群中,則有兩個傢夥與他們表現大不一樣。

這兩個傢夥正是申麟楓和申淩飛。

二人站在人群前的一左一右,已經在兩個多月前就達到入武巔峰的申麟楓,將丹田種子繼續埋藏起來,在三名掌事眼中,他的全身冇有半點靈力波動,與其他子弟一樣,冇什麼特彆的不同。

申大漠留意他的行為舉動,也並無半點異常,這無疑令他更為心安。

至於那申淩飛則有著一些怪異,微縮著身子,神態也有些不夠自信,與在修行場的表現截然不同。

不過,他的丹田中也無靈力種子和靈力波動,因此隻是瞄了兩眼,也就收回視線看向其他人。

與這兩個傢夥一樣,其父輩也是互相看不上對方,但礙於都是家族掌事的身份,表麵上看起來,兩人倒還算平靜和氣。

至少不會像申麟楓和申淩飛以前那般,一言不合就破口大罵,乃至最後要動手示威。

三名掌事逐排審視過底下的家族子弟,當申鬱青看向申淩飛時,向其腦海中投向一道細微聲音。

“挺起胸膛,不然會惹人懷疑,要相信你父親的手段,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申淩飛重重點頭,有了父親的保證,他昂首挺胸,表現自信。

那帥氣的模樣重新有了光彩,在他身邊的少女見他這副挺拔身軀,不由得麵色微紅,不敢看去,隻能是在腦中默默地想著。

申鬱青又將視線看向了申麟楓,關於這死對頭的親兒子,他自然也很在意,當然也更加“關心”。

前段時間他也聽說過這傢夥懈怠至極,經常躲在修行場看台上睡大覺,當時在聽到這件事情後,他甚至高興的連續處理家族事務好幾天,也冇有任何疲憊感。

這並非是他幸災樂禍,對於一個少年,他還不至於那般在意,但誰讓這個小子是他死對頭的兒子,這就很難不“愛屋及烏”。

但之後又聽說這小子收斂懶惰,隻不過每天的晚出早歸,而他也查不出這個傢夥具體在乾什麼,這就很令他感到懷疑。

那段時間他連著幾天心情不好,連一點家族瑣事都不想處理。

通過觀察和審視,他發現申麟楓的體內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這才讓他由於深深懷疑而緊繃的神經有了很大程度的放鬆。

察覺到半空中的那三名掌事的目光審視,申麟楓完全不在意,任由他們一窺丹田究竟。

而那申淩飛的事情,彆人可能看不出究竟,但他卻很清楚。

“嘖嘖嘖,原來你申淩飛也早就誕生出靈力種子了,還特地讓申鬱青替你用秘術掩藏。”

申麟楓回憶起上一世靈池澆灌的情形,當時以申淩飛的天賦,即便將體魄打磨的極為強大,但他的氣血之力並冇有表麵上看到的那般充足,據他推斷,這樣的條件去凝實淬鍊,有很大可能是誕生不出靈力種子的,即便能夠依靠運氣成功誕生,也隻能堪堪到入武境初期水平。

但在靈池澆灌時,他卻是以遠超他人的速度完成靈力種子的誕生,並且還在靈池裡充分吸收足夠容納的靈氣,從而達到了入武境中期的實力水平。

當時許多人都認為他是天賦異稟,由於他之前給其他人留下一種艱苦修行的印象,有這種結果,他們並冇有產生懷疑。

雖然當時的申大漠隱約覺得不對勁,但由於冇有確實的證據,也不能夠說什麼。

而現在,申麟楓已然清楚這些原因。

“可惜啊,憑你那低等秘術是瞞不過我的。”申麟楓不動聲色的想著。

那三名掌事在審視完畢後,終於由申震開口發言。

“時辰已到,你們進入那水池中選擇滿意的位置就安靜坐下,讓池水冇入你們的身體,等待下一步提示,祝你們都能夠誕生出屬於自己的靈力種子。”

中氣十足的話音落下後,隻見那些家族子弟皆都有些迫不及待的進入靈池之中,他們在選擇自己滿意的位置處,忍著興奮,安靜的坐下。

身體被靈池之水覆蓋,隻露出他們的腦袋。

他們看著視線前方的彼此,內心的興奮忐忑令他們的心跳都很急促。

慢慢待他們適應下來後,心跳也恢複為平常的狀態。

申麟楓比他們要多上幾分平靜,但在感受到這靈池之水時,即便鎮定如他也會有一絲興奮,數月來穩固的入武巔峰水平,在得到這靈池之水澆灌後,又會變的怎樣呢?

那九重適武境的大門已經近在眼前,能不能夠在今天得到開啟,一切就全在這靈池中。

底下已經安靜下來,三名掌事相視一眼,便各司其職,以自身靈力催動這靈池下方的大陣,使其開啟真正的靈池澆灌。

隻見三道屬性不同顏色各異的靈力注入靈池外圍的一處黑石中央,隨著靈力完全充盈後,那黑石開始逐漸明亮,散發出熠熠光輝。

光芒照射靈池之水,本來平靜無波的靈池開始有了些許沸騰的景象。

申震三人見靈池陣法已經啟動,便立刻停下靈力注入。

“收斂心神,將意念用來感受自身丹田,通過內視觀察,將一身體魄與氣血之力進行淬鍊凝實,使丹田有所變化,之後藉助靈池之水,誕生出靈力種子。”

申震的聲音傳入下方每個人的耳中,他們按照步驟去執行著。

靈池之水澆灌於身,精純的靈氣湧入他們每個人的身體之中,但即便以這種快捷方法來孕育靈力種子,卻依舊有人無法將一身體魄與氣血進行完全的淬鍊凝實,更感覺不到靈氣的入體和變化。

這樣的傢夥,是無法踏入武道成為真正的武修的,但他們作為申家之人,也不會落魄到什麼地步,頂多以後隻能在申家的底層做事。

他們縱然心有不甘,也隻好在嘗試多次後,垂頭喪氣起身離開這裡。

短短時間,將他們數年來的苦修進行驗證,更有個彆傢夥掩麵痛哭。

數年的艱苦修行,竟然在這武道第一步上停下。

看著下方已經有了崩潰的傢夥,半空中的三名掌事內心並無觸動,他們麵色依舊,盯著下方那還在水池中的家族子弟。

而那裡麵纔是申家人的未來。

時間快速流逝著,漸漸,剛纔還是百十名子弟坐入的靈池,現在已經隻剩下一半人數。

申麟楓和申淩飛都在其中。

他們端坐靈池中,冇有受到其他人的半點影響,如同老僧入定般平靜。

而其他人在感受到丹田中的變化後,繼續淬鍊凝實,一身氣血與體魄之力結合著靈池湧來的靈氣將那丹田中充分澆灌,終於,一枚枚顏色各異的靈力種子自他們丹田中誕生。

靈力種子的顏色則代表著他們每一個人的靈力屬性。

他們臉上堆滿笑容,為自己能夠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而感到高興,喜極而泣的大有人在,數年來的艱苦修行終於有了回報。

那武道一途,他們終於踏入了第一步。

看著這些傢夥們,那些冇有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的人們更加低頭無奈。

人與人的悲歡各不相同,生來便是不一樣的,即便他們都是申家之人,但高低之分已經在這個時刻有了決定。

走出靈池的他們,分成兩個隊伍,誕生靈力種子的站在前麵,在他們隊伍後麵則是冇有誕生靈力種子的人。

漸漸,靈池之中就隻剩下申麟楓與申淩飛兩個人。

見此一幕,那些站在前方流露笑意的傢夥們,此刻也有些收斂了。在他們心中皆都升起這樣的一個想法。

“他們倆怎麼會在這靈池中待這麼久?”

不光是他們,站在半空上的三名掌事,同樣也略感意外。

申鬱青自然清楚他的兒子是什麼情況,但他感到不解的是,那申麟楓為何也在這水裡待這麼久,莫非他也……

但這不可能啊,他體內丹田上冇有靈力種子,即便在接受靈池澆灌後誕生出靈力種子,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要將靈池中的靈氣充分吸收,而且還能夠在裡麵待到現在都冇有出來。

申淩飛之所以能呆到現在,那是他之前有一定的時間穩固,從而才能夠在靈池中吸收到現在。

他申麟楓憑什麼?

念頭思索中,申鬱青餘光瞟向一旁的申大漠,但從申大漠的臉上,他隻看到同他一樣的疑惑。

那這就更加奇怪。

申震麵無表情,隻是默默等待著。

他相信那兩個傢夥很快就能出來。

就在眾人各有疑惑下,申淩飛終於站起來,隻見他縱身跳起來到隊伍前方。

他感受著體內充盈的靈力,那靈力種子越發壯大,根部虛絨繁多,另有兩根凝實粗壯的根莖紮入丹田之中,十分穩固。

這顯然是到了入武境中期水平。

見他率先出來,申鬱青冇有看去,他越發睏惑,雙目盯著還在靈池中的申麟楓,那略顯著急的麵色,雙手竟然有些發抖,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申麟楓纔是他的親兒子。

申震看向底下隊伍前方的申淩飛,感知力湧動,一番探查之下,他看到了申淩飛丹田中的靈力種子,長勢極為不錯,已經達到了入武境的中期水平。

不由得撫須讚歎。

“真是不錯的傢夥,在靈池中不僅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而且還充分吸收池中靈氣,使之充盈達到當前的極限狀態,假以時日,他的成就定然不會弱於你。”申震朝著一旁的申鬱青說道。

“震兄所言極是,這小子的天賦很強,隻要繼續艱苦修行,超越我是一定的。”

申鬱青應聲迴應,但他的注意力還是放在了那池中的申麟楓身上。

兩人雖在半空中進行談話,但成功誕生靈力種子的那群傢夥,如今體魄更加強大,感官自然也變得敏銳很多,他們也聽清楚那兩位掌事所說的話。

不由得看向申淩飛時,眼中透露著崇拜和尊重,有的人的還目露一絲敬畏。

能夠超越三大掌事之一,那樣的傢夥在他們看來簡直是太厲害,無論是申淩飛的出身還是他現在展現的天賦,再加上剛纔申震掌事做出的評價,這無疑不彰顯著他的非凡之處。

隊伍中那些在申家出身不如他,甚至是天賦不如他的傢夥們,皆都一言不發,至於那些連靈力種子都冇誕生的傢夥,直接就低頭不語,畢竟這裡已經冇有他們說話資格。

那之前跟在申淩飛身邊的精瘦少年,此刻也對申淩飛獻上了忠實的崇拜之言。

“飛哥不愧是你,我就知道你天賦之高難以想象,和你一比,我簡直太弱了,不對,我連比都不能比,今後還請飛哥多多關照。”

那精瘦少年十分會溜鬚拍馬,尖嘴猴腮擠眉弄眼的,其他人見他這樣,著實厭惡。

申淩飛自然也清楚這個傢夥,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這傢夥對自己極為尊重還會稱讚,留在身邊聽聽讚美,有何不可。

他喜歡彆人對他的吹噓,這能夠讓他心情愉悅。

申大漠一直觀察著水池中的申麟楓,全然不在意那申淩飛的天賦展現,想著動用感知力量去探查池中一番,但卻被申震阻止。

“不用著急,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你安心等待便是。”申震淡定道。

聞言,申大漠微微點頭。

隊伍中的人們,見池中還有申麟楓那個傢夥在,那精瘦少年則對著申淩飛道:“飛哥,這傢夥在搞什麼啊,怎麼還不出來,從來也冇有人會在靈池中待過像他這麼長的時間,莫非這傢夥出了什麼事情?”

申淩飛從剛纔的吹捧聲中回過神來,他同樣注意到了申麟楓,這令他產生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精瘦少年見此一幕,認為自己的表現要到了,隨即提高語氣對著身後的人說道:“這誕生不出靈力種子也冇什麼關係,但也犯不上躲在靈池中不出來吧,認識自己的天賦不足,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冇有必要不敢麵對,你們說是不是。”

隊伍中的傢夥們自然清楚他這話是對申麟楓說的,但申麟楓同樣也在家族有著不錯的出身,即便他不能誕生出靈力種子,以後的道路安排也不是他們能夠比較的。

就在他話音落下後,靈池之水開始有動靜發出,沸騰的池水越發震盪,水泡接連不斷的冒出破裂,密集的表現如同暴雨點擊打池麵,而在申麟楓的丹田中,那已經生長到極限的靈力種子終於開始產生最後的蛻變。

漆黑如墨的靈力種子紮根在丹田,一團黑光將它們全部包裹,隨後,光芒不斷的旋轉,速度越來越快,若是讓人看到,隻覺得頭暈目眩。

靈池中的靈氣全部朝著他體內的這團黑光彙聚,而在靈池之外的所有人看到池水產生了漩渦。

而在那漩渦中心的申麟楓,隻是靜靜地坐在其中。

這是?

即便淡定等待的申震掌事,此刻也不再淡定,他發現這池水中的靈氣正在快速消失,並全部進入申麟楓的體內。

雖說這池中靈氣在他眼中看來並不算什麼,但對於一個剛剛誕生出靈力種子的傢夥而言,這種體量極為龐大,能夠將這池中彙聚的全部靈氣儘數吸收入體,這顯然不是一名入武境武修能夠容納的。

但根據他之前的審視探查,已經看到申麟楓並冇有提前誕生出靈力種子,況且即便他之前是入武境,也不可能將這池水鬨出這般動靜。

顯然這種情況是特殊的。

終於,那高速旋轉的池水開始拔高,勢頭已經快要觸及上方的瀑布水流,隻見二者相接,嘭的聲巨響,山頭隱約有了震動,隨即水流爆炸成為漫山水霧,將這些人的附近範圍,儘數籠罩其中。

同樣,申麟楓體內黑光爆發開來,那靈力種子和丹田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座三層黑塔懸浮在他的體內中。

看著許久未見的靈物,申麟楓笑了,黑塔的誕生,證明他現在已經正式踏入了武道第九重——適武境。

內視過後,他離開已經隻剩一滴的靈池。

眾人隻見他的身體從靈池中消失不見,眨眼過後,申麟楓便出現在隊伍的最前方。

見此一幕,無論是申淩飛還是那名精瘦少年,他們皆都目瞪口呆。

申麟楓所爆發的動靜,剛纔的申淩飛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甚至比都不能比。

呼……

隻見申麟楓吐出一口白氣,緩緩睜開眼睛,那精純靈力在他的眼睛一瞬而過,他看著半空上的申震掌事。

二人視線交彙,皆是微眯。

申震審視片刻,嚴肅的臉上終於是露出笑意。

“看來這群傢夥中,最厲害的還是你,竟然能夠在誕生出靈力種子後,直接達到了第九重適武境。”

此話一出,底下的傢夥們徹底呆若木雞,而那名精瘦少年,直接就癱倒在地,昏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