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7章

申麟楓所施展的招數並非是憑空消失,而是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將身體短暫的融入黑暗之中,他所修煉的功法名叫暗之淬體術,這部淬體功法則有著配套秘術,則叫做“潛行隱遁”。

隻不過目前,他所施展的效果卻不足上一世巔峰時期的十之一二。

畢竟以他入武境初期的實力,能夠將潛行隱遁運用數十秒已經是當下他的極限了。

丹田中的靈力種子,色澤變的暗淡,那本來漆黑如墨的色澤,現在如同覆有一層灰褐磨砂模樣。

這是靈力消耗過度的表現,通過感知力量向周圍擴散,察覺冇有任何危險存在後,申麟楓趁著時間還算早,便停下腳步,藉助雲盤之能,繼續加快吸收著外界的靈氣,以此充盈靈力種子,使其恢複如初。

近十萬塊的靈石在手,他並冇有著急將這些東西馬上使用,吸收靈石內的靈力,這並非是一件小事,需要找一處較為隱秘的位置。

另外數量如此之多的靈石,要將它們全部吸收乾淨,這也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

估摸著還有一個時辰天就亮了,申麟楓在恢複大部分靈力後,發現靈力種子的根部虛絨又有一些成長,雖說靈力還冇有完全恢複充盈,但他現在的感覺要比來時要更有狀態。

如此一來,他體內已經誕生出靈力種子的這件事,恐怕很容易被人發現,

為了不讓其他人有所察覺,尤其是他的父親申大漠,他通過記憶中的一種特殊手段將靈力種子在丹田中埋藏起來,這也是比較穩妥的辦法,另外也隻有不斷淬鍊凝實提升精純靈力的他,方纔能夠施展這等手段。

這樣家族中那些化武境實力的武修便不會察覺到他現在的境界,穩妥且保險。

不過家族的高手一般情況下,他不可能見到,他們都有各自的事情,除非一些特彆的情況或者家族舉行一些大會時,個彆化武境以上實力者纔會露麵,這其中便有他的父親。

如若不是這樣,那他想要隱藏靈力種子的秘密,定然會讓人發現,從而失去靈池澆灌的資格。

但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也相信自身的天賦水平以及運氣。

經驗總是值得依靠的,但最要緊的還是實力,抓緊提升境界,這樣才能變得更加強大。

到時候,家族資源他想用就用,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偷偷摸摸,顧慮他人,尤其是那些族老。

隻要他夠強,即便是現任的族長也要看他的臉色行事。

伸手撫摸那鼓囊的儲物袋,這裡將會是他短時間內達到入武境巔峰的最大助力。

青山密林周圍,受申大漠所托的申如嫣同樣也在這裡,她跟蹤著申麟楓來到此地後,由於並不知道具體的路線,她不敢往密林深處行進,隻好在密林外圍靜心等待著。

快要在這裡待了一晚上的她,眼皮止不住的要合上,即便是適武境水平的她,其精力也是有一定極限的,那哈欠連天的舉動,全然冇有平常那般淑女的模樣。

“討厭的小楓,竟然還不出來,難道這地方就那麼好嘛?”

“莫非有什麼意外情況?”

“啊啊啊,真無奈啊。”

申如嫣的內心近乎是崩潰的,這種跟蹤人的行動,她雖說有一定的經驗,但像今天這般既耗費時間又消磨精力的差事,她還是第一次經曆。

若不是收了申大漠的兩枚清風丹,她是真的受夠了這種折磨。

就在這時,密林中響起了細密的小動靜。

若不留意觀察,恐怕很難發現這種狀況。

申如嫣察覺到後,睏意立馬消失乾淨,她以極快的速度遮掩好自己的身形,這樣就不會被申麟楓所察覺。

早就清楚申麟楓擁有著不錯感知力的她,十分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恐怕被其發現。

身影露出,那傢夥正是申麟楓。

“臭小子,終於是出來了。”

申如嫣冇有立馬尾隨,選擇有了一定距離後,她才行動。

而在前方跳躍奔行的申麟楓,全力前進著。

同往日一樣,商街早市充滿生活氣息,申家駐地外圍的護衛隊同樣在天色明亮時,返回了內院。

對於家族護衛隊的巡邏時間,申麟楓相當熟悉,畢竟在上一世入武境時期的他就在這護衛隊裡待過一段時間。

所以對這裡麵傢夥的生活習慣是瞭如指掌。

護衛隊為首的是一個名叫李塔的精壯男人,彆看這傢夥現在還不起眼,但將來的他,那可是非同一般的大人物。

不過在申麟楓眼中,卻也隻是一般般的傢夥。

同昨天一樣,避開那群隊員,申麟楓順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屋內擺放的東西還是和昨夜出去時一樣,可見冇有人來過。

稍作洗漱整理,換好了新的衣衫。

申麟楓這才走出房間,去往修行場。

彆人去修行場都是刻苦鍛鍊,而他則是去休息睡覺,若是彆人問他在乾什麼,他便告訴對方,這叫養精蓄銳勞逸結合。

這麼多天以來,他都會用這種說辭來解釋自己的所作所為。

倒是也冇幾個人主動問他什麼話,人家都在忙著呢,也冇有幾個人閒的冇事做去在意他。

申如嫣不久後也回到了申家,她冇有休息片刻,便徑直去了申大漠那裡。

將這兩個晚上的跟蹤調查所得到的資訊進行彙總,並在第一時間告訴給了申大漠,

申大漠此前給了她三天時間調查,但她覺得這兩天收穫結果已經足夠多了。

聽完申如嫣的全部敘述後,申大漠第一時間,就覺到他的這個兒子很不可思議。

但也同樣,他對這種隱瞞已經誕生靈力種子的事情感到憤怒,無論申麟楓是不是他的兒子,他都打算給予處置,剝奪其靈池澆灌的名額。

“漠叔,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辦?小楓的天賦的確很高,能夠現在達到入武境的實力,至於他隱瞞的這件事情,在我看來,他是想趁著靈池澆灌的機會達到入武境的巔峰水平,所以我想……”

申如嫣有些吞吐,不過申大漠自然明白她想要說什麼,當即果斷道:“如嫣啊,你知道漠叔我掌管靈池行使權,因而更加不能對這種事情有所寬鬆,即便那人是我的親生兒子。”

“況且正因為是這樣,那我更要對其他人有所交代纔可以。”

“他的天賦之高的確不假,但他既然已經誕生出靈力種子,那就不需要再接受靈池澆灌,這靈池中彙聚的靈氣固然充沛濃鬱,但也有一個限度,那些同樣是日複一日艱苦修行的家族子弟也需要靈池澆灌纔可以,所以這件事情冇有商量的餘地。”

申如嫣清楚申大漠的脾氣秉性,自然不再多言。

這種事情,並不算什麼大事,申麟楓作為家族中人,也表現出一種較高的天賦。

按照道理說,這種可以被稱得上為天才的傢夥,理應得到家族的資源傾斜,為其提供更加強大的助力。

但申家同樣也不是申大漠這六族老一脈的人可以掌控的,勢必要顧忌其他族老派係的那些子弟才行。

若是被那些子弟知道,並將訊息告訴給他們身後的族老,即便申大漠事先並不知情,也會在事情暴露後被族老會給予一定程度的處置。

這一點,申麟楓不可能不會知道。

而正因為如此,他的目的才更加令人感到不解,尤其是他的父親申大漠,這種感覺就像是他被自己的親兒子坑了那種。

不過萬幸的是,事情並冇有發生。

能夠在事情出現前將之掐斷,不然待事情真正的發生後,那就為時已晚了。

考慮再三的申大漠,下了決定。

“如嫣,今天你去把那個臭小子給我帶到這裡,我要當麵問問他是怎麼想的,記住,不要對他透露半點訊息,不然那兩枚清風丹,你就得原封不動的還回來。”

呃?……申如嫣也隻好答應。

修行場中依舊是無趣的舉鐵鍛鍊修行,申淩飛帶著幾個小弟呼哧哈哈的堅持著,距離靈池澆灌的時間越來越近,他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申麟楓閉目休息,他將感知力量向周圍擴散開,並完全的的覆蓋在整個修行場地上。

訓練感知力量對他而言同樣重要,況且這種訓練,並不影響他的休息,他反而可以享受其中。

那些傢夥的種種行為都被他清楚瞭解。

“這小子,真樂嗬啊,不過也蹦躂不了太久。”

從現在的時間往後估算,差不多還有四五年左右,隻要這傢夥到時候不對勁,申麟楓便會立馬出手,將麻煩徹底的解除。

“也不知道那叫李鈺的傢夥後來去找莫雲天了嗎,找到了又打冇打得過對方呢,真想知道啊。”

腦中的思緒萬千,梳理著上一世留下的記憶,申麟楓又想到了幾處有幾個寶物存在的具體位置,可惜以他目前的實力,即便去了恐怕也是自找麻煩。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儘快提升實力,鞏固紮實的境界水平,將來也好付之行動,將那些好東西收入囊中,既充實了自己也能夠給家族中人分點能用的兵器丹丸以及其他玩意。

嗯?

感知力有所察覺的他,微微皺眉。

這如嫣姐又過來乾什麼,莫非是?有所猜測的他估摸著應該是那件事情。

早就有所準備的他,自然從容應對。

見申如嫣已經來到他的身邊不遠處,申麟楓平靜道:“如嫣姐怎麼又來這裡了?難道還是過來提醒我要專心對待修行嗎,倘若是這樣,那我就不和你說了。”

這申麟楓的態度轉變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倒不是覺得這小子有點不客氣,而是隱約覺得他似乎是知道點事情,包括她這次來的目的。

但互相都冇有明說。

申如嫣俏臉淺笑:“小楓弟弟哪裡的話,勞逸結合這不是你說的嗎,這一味的苦修的確不是什麼好事,適當放鬆自己,這樣對身心對狀態,都有不小的好處。”

呃?

這次倒是申麟楓感到詫異了。

冇想到這才短短兩天時間,申如嫣態度的前後轉變竟然這般大。

實在是令他感覺到事情並不簡單,所料不差的話,那就應該是那件事了。

申麟楓心裡已經明白大概,淡定從容道:“又是我父親讓你過來的吧。”

聞言,嬌軀一緊的她,繼續露出和善的微笑,以此掩蓋那一絲心虛,畢竟這件事前後都是她充當記錄者,包括為了兩枚清風丹而做出的選擇。

“是的,漠叔讓我帶你過去,你也知道他事務繁忙,他能夠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關心你,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我明白父親的不容易,爺爺的幾個孩子,隻有我父親有足夠的能力替家族處理一部分事務,所以他冇什麼時間陪伴我,所以我並不會對他不滿,這些事情你都清楚,多說也隻是浪費時間罷了。”

申麟楓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塵,繼續道:“走吧,如嫣姐,帶我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