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5章

極其熟悉的武器就在下方,申麟楓頗感意外,想到上一世獲得墨靈槍時的情況,當時還是從一個叫莫雲天的傢夥手上搶來的。

莫非這個戴麵巾的傢夥就是莫雲天?

一時間,他想到了很多。

但此人的身形卻是和他記憶中的莫雲天明顯對不上。

“不過這傢夥要真是莫雲天的話,那這個時間點的他,實力未免有些誇張了吧,還是說當時在我達到八重境時,這個傢夥就一直冇有長進過?”

申麟楓口中的莫雲天,其實同他一樣,同樣是紅陽城東區域的五大家族,而此人便是其中那莫家一族成員。

歲數倒是比他年長兩三歲,當時同樣是由於一次意外,兩人有過一場爭鬥,而他憑藉過人的手段,徹底擊敗了莫雲天,而那名為墨靈槍的兵器作為戰利品自然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二十歲的八重通武境,這莫雲天已經算是東區域年輕一代中比較不錯的武者了。

申麟楓看著莫雲天手中揮動的墨靈槍,不由得產生了一個念頭,既然讓他在這個時間上遇到這件昔日的拿手兵器,他倒是想要重新得到。

與莫雲天交手的麵具黑衣人,在被接連不斷的攻擊下,逐漸有了幾分疲憊,他體內的靈力正在快速消耗著。

兩人同為八重通武境的實力,同境之人進行爭鬥,優勢並不完全在於境界水平,而是其他手段。

麵具黑衣人的青鋒長劍看似固然不錯,但墨靈槍作為一種有著一定品階的優良兵器,也絕非是其他一般兵器能夠與之比較的。

同境界的人物交手,有一件趁手且比對方所持之物品階高的兵器,那可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額頭沁汗,那握劍的手臂也有了微微顫抖的跡象,麵具黑衣人同樣察覺到對方的實力境界同他處於一個水平,但持有兵器的品階差距令他感到越發棘手,畢竟兩人所消耗的靈力程度卻並不一樣,因此這般狀況發展下去,他必敗無疑。

心生退意的他,已然有了準備逃跑的想法。

似乎是被莫雲天察覺到了這一點,隻見他手中的槍法更加頻繁施展,攻擊路數也越發密集精準,幾乎讓對方冇有逃跑的空隙。

申麟楓全程專注觀察莫雲天的招數變化,在他看來,這槍法看似淩厲,但還是有著一些缺陷所在的,不過現在的他雖然能夠看出這種問題,但即便以他目前的實力來麵對現在的莫雲天,恐怕處境也不會比那個麵具黑衣人要好。

看起來,今日要想打那墨靈槍的想法,恐怕是極為困難的。

申麟楓頗有一些無奈。

麵具黑衣人已經完全的落入下風,結果很快就會分出勝負,感覺到了危險,他這才急忙出聲:“且慢。”

聞言,莫雲天的槍尖這才應聲停下,那雨點般密集的槍式戛然而止,這種收發自如的控製力,顯然是磨練了很久才能夠掌握的。

通武境的武者就是如此,將武學與兵器所結合,使之宛如自己的手腳般,隨心而動念頭通達。

“怎麼,你這是準備認輸了?”

“認輸,嗬嗬,我並不認為我輸了,若不是你所持兵器的威力,就憑你想要戰勝我,恐怕還是不夠的。”

麵具黑衣人並不服氣,口中所言倒是也有幾分道理,但這樣的言論卻也隻是藉口罷了,倘若是生死決鬥哪管這些,這傢夥也是個嘴硬之人。

莫雲天不屑道:“還以為你是什麼厲害的傢夥,原來也是個輸不起的人,這兵器之利同樣也是武者的一部分,即便你我不用兵器,赤手空拳鬥上一鬥,我也依舊能夠勝過你,但你就真的有膽量和我一搏嗎?”

麵具黑衣人雖然不想承認,但從剛纔的表現上來看,他的確冇有對方的勇猛無懼,若不是和其處在同一境界,恐怕真就難以抵禦對方的攻勢,那種無畏的攻擊,他是無法用出的。

見麵具黑衣人冇有說什麼,莫雲天繼續道:“方纔你問我是誰,來這裡做什麼,那麼我也來問問你這兩個問題,當然說不說就是你的事情,不過這兩種選擇所帶來的後果,你自然清楚。”

聞言,麵具黑衣人頗有不甘心,但仔細想過也清楚了當下的處境,剛纔是他先要動手發難於人,兩人此前並冇有什麼衝突,當下服個軟也就能將此事揭過,倘若繼續嘴硬,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心裡鬥爭很久,他這才收起了憤怒。

平靜的聲音緩緩響起:“李鈺,這便是我的名字,至於來這裡做什麼,不知道你是否聽過玄黃草。”

玄黃草三個字一出現,躲在樹上偷聽的申麟楓倒是心頭一緊。

“奇怪了,怎麼這傢夥竟然也知道這東西。”頗有些疑惑的申麟楓則繼續偷聽。

莫雲天倒是感到意外,李鈺見他這般表現,知道這個傢夥並不清楚什麼是玄黃草,便追問道:“那你又是來做什麼的?”

莫雲天這次冇有回答,他微微搖頭便擺手離開了,極為乾脆利落。

“奇怪的傢夥。”李鈺見狀不明所以,但能夠安然脫身,自然是極好的,便抓緊時間繼續尋找玄黃草去了。

看著兩人這次已然徹底離開,申麟楓才從樹上下來,他平穩落地,冇有發出任何動靜。

李鈺?

這紅陽城東區域並冇有李姓家族,聽其口音倒也不像是其他區域的人,莫非是其他大城的人特地來這裡尋找玄黃草的?

倘若是那樣,又何必來這裡?八成是個江湖武修曆練至此吧。

玄黃草可以提升中等補氣丹丸的藥性效果,更能夠直接代替一些低等丹丸,但即便如此,以他八重通武境的實力還需要這種東西嗎?或許是還有其他用處。

申麟楓想了很多,但正愁冇有什麼辦法去售賣那些玄黃草的他,現在倒是有了一個買主。

這青山密林過於茂盛,若是不知道具體道路的人,是很難找到玄黃草生長地方的準確位置的。

申麟楓抓緊時間跟了上去,為了確保自身安全,他想了很多逃跑路線和辦法。

畢竟那李鈺的實力足足高了他兩個境界,若是情況不對勁從而交起手來,不出三招,他就會被對方給製服,萬一對方不想留手,隻怕到時候,他的人身安全就難以保證了。

通過大範圍的感知,申麟楓察覺到李鈺停在了一處地點,便停下了腳步,他暗中觀察對方的舉止行為。

隻見李鈺打量著附近,時而看看左邊,然後瞧瞧右邊,很明顯,他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了。

前方更為複雜的草木長勢使之盤根交錯,但凡有人抵達這裡都會無從下腳更彆提如何進入其中,根據李鈺的判斷,那玄黃草就在那裡麵的地方。

而這塊位置,申麟楓不久前就已來過,他經驗豐富,而且還有上一世牢記過的分佈位置圖,所以這點麻煩,難度對他而言一般般。

雖說不知道這個名叫李鈺的傢夥是如何得到這附近有玄黃草的,但通過此人剛纔的行動路線完全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傢夥也知道一些資訊,不過知道的並不算太多。

那莫雲天估計已經離開了這處密林,至於那個傢夥想要找什麼,申麟楓並冇有什麼興趣,墨靈槍早晚是他的囊中之物,無非是需要多等待些時間。

但眼下,這可是唯一能夠在短時間湊齊足夠靈石的機會,他可不想將之放過。

李鈺找不到進去的路,便想著以武力強行破開,隻要將麵前的古樹草條儘數斬碎,他想自然就能夠進入其中。

就在他即將拔出青鋒長劍時,申麟楓終於現身了。

“你是什麼人?”

有了剛纔和莫雲天交手的經曆,李鈺並冇有像剛纔那般冒失,他選擇先觀察仔細後再動手,不然萬一又遇上個棘手的傢夥,麵子上兜不住。

申麟楓極為平靜,銳利的眸子依舊不減半分鋒芒,李鈺盯著他,冇有半點鬆懈,並根據他的的步伐姿態判斷,斷定來者定然也是個武修。

至於這境界,則需要交手後才能夠知道對方幾斤幾兩。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所以我特地過來想和你談個生意。”

申麟楓直接了當,他並不想與李鈺交手,畢竟一旦有所爭執,他的真實境界必然會被對方所瞭解,他雖有把握安全脫身逃跑,但集齊靈石的機會也就冇有了。

“哦?你知道我的需要,還想和我做個生意?”李鈺頗有些警惕,那握持劍柄的手更加冇有半點放鬆。

隻聽他繼續道:“所以說,你剛纔也在這附近,而且還看到了我之前的事情。”

聲音透露出一絲冰冷,這令申麟楓不由得警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