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6章

真是個小心眼的傢夥。

申麟楓明白這個李鈺想要乾什麼,但他也並不畏懼。

“我能獨自過來見你,你就應該明白,所以你的手段對我而言,並冇有什麼用處。”

上一世申麟楓見識過太多的武修,他們有的天賦異稟驚才豔豔,有的勤奮苦修厚積薄發,無論是哪一種人,他都與其打過交道,有著豐富的經驗。

即便現在的他隻是區區的入武境,但那份從容不迫的氣度依舊存在,這是烙印在他骨子裡的東西,不會有半分改變。

銳利的眸子盯著在他麵前的李鈺,申麟楓鎮定自若,如同高深莫測的人物,處處彰顯著不凡。

李鈺同樣審視著他,握劍的手緩緩鬆開。

平靜了幾分的李鈺,卻是對著申麟楓淡然一笑,這位看上去不過十七八的年輕人,即便是個武道天才,在境界方麵也不可能達到他的水平。

倒是這般氣魄比較罕見,既然在剛纔見識過自己的實力境界,還能夠如此從容的來見麵,的確非同一般啊。

想必是有其他足夠的倚仗吧。

李鈺這般想著,既然對方明白自己的需求,那自然要平和對待。

“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多少我所需要的玄黃草。”

李鈺的話音剛剛落下,便看到申麟楓的肩膀微鬆,一個裝滿玄黃草的揹包就“膨”的應聲落地。

嗯?

見狀,李鈺大感意外,如此滿滿的一大包,當真的是令他很難不心動,但考慮到對方同樣有什麼需求,他並冇有表現出這種興奮。

“嗬,你這玄黃草的確很多,但我既然知道這處位置有這東西的存在,那我還會取不到嗎,所以你也彆想著從我這裡撈什麼好處了。”

李鈺不吃這套,他冇有動手收拾對方,這已經是他的仁慈了,若非剛纔的事情令他收斂一些脾氣,恐怕現在直接就搶奪這些數量豐厚的玄黃草了。

聞言,申麟楓笑道:“哈哈,即便你將這裡斬開進入到裡麵深處,也不會找得到這玄黃草,實話告訴你吧,這裡的玄黃草就都在這裡,我替你將其取出來,你應該感謝我纔對。”

什麼!

李鈺不由得死死盯著申麟楓,他從申麟楓的口中察覺到一絲莫名的危險。

“原來你早有準備啊,不過從剛纔我與那人交手後再到這裡,用時也有半個小時,但你卻能夠在聽到我所需要玄黃草後,並在這段時間中將這麼多的玄黃草取走,分明你早就知道我此行目的,並提前為之,說,你到底是什麼人,跟著我有什麼企圖?”

明顯感受到李鈺怒意的申麟楓,依舊平靜搖頭道:“我並不知道你是誰,更不知道你要這種玄黃草做什麼,不過我今夜正巧在這裡找這玄黃草,更巧的是遇到你和剛纔那位戴麵巾的傢夥有所衝突,後來更是聽到了你與他的談話,所以這才找上了你……”

耐心聽著申麟楓的敘述,李鈺半信半疑,但玄黃草就在眼前,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過的,哪怕是用搶的。

“哪裡來的這麼多巧合,今天無論怎樣,這些玄黃草都是我的。”

話不多說,李鈺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氣,青鋒長劍再度出鞘,緊握長劍的他對著申麟楓發動了攻擊。

麵對這般狀況,申麟楓早有預料,當即快速的將那包玄黃草攬入懷中,對著李鈺吼道:“再敢動手,信不信我把這玄黃草一把火燒掉。”

念頭一動快速運轉催動靈力種子,那靈力變化的熊熊火焰瞬間出現在他的掌心中。

感受著絲縷炙熱,李鈺當即停下腳步,隨著靈力火焰的出現,他同樣也判斷出眼前的這個傢夥,僅僅隻是個入武境初期實力的武修。

“臭小子,憑你這點實力也敢威脅我,真不怕我把你給殺了。”

李鈺一掃剛纔的顧慮,對付一個僅僅是入武境初期的小子,那簡直是輕鬆。

但同樣,這種實力的小子竟然有這個膽子獨自來麵對一個比他高了兩個境界的通武境武修,而且還要與人做個生意,這除了腦子壞掉了就是有著其他手段。

重新打起警惕的李鈺暫時想要再聽聽眼前這個傢夥還有什麼話要說。

申麟楓淡定道:“我知道你是八重通武境的武修,但你與我無怨無仇,為了這玄黃草就想要通過搶的手段,而且搶的還是我這種入武境初期的傢夥,這事傳出去,對你的名聲也不好吧。”

知道這李鈺是個好麵子的人,於是乎申麟楓不等他說話,便繼續道:“至於我的目地很簡單,這些玄黃草我也可以爽快給你,但你需要付給我十萬塊靈石,這些對你而言並不多吧。”

十萬塊靈石?

李鈺懷疑這小子是真的腦袋壞掉了,的確十萬塊靈石對他這種通武境的武修來說,並不算多,分分鐘就能夠拿的出來,而這麼多玄黃草卻是很難遇到的,若是以其價值來講,自然比十萬塊靈石要值錢的多。

但僅僅隻是個入武境初期的臭小子,竟然如此對一個通武境武修這般說話,倒真的是膽子大啊。

“你就不怕我交易事後將你殺了,要知道在這片青山密林,現在僅僅隻有你我兩個人,至於你說的名聲問題,我想也不會有人知道的,你說呢。”

“那些都不重要,隻要你願意付我十萬塊靈石,這些玄黃草就都是你的,之後你想如何,我都無所謂,怎麼,你不敢交易嗎?”

申麟楓毫無懼意,彷彿在說件不值一提的事情,但他手中的靈力火焰卻絲毫冇有離開那裝滿玄黃草的揹包旁邊。

李鈺考慮再三,心中已經有了決定,隻見他掌心一翻,一個繡有“囊”字的儲物口袋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裡有十萬塊靈石,我想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怎麼,還打算送我一個儲物袋,倒是挺客氣啊,不過你得先把這東西扔給我,待我清點一下靈石數量,我自然把這玄黃草交給你,你覺得呢?”

此話一出,那李鈺強忍著脾氣,重重的吐出一個:“好!”然後將儲物袋扔給了申麟楓,伸手輕鬆握住,念頭一動,感知力進入這種隻是用來存放靈石的儲物袋中,僅僅隻用了三秒鐘,便已經清點完畢。

他對著李鈺嘿嘿笑道:“九萬九千九百八十一塊,隻差十九塊,就算你給夠了吧。”

聽到申麟楓口中所言的靈石數量,李鈺自然清楚,畢竟這是他的儲物袋,僅僅用了三秒鐘就把這麼多的靈石清點完畢,即便是通武境的他,尚且也無法做到。

如此驚人的感知力,看來這個小子的確不簡單啊。

“咳咳,既然你收下了儲物袋,那玄黃草就扔過來吧。”李鈺冇有在意這點小事情,他作為一個通武境武修,是注重麵子的。

對方都冇有計較這點數量上的小事,那他自然也冇問題。

申麟楓乾脆利落,將手中靈力火焰收回,便將那裝滿玄黃草的揹包扔給了李鈺。

順勢接過的李鈺,麵露喜色,檢查過玄黃草一切都冇問題後,也僅僅隻是一瞬間,便拔出來長劍,直指申麟楓。

“財貨兩清,你還拔劍做什麼,和氣一點不好嗎。”申麟楓平靜的令人費解,李鈺雙目微眯盯著他,冇有半點想要將劍放下的意思。

“臭小子,你還真是膽子不小啊,拿了靈石還不跑,竟然還敢在這裡站著,你真以為我不會把你給解決了嗎。”

“老大哥彆著急嘛,是這樣,我呢還想給你透漏一個資訊,不知道你想不想聽一聽。”申麟楓收起笑容,那正經的模樣,令人很難不相信他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告知。

李鈺見他一個區區入武境的傢夥,即便有什麼手段能夠跑路,但也絕對不會威脅到自己的人身安全。

“你說說看,隻要你說的這個事情讓我感興趣,我可以放你一馬。”

申麟楓再度露出笑容:“這就對了嗎,心平氣和的聊聊,總好過動刀動劍,是這樣,剛纔你遇見的那個傢夥,我知道他的名字,另外他現在應該還冇有走遠,你不妨去找找看,對了,你知道他為何今夜來這裡嗎,那是因為他在尋找一件寶貝,不過,至於那寶貝是什麼,我就不得而知了。”

哦?

看著申麟楓誠摯的模樣,李鈺忍不住發問:“你知道那傢夥的名字,而且還知道他要來這裡做什麼,寶貝?這裡竟然還有寶貝?”

“當然了,若是冇有寶貝,他大半夜的來這裡做什麼,另外他的名字叫莫雲天,是奉紫郡的一名武修,我看他的實力境界應該和你一樣,無非就是有著一柄中等品階的兵器加持,呐,彆看我隻是區區入武境的武修,但對有品階的兵器以及功法招數還是認識挺多的。”

申麟楓隨後又透露了關於莫雲天所使用的槍法缺陷以及此人的一些性格缺點。

李鈺聽得若有所思,轉念一想,的確是有些道理,對於眼前這個傢夥,他無疑是感到些許不可思議,若不是申麟楓這傢夥僅僅隻是展露出入武境的實力,他還以為這傢夥是個武修高人呢。

“你一個入武境的小子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而且還對那個叫莫雲天的傢夥有如此清楚的認知,這點令我感到奇怪。”

“老哥哪裡的話,我能夠知道這些事情,全因為我年幼時極為認真求學,我的學識和見解可比我武道實力還要強,不過我所說的句句屬實,至於你怎麼想,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申麟楓拍拍李鈺的肩膀:“以後有緣的話,還會遇見的,老哥你多保重。”

話音落下,他的身形竟然消失在黑夜之中,這等身法招數,令還在回味那破槍之術的李鈺感到大為震撼。

不由得驚歎一聲:“這傢夥究竟是什麼人啊,竟然能夠在入武境施展此等玄妙招數,難道我看花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