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大相師陳陽》 小說介紹

名字是《風水大相師陳陽》的小說是作家大丙的作品,講述主角陳陽白紅柳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風水大相師陳陽》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白紅柳聽到陳陽這話,不由打了個嗝。

她打心底不信算命看相這一套。

但,剛剛衛生巾的事情,又讓她不敢輕視陳陽的話語。

陳陽手指微微掐動。

六爻測卦快速排布推演。

“上三,下五,爻動二。”

“離上兌下火風鼎。”

“主悔亡,喪馬勿逐,自複。見惡人,有凶。”

“二爻,有衣可醫吉凶變。”

陳陽鬆了口氣,還有得救!

他從行李架上,把自己的土灰色編織袋拿下來。

裡麵堆滿了各種土特產,還有幾件換洗衣服。

陳陽掏出一件羊皮馬甲,遞給了白紅柳,“你把這衣服穿上,能擋煞。”

“啊?”白紅柳看著土了吧唧、臟不溜秋的馬甲,一臉的苦笑,“現在可是夏天,你讓我穿這個?”

陳陽撇撇嘴,“要不是看你長得漂亮,我都不樂意借給你穿!這羊皮坎子是用我們家老母羊的肚皮做成的,保暖舒服,還帶有羊奶的香味。快穿上。”

白紅柳不是一個矯情的女人,她嘀咕著說:“什麼羊奶的香味,明明就是羊膻味,我可真是瘋了,竟然聽你這神棍的忽悠。”

白紅柳拿起羊皮坎子,進了廁所,穿到了外套裡。

回到車廂。

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心中將信將疑。

白紅柳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怎麼就有大凶血光之災了?

而且,穿了件臟兮兮的羊皮坎子,就能逢凶化吉了?

不會是陳陽這個山裡人故意騙自己的吧!

這時候,火車咣噹咣噹的停下。

是中途的蚌部站。

噠、噠、噠。

柺杖敲擊火車地麵的聲音響起來。

隨即,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走進火車包廂。

老頭的臉上皺巴巴的,同時有點紅腫,看起來像是被開水燙過一般。

陳陽啃著蘋果,看了眼這老頭,眉頭緊皺了起來。

他在崗頭村,從小跟隨爺爺學習醫武相術,再加上偶然間得到的神秘鼎爐,望氣術更是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然而,此刻陳陽卻根本看不透。

這老頭的麵相,雜亂無章,表麵覆蓋有一層濃鬱黑氣。

根本就是一個死人麵相!

這可真是奇怪了,明明是一個大活人,怎麼卻有著一張死人麵相呢?!

老頭李大彪朝著陳陽和白紅柳兩個人笑著點點頭,可憐巴巴的說:“我......我腿腳不好,冇買到下鋪,你們誰能和我換下位置嗎?”

“我跟你換吧。”白紅柳很熱心腸,她走過去扶住老頭,“大爺你就睡我的床。哎呀,大爺你這臉怎麼了?好像發炎腫了,得用消炎藥才行。”

老頭連連搖頭,“不用不用,我就是過敏,謝謝你了姑娘。你不僅漂亮,心地還善良。”

白紅柳是個熱心腸,她身為警察,自然要主動幫忙。

老頭的臉明顯被燙過,需要消炎治療。

白紅柳從自己的包裡取出一瓶消炎噴劑,走過去說:“大爺你彆動,我給你上藥。”

“不用,真的不用!”老頭連連後退,語氣已經變得不耐煩。

白紅柳搖著頭,“大爺,我是個警察,幫助人民群眾是我們的責任。你放心吧,很快就好了。不過你這臉的確挺奇怪的,看起來像是整過容一樣。”

白紅柳嘀咕著,靠近李大彪。

李大彪聽到白紅柳這話,眼神中瞬間閃過一抹驚恐:難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嗎?難道警方已經在這列火車上埋伏了人手?!

但,下一刻,驚恐變成了狠厲!

李大彪冇有多思考,突然,手裡的柺杖一擰。

隨即,柺杖從中間分開,露出一截鋒利匕首。

“嗤!”

李大彪手持匕首,瞬息劃向了白紅柳的脖子。

白紅柳驚恐躲避。

匕首直接從白紅柳的脖子下方,一直劃到了她的小腹處。

“嗤啦啦......咯吱吱!”

匕首切割羊皮馬甲,發出刺耳的聲音。

白紅柳尖叫後退,隨即一腳踹在了李大彪的臉上。

李大彪輕鬆一拳,直接把白紅柳的腳打飛。

他露出一臉猙獰,“瑪德,老子一路喬裝打扮,好不容易要逃出生天,又被你這小妞識破,既然你不讓我活,我就拉你們這整個車廂的人賠償!”

白紅柳噗通一聲,跌坐在了陳陽身邊,她驚恐大口喘氣,“不好,不好了!是那個殺人狂魔李大彪,會功夫,做過傭兵,十多個特警都死在了他手底下。跑,快跑啊土包子!”

陳陽此時摸著下巴,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是整容換臉啊!把一張死人的臉,做成人皮麵具,加熱後,戴在了自己的臉上!怪不得我看你一副死人麵相呢,原來如此啊!”

白紅柳一把捏住了陳陽的肩膀,“陳陽,你傻了是不是!快逃出去叫人啊!”

“逃?你們逃個屁!”李大彪的柺杖,變成了一長一短兩把鋒利的匕首。

他舔著嘴唇,走過來,一臉的殺氣,“老子會把這整個車廂裡的人,都給宰了!至於你,老子就臨死前享受一下......嘭!”

突然,一個吃了大半的蘋果,飛到了李大彪的腦門上。

“嘭”的一聲悶響。

下一刻,李大彪直挺挺的後仰,倒在了地上,暈死了過去。

白紅柳:“......”

陳陽歎了口氣,站起來,撿起那個蘋果,很心疼的嘀咕:“浪費了,浪費了,洗洗應該還能吃。”

白紅柳:“......”

白紅柳這時候才感覺到疼痛,她雙手捂住心口處,快速的說:“我好像受傷了。”

陳陽走過來,看到鮮血淋漓,他立即雙手一扯,撕開了白紅柳的衣服。

在白紅柳心口往上五厘米處,有一道血跡,不過很淺。

至於其他的地方,都被羊皮坎子阻擋了匕首,絲毫冇有受傷。

陳陽反身,關上了軟臥車廂的門,然後從編織袋中,掏出一個鐵皮盒子。

“把衣服脫了,我給你抹點藥。”陳陽心疼的說,“這藥可貴著呢!也就是看你長得漂亮,不然我可不願意拿出來。”

白紅柳此時顧不得害羞,趕忙把上衣全部脫下。

當看到那羊皮坎子上長長的匕首劃痕,白紅柳的臉色猛然間變了!

幸好......幸好自己聽了陳陽的話,穿上了羊皮馬甲,否則,李大彪這一刀,直接把自己開膛破肚了!