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1章

北武青國,紅陽城。

演武申家,修行場。

各種練武器械混亂的擺放在這寬闊的場地上,鐵屬撞擊聲、呼吸哧喘聲、低吼聲,不絕於耳。

百十來位模樣隻有十六七歲的少年少女們正在此地進行著艱苦訓練,他們每個人的臉上皆都充滿著堅持,儘管再苦再累,卻也依舊揮灑著汗水不停歇的繼續努力著。

這不光因為他們是申家的未來。

武道是申家人的必修,畢竟演武這名字正是申家的根本所在,作為修行武道的修行者,日複一日的苦練身軀打熬體魄是必須進行的事情。

隻有這樣,他們才能夠在十八歲成人禮上接受申家靈池的澆灌,現在的努力正是在打下基礎,隻有紮實的基礎才能夠順利度過那靈池澆灌,將多年苦練的體魄之力繼續凝實淬鍊,從而在體內誕生出一枚靈力種子,進而正式踏入武道一途。

他們無不懷揣著希望與夢想,一旦能夠成功在體內誕生出靈力種子,才能夠在武道一途更為的勇猛精進,假以時日定然能夠成為了不得的人物。

為了能夠早日達到心中所嚮往的那一天,他們痛苦並快樂著。

“真是群努力的傢夥們。”

斜躺在修行場看台邊上的某個傢夥,對著底下正在堅持修行的少男少女們嘀咕道。

此人名叫申麟楓,麵容清秀,身材頎長,此刻的他正打著哈欠,那看起來懶散的模樣,一雙明亮的眸子卻是充滿著特彆,銳利中有著難以形容的吸引力。

同樣是十七歲的年紀,但唯獨這行為卻是與底下那群艱苦修行的傢夥們是格格不入,且大不相同。

“冇想到在那件事情後,我竟然重新來到了我的少年時期。”

申麟楓平躺下來,他看著湛藍天空,那稀疏的白雲緩慢飄過,不由得勾起了以前的種種記憶。

武道一途共十境,從最強的一重境到十重境分彆是神武、尊武、覺武、靈武、天武、地武、化武、通武、適武、入武,堪比上百重山,一山更比一山高,一境更比一境難。

作為申家第十二代中最有天賦的人,申麟楓十八歲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而且還是較為稀有的黑色暗屬靈力種子,二十歲就已經是武道九重適武境,乃是同輩翹楚,二十八歲成功達到六重地武境,申家族人無一不稱讚他為將來家族的支柱棟梁,甚至將他視為申家未來的家主。

這一切都很順利,後來他在四十歲時達到了三重覺武境,更成為申家第十三代家主,一時間在這紅陽城內更是風頭無兩,乃至在這北武青國都是有著極高的盛名。

然而就在他四十八歲將要到達二重尊武境時,這北武青國卻迎來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多達上百個城都被捲入其中,而他所在的紅陽城自然也不例外。

那是一群有著黑煞之氣且能夠升騰灼天的傢夥,人數極其之多,為首的那人實力更是極強,在當時的申麟楓看來與其單打獨鬥毫無勝算可言。

可為了家族和一切的存亡,他還是聯手數名北武青國中的同境高手一起與之拚死一搏,但也都難以阻擋那人的進攻之勢。

那天的經過依舊曆曆在目,無邊無際的漫天殺意和直衝雲霄的猩紅之光充斥在他的腦海中久久都揮散不去,而每每想來,申麟楓就會狠狠咬緊牙齒,內心充滿十足的恨意。

如果一切都冇有改變的話,隻有三十多年的時間,那場堪比毀滅級的災難便會再度出現,不過有了上一世的經驗所在,申麟楓有大把時間去做準備。

“喂,小楓,你怎麼不下來啊,躺在那裡做什麼呢?”一道悅耳溫雅的聲音自看台底下傳來,將陷入思緒中的申麟楓拉了回來。

他不由得翻轉身體看向來人。

來者是個女子,目測雙十年華,其體態曼妙,舉止落落大方,素色雕花衣衫更加彰顯身形輕盈玲瓏,雙目炯炯有神且內藏笑意,瓊鼻秀挺臉蛋精緻俏美,實在是漂亮至極,讓人僅僅看上一眼,就難以挪開視線。

“雲嫣姐,你怎麼過來了?”

申麟楓見來人是如嫣姐,急忙收起懶散的行為,從看台上來到了她的麵前。

見狀,如嫣麵色依舊,但眼眸中卻多了一分審視之意。

“聽漠叔說,你最近的修行有所懈怠,所以我特地過來看看你,果不其然,你又躺在看台上偷懶,要知道再過三個月,你和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就要接受家族的靈池澆灌了。”如嫣語氣變冷,俏臉微寒,她在提醒申麟楓。

這件事情,申麟楓自然記在心上,雖說表麵上看起來,他這是在偷懶,但真實情況卻並不是這樣。

有了上一世的經驗,申麟楓十分清楚自己的天賦資質以及運氣機緣,特彆是現在體內還冇誕生的靈力種子。

作為暗屬的黑色靈力種子,無論白天如何去艱苦修行,熬練身體所積累的體魄程度都是很低的,屬於白做無用功。

唯有黑夜纔是他快速提升的道路,上一世的這個時間,他還不明白,自從他經過靈池澆灌誕生出靈力種子後,才發現之前在白天的艱苦修行,並冇有多少作用。

與其這樣,倒不如把修行的精力和時間放在晚上,而將白天的時間則用來休息或思考其他事情。

“如嫣姐,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修行這件事情並非一味的苦修才行,適當的休息靜養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父親以前不也說過嗎,要講究個勞逸結合,況且我也清楚自身的條件,另外我也有足夠的信心,三個月後的靈池澆灌,一定能夠誕生靈力種子的。”

申麟楓頗有幾分自信的說著,他的眼中冇有任何躲閃,言語中也不存在底氣不足。

如嫣平靜的盯著申麟飛幾秒後,臻首輕點道:“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但靈池澆灌的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上,希望你調整好狀態,像以前那樣將精力放在修行上,畢竟申家的未來都在你和那些傢夥的身上。”

申麟楓認真迴應:“請如嫣姐放心,我心裡清楚一切,更不會忘記的。”

“嗯,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到時候可彆讓我失望哦。”

望著如嫣離去的背影,申麟楓的腦中若有所思,與如嫣有關的記憶也變的更加清晰。

作為申家的一份子,申如嫣可謂是儘職儘責,她的一切行為皆都出於家族角度層麵去考慮去做的。

也就是這樣,在申如嫣二十五歲時,一次外出行動中,她為了保護族人,獨自留下去承受一切,以至於遭遇到了意外。

那場意外,申麟楓也在之後的時間中通過調查,瞭解到事情的全部經過,雖說事後得到瞭解決,但申如嫣卻永遠不能回來了。

駐足在原地久久未離開,申麟楓緊緊攥住拳頭,這一次,他要將上一世的遺憾通通彌補,無論是申如嫣的事情亦或是其他,而那些不明來曆的黑煞之人,他勢必要將其完全的消滅掉。

上一世,他還冇有完全的到達二重尊武境,但既然能夠重新來過,這一世,他勢必要成功破境,甚至達到武道一重,那令無數武道中人嚮往的神武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