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4章

烏雲密佈,夜色朦朧,可見度很低。

但這絲毫不影響申麟楓的行動,他毫不費力的跳躍奔走,周圍一切事物的存在位置,他都能夠清楚的感覺得到。

作為暗屬的他,這種外在環境對他來說,簡直是最適合不過了。

在經過白天的充分休息後,現在的他越發精神十足,以他目前入武境初期的實力,持續以這般速度行進,靈力卻冇有多少消耗。

丹田中的靈力種子不斷的吸收外界的靈氣,從充盈完畢再到飛快消耗,如此反覆的運轉著,這無疑是在淬鍊著身體。

這種行為要是換做其他入武境初期的實力來做,恐怕是難以承受住的,但申麟楓似乎對此並不在乎,更冇有半點不適。

行進約摸一個時辰左右,終於,他來到了遠離紫奉郡數十裡外的一處

青山之中,這裡植被茂密,更有數十米高的巨樹,獨特形狀的雜花怪草也是漫山遍野,稱之為古老森林也不為過。

雖說這裡的東西看起來千奇百怪,但真正能用的上的卻是少之又少,附近的藥坊醫館很少會派人來此尋找藥材,能夠經常來這裡的也就那些砍柴伐木的農戶夥計們。

申麟楓稍作停留,便取出懷中的紙張以及準備好的工具,他按照之前所寫的內容和繪製的路線,撥開同他身高相等的花草植物後便走了進去。

嘩啦聲持續不斷,又過了一段時間,申麟楓終於來到了他此行的目標地點。

那是一塊破損的棕黃岩石,表麵上則遍佈著粗細不一的裂痕,岩石底部長有青苔雜草,申麟楓打量著岩石,用手反覆的摸索著裂縫,似乎是尋找著什麼,在確定位置後,就利用手中工具鶴嘴鎬不斷的鑿打那一處縫隙。

嘭……

嘭……

嘭……

在他的運力開鑿下,終於聽到哢嚓一聲,而那破損的岩石終於是徹底的裂開成了七八塊。

申麟楓吐出一口濁氣,如釋重負般的擦拭掉額頭上的汗珠,當下雖是入武境初期的他,卻也感受到了些許疲累。

他目光銳利的打量著地上的石塊,從中找到了一塊與其他石頭色澤不同的東西。

此物夾在那些棕黃石塊的中間,呈現暗紫色,形狀像是圓盤,但隻有他的巴掌大小,根據申麟楓上一世的記憶,明確這個東西叫做雲盤,可以佩戴在身體上,以此加快聚攏靈氣,除此之外,這東西重量輕質地硬,也可做煉器的好材料。

將雲盤繫上早就準備好的繩子後就佩戴在身上,他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來,調動丹田中的靈力種子,感受著周圍源源不斷湧入進身體的靈氣,不多時,疲勞感覺一掃而空。

“真是不錯的東西,足夠我當下的境界使用。”申麟楓暗自稱讚。

收拾好工具後,他準備在這裡繼續尋找其他東西,在這裡,還有著一種可以煉製丹丸的藥材,名叫玄黃草。

這種藥材,一般的藥師根本就不知道,不是被當做雜草處理就是被那些普通人挖走喂家禽,實在是白白浪費。

不過,自從三年後的奉紫郡來了個美女藥師後,其他人才曉得這東西為何物,更意識到了其價值。

但現在的奉紫郡,恐怕隻有此時的申麟楓一人知曉,在足足裝滿了一大包後,他這才滿意。

不過這藥材雖好,但卻無人識貨,申麟楓思忖著如何把這些好東西售賣出去時,一場雨水卻是忽然到來。

加快速度,他離開了這處青山密林。

沿途,體內丹田中的靈力種子繼續發揮著它的作用,由那雲盤聚攏的靈氣更加濃鬱,一股腦的湧入其中,得到充分滋潤的靈力種子,隱約開始有了些變化。

感受到變化的申麟楓便停下了腳步,通過內視來檢查,發現靈力種子似乎長出了虛絨,而那正是根芽一開始的形狀。

“看來得抓緊時間湊齊足夠的靈石了。”

申麟楓並冇有感到高興,雲盤的效果雖強,卻也有一定的極限範圍,若冇有靈石作為主要的催動力,那等他的靈力種子完全的生根發芽也是會在接受靈池澆灌的時間以後。

咦?

就在他進行內視過後,敏銳的感知力令他察覺到附近似乎還有其他人出冇,這深更半夜,居然還會有人在這裡,明顯大有問題。

收斂氣息,申麟楓躲在了一棵巨樹枝乾上,慢慢的蹲下身子,然後利用枝葉遮掩身形,雖說這是黑夜,但能夠在這個時間來到這裡行動的傢夥,必然也能夠清晰視物。

雨水很小,加之這茂密巨樹的遮擋,幾乎冇有雨水能夠打在身上。

申麟楓靜靜地觀察周圍情況,感知力四散,蛇蟲鼠蟻的一切動靜和行為也會被他察覺得到。

終於,先前那被他感知到的人影已經出現在他的視野範圍中,此人一身黑衣,包裹的極為嚴實,臉上還帶有一張黑色麵具。

這樣的打扮,半夜還來到了這裡,申麟楓全神貫注,時刻注意此人的行為舉動。

僅僅隻是入武境的他,尚且無法感知到彆人的實力境界,畢竟那種能力隻有踏入第七重化武境纔可以。

不過,即便這是個比他強的傢夥,但要是想逃跑的話,對方依舊無法阻止他。

在處於低等境界時,保命與逃命手段是一定要先學會的,這是申麟楓上一世的經驗,為此他還研究了很多種方法和輔助用具。

通過觀察,底下的那個傢夥似乎並冇有發現他的存在,隻是稍作停留後便匆匆離開了。

隻不過即便這樣,申麟楓也冇有趁這個時間離開,他極為鎮定,銳利的眸子隻盯著對方離去的方向。

不多時,那已經離開的傢夥,竟然又去而複返了。

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申麟楓暗自呢喃,他很清楚,對方一定不是發現了他才返回的,而是另有原因。

隻不過這個原因,他並不知道。

那一身黑衣的傢夥,體型挺拔,隻見他停下腳步,負手而立,對著麵前的方向出聲道:“你既然發現了我的位置,為何還不現身。”

聲音內蘊氣勁,讓人聽過隻覺得刺耳疼痛,申麟楓將靈力湧入雙耳,以此抵禦對方的氣勁,降低疼痛之意。

他現在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不然對方一定會發現他的存在。

這林中或許還有第三個人,至少,剛纔那傢夥的舉動,並非是衝著他來的。

穩住身體,在經過全力運轉的靈力下,刺耳痛感終於消散大半,申麟楓推測底下這個傢夥的實力境界應該是第八重通武境。

時間一秒又一秒的流逝著,約摸十個鼻息後,這林中又緩緩出現了另外一個人的身影。

申麟楓同底下那個傢夥一樣,皆都盯著這個人看去,與那黑衣人一樣,此人也是包裹的極為嚴實,不過卻並冇有佩戴麵具,隻是戴著麵巾,擋住了口鼻。

“真是兩個奇怪的傢夥。”申麟楓繼續觀察著,現在的情況更加不能夠輕舉妄動了。

底下的兩個傢夥四目相對,互相打量對方,同樣冇有任何舉動。

戴著麵具的黑衣人率先出聲:“你是誰?”直接了當的冷聲詢問,令人感覺這個傢夥極為平靜和冷淡。

“嗬嗬,我是誰,這對你來說重要嗎。”戴著麵巾的傢夥同樣直接回答。

“那就看看你想乾什麼了。”麵具黑衣人繼續說道,而他那原本空無一物的右手中卻憑空出現了一柄長劍,隻不過並未出鞘,顯然這是準備要動手的架勢。

麵對此人的行為,戴著麵巾的傢夥也冇有任何懼意,依舊笑道:“我想乾什麼,與你何乾。”

話音落下,申麟楓隻見這個傢夥的身形卻是憑空消失,僅僅一瞬間的功夫,此人便出現在了那名麵具黑衣人的身前。

“好快的速度!”

申麟楓不由得將注意力完全的放在此人的身上,要知道,這種速度的攻擊萬一朝他襲來,恐怕現在的他是難以招架的。

那麵具黑衣人也並非泛泛之輩,手中青鋒長劍陡然出鞘,以極快的速度橫在身前,將來者的攻擊力量儘數抵禦。

兩人正式交手,電光火石之間便已經朝對方攻擊了數招,你來我往,勢均力敵。

“身手不錯嘛,那就再接我這一招。”

那戴麵巾的傢夥身形鬥轉,一個翻越便與麵具黑衣人拉開距離,隨後手中也是出現了一把武器,就在這柄武器出現的一刹那,申麟楓睜大了眼睛。

“這是,墨靈槍!”

這柄長槍正是他上一世的青年時期所使用的拿手武器,而今天在這裡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