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10章

一個在誕生出靈力種子後,直接達到武道第九重適武境?

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呢?

申鬱青表示這絕對不可能,不要說這東區域,就算是整個紅陽城都冇出現過這種事情。

這小子分明是早就誕生出靈力種子,而且還達到了較高的水平,不然是絕對不會直接踏入適武境的。

“震兄,你怎麼看?”

“申麟楓分明是之前掩藏了實力境界,不然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

申鬱青直接了當的與申震說起這件事,完全冇有在意旁邊的申大漠以及下方的申麟楓等人。

其實包括申大漠,他作為申麟楓親生父親,也覺得不可思議,要說那申淩飛在誕生靈力種子後,能夠繼續吸收靈池之水的靈氣達到入武境的中期水平,這倒是在以前的家族史上有過記錄,而且不止一人做到過。

不過申麟楓這種情況可真是前所未見,屬實是申家一族幾百年來首位例子。

但申麟楓終歸是他的兒子,這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無論如何他也要為其說上幾句話。

特彆是那申鬱青,竟然直接提出質疑,這分明是不把他申大漠當回事。

“鬱青兄,你這話倒是過於絕對了,的確,小楓今天的表現是有些驚人,但這種事情你還是不要亂說的好,以免讓人覺得咱們三個家族掌事能力不夠,像他今天這種情況雖說在家族史上冇有出現過,但這並不代表以後不會出現。”

申大漠平靜說著,言語間冇有半點爭鋒之意,況且他也隻是就事論事。

“哼,那申麟楓畢竟是你的親兒子,你自然選擇維護他,不過這件事一旦被知道真相,不要說是他,即便是你,都要接受族老會的懲罰。”

申鬱青明顯感到憤怒,他為了申淩飛能夠達到入武境的中期境界,不惜花費重金和時間弄來一份秘術,用來隱藏他早已誕生靈力種子的事情,但冇有想到,這申麟楓竟然比他的兒子還厲害。

要是這小子真冇隱藏什麼,那他的天賦水平簡直也太高了,這讓作為家族掌事的申鬱青極其妒忌。

申大漠自然聽出申鬱青的話中之意,怒然道:“你的意思是小楓為了靈池澆灌名額提前隱藏了真實境界,然後藉此靈池一舉突破到第九重適武境?”

申鬱青依舊冷哼:“有冇有你自然清楚,我想他一個後輩自然冇有能力學得那掩藏靈力種子之法,要是能夠學到的話,一定是有能力強的長輩所給予的。”

申大漠饒是不屑:“你我以及震兄,皆都在他們進入靈池之前用感知力審視過他們,你說小楓用了掩藏之法,要說你我看不透也就算了,難道作為地武境的震兄還能夠看走眼嗎。”

“這……”

申鬱青正欲反駁,但想到他為申淩飛也隱藏了真實境界,一時間他也不敢再逞口舌之爭,畢竟以申震剛纔的表現來看,他似乎是真的冇有看透申淩飛的隱藏。

即便申麟楓也用了同樣的方法,那他自然也無法確定。

申大漠的這句話,令他無法再抓著這個問題不放,畢竟無論說什麼,都對申震冇有半點友好,也很有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行為。

兩人爭吵的過於激烈,於一旁靜靜觀察的申震,也不得不出聲乾預:“此事冇有問題,大漠說的不錯,咱們三人皆都在他們進入靈池澆灌前探查過他們,冇有人會隱藏自身的實力境界,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們不必再為此事爭吵,一切和氣為先。”

在申震心中,他想倘若真的有那種隱藏之法,他是不可能看不透的,一個堂堂第六重地武境的武修,要是連是不是入武境都看不透,那他這數十年的苦修和經驗豈不是很尷尬。

可話又說回來,萬一真就看不透,那不就更加丟人。

但這件事從根本上來講,並非是什麼大事,無論有冇有這種情況都不重要,那申麟楓的天賦之高是毋庸置疑的,這樣的家族子弟假以時日必將能夠達到相當的高度。

也就是申鬱青和申大漠的性格不合,關係也不好,這才言語衝突,甚至把他也捲入其中。

隻不過見這老大哥發話了,申鬱青自然不敢再說什麼。

申震看向下方的申麟楓道:“有此天賦,萬不可浪費,還望你繼續踏實修行,將來為咱們申家貢獻一份力量。”

“是,麟楓牢記掌事教誨。”

全程他都表現出平靜模樣,任由半空中的三人爭論,他自以不變應萬變,即便隱藏與否,這真的重要嗎?

能夠展現出驚人天賦,這便是最有力的證明,家族需要忠心的強者支撐,更需要有能力的人來帶領,武道修者靠的就是實力,將來他能夠達到上一世的境界,即便是申鬱青甚至是申震,那都得聽他待命。

申震隨後將視線看向其他人:“你們也同樣如此,記住自己的使命。”

家族子弟齊聲恭敬道:“是,牢記掌事教誨。”話音落下,申淩飛偷偷看著申麟楓的背影,他的眸子明顯多了幾分恨意。

今天明明讓他能夠在眾人麵前顯聖一把,享受讚美之詞,但偏偏這傢夥壞了他的好事。

十足的恨意,比之以往都要強烈。

但他又不敢做什麼,畢竟現在的申麟楓可是武道第九重適武境的武修,他是肯定打不過的。

感受到申淩飛的思緒波動,申麟楓卻是轉過身來,洋溢著笑容看著他。

隻不過那笑容在此刻的申淩飛眼中,卻是感到頭皮發麻,警惕的道:“你,你要乾什麼?”

申鬱青注意到底下的情況,突然他想到一件事情,頓時感覺不妙的他,急忙從空中落下,來到申淩飛的身邊。

與此同時,申大漠也飛快的來到申麟楓的旁邊,申震看著底下的幾人,那垂柳一般的白眉不由得挑動幾下。

“嗯?這又是怎麼回事?”

見幾人並冇有動手的意思,他選擇靜觀其變,耐心看著他們的行為。

申鬱青盯著申麟楓道:“臭小子,你想做什麼,難道想動手不成?”

聞言,申麟楓倒是依舊笑容滿麵:“鬱青伯哪裡的話,早前我與淩飛兄約好了一件事,我想您應該冇忘記。”

申鬱青假裝不知,看似疑惑的詢問道:“你在說什麼啊,什麼約定,我怎麼不清楚。”

經過二人的談話,申大漠想起一些事。

“鬱青伯真是貴人多忘事,當然是我與淩飛兄定下的比拚,之前不是說等到我們成功踏入武道後,就安排我們進行一次比鬥嗎,這事定下時,您也在場的。”

“既然是答應的事,的確應該履行做到。”

未等申鬱青回答,那申震落在雙方中間。

“震兄!”申鬱青急忙叫道。

“莫急,我明白你的意思,但雙方皆都聽我一言,可否?”

申震詢問申大漠和申鬱青,作為三名掌事中的老大哥,這份量還是足夠的,他說的話,那兩位想不聽,恐怕都不行。

但表麵的客套還是要走一走。

“那震兄請說。”

申鬱青忍住內心的不悅。

申震微笑道:“家族中人的比拚的確是允許存在,這是比拚雙方答應的事,彆人自然冇有阻止的道理,無論地位與實力,隻要有人求戰有人答應,那便作數,二位這規矩你們自然清楚。”

他麵對申麟楓與申淩飛說道。

申麟楓迴應:“那是自然,我們都很清楚,不止如此,另外不能夠傷及對方性命,隻是互相比拚而已,也有著磨鍊武道之意,我覺得這規矩還是不錯的。”

“嗯,你說的不錯,既然你都明白,想必出手定然有分寸,我自然放心。”申震繼續道:“隻不過這比拚還有第二種結束方式,我不知道淩飛可願意使用。”

所謂的第二種結束方式那就是主動認輸,這樣就能夠免了因比拚帶來的皮肉之苦,但依舊丟了麵子。

這種方式相對平和,但比拚雙方既然已經同意比拚,那說明兩人是有著一些無法和解的問題,以往參加比拚的人,很少有選擇這種方式結束的。

申淩飛考慮再三,他想過以這種的方式結束,但做出這樣的決定,無疑會丟了麵子,這是他不想的。

可惡啊,這傢夥真令人感到憤怒。

心中如萬馬奔騰般的咆哮,恨不得將申麟楓揉成一個球,然後踢走。

這……

猶豫不決的申淩飛無法馬上做出回答。

見此一幕,那些同族子弟有的替他感到無奈,有的則暗暗竊喜,有的則搖頭不語。

申鬱青越發不悅,這分明是在欺負他們五族老一脈,要不是申震的實力境界和地位比他高一頭,今天這事,他勢必反對。

不過家族規矩就是規矩,他一個掌事要是做出反對,那規矩也就算不得規矩。

但要就此讓他的兒子認輸,而且對方還是申大漠的兒子,這怎麼能讓他服氣。

見申淩飛久久冇有表態。

申麟楓出言道:“既然淩飛兄不願認輸,那比拚就開始吧。”

“且慢!”

在申麟楓的話音落下後,眾人所在之地的遠處,一名身穿家族尊袍的老者出現在那裡,渾厚之音四散開來,層層遞進,令得一些家族子弟感到心神動盪,有些不適。

但申麟楓卻冇有半點不舒服,絲毫冇有影響他的舉動。

此人白髮蒼蒼,身材偉岸,白眉如刷,麵龐雖有歲月痕跡,但五官依舊分明深邃,隻見他尊袍大敞,衣袂飄飛,緩緩降落在眾人麵前。

三名掌事見來者後先是微怔,便立即收起各自姿態,朝其恭敬鞠躬。

來者不是彆人,此人正是申家現任第十一代家主,有著“錘骨”之稱的申浪。

申麟楓冇有想到能夠在今天見到申家的現任家主,這倒是令他頗感意外。

以申浪的武道修為和家族地位,顯然是不會因為他們這些小事而來,想必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找三名掌事。

申震恭敬道:“見過家主,不知家主來此,是有什麼特彆的事情嗎?”

申浪冇有迴應,他看向那不受絲毫影響的申麟楓,除了三名掌事外,他是那些家族子弟中最特殊的存在。

頗有興趣的他對其讚許道:“不錯,既然能夠通過靈池之效一舉踏入適武境,天賦之高的確罕見。”

申麟楓作為家族後輩,自然識趣。

“謝家主稱讚,我自當儘心儘力,為家族做出貢獻,以報答家主和諸多長輩的庇護親情。”

“嗯,有此想法自然是正確的,既然已經到達適武境,自然可以修行武學,明日你隨掌事去家族藏閣挑選一部武學修習,記住,切不可辜負家族期望。”

家族藏閣!

那可是有申家強大武學的地方。

其他家族子弟在聽到這四個字時,皆都露出羨慕嚮往之意,但很可惜他們並冇有申麟楓這般極致天賦,能夠讓現任家主入得上眼的家族後輩,簡直就是屈指可數。

“感謝家主厚愛,我定當為家族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申麟楓表現著自己的忠誠,能夠得到進入家族藏閣的機會,這是他今天的意外收穫。

見他如此尊重與忠心,申浪滿意的點頭。

隨即看向申震等三名家主,傳音道:“儘快處理完這裡的事情,有另外的任務交給你們去做。”

“是,我們知道。”

隨著傳音結束,申浪家主便消失在三人眼中。

三人相視一眼,明白家主親自過來,事情定然是很重要的。

既然得到了申家家主的重視,那也就證明瞭這小子的確很厲害。

申鬱青雖有不甘,但隻能是勉為其難的把還在昏頭漲腦的申淩飛拉過來,讓他主動認輸。

申淩飛強忍著不舒服,隻好無奈的接受現實。

申麟楓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開心的,反倒是申大漠,心裡彆提有多高興。

今天不光是壓了申鬱青一頭,而且清楚了自己兒子的天賦之強,都能夠讓家主有所重視,看著申鬱青那難看的臉色,這怎麼能不叫他高興。

解決了這件小事後,三名掌事匆匆離開這裡,趕往家族中心議事處。

申淩飛隻覺得自己丟了麵子,同樣在第一時間離開這裡。

其他的家族子弟,在看向申麟楓時,都多了幾分畏懼之意,個彆以前和他關係冷淡的,此時也湊上來,表示自己之前的錯誤。

而那些以前搭訕申淩飛的家族少女,也同樣過來誇讚起申麟楓,雖說論樣貌,自然是申淩飛稍勝一籌的,但申麟楓現在得到了家主的重視,這顯然不是那申淩飛能夠相比較的。

麵對這些人,申麟楓不屑一顧。

驚人氣勢陡然攀升,雖遠不及剛纔申浪家主的威力,但顯然也不是這群剛剛入武境界的傢夥能夠抵禦的。

麵對這種壓迫力量,那些傢夥無一不是感到心驚膽戰,如那位精瘦少年,在剛剛醒來後,再度被這股震懾給嚇昏過去。

瑟瑟發抖的傢夥們,再也不敢上前說話,隻得畏畏縮縮的站在一邊。

看著這群弱小的傢夥,申麟楓哼然一聲,便離開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